穿越王妃拽翻天章节目录秦语楚延年小说阅读

“嬷嬷回去歇着,我去给爹爹请安。”

回到伯爵府,秦语就往书房去寻秦弘了。

恰好秦弘在书房练字。

“女儿给爹爹请安。”秦语进门之前,瞪了一会儿眼,她眼睛酸涩得很,也不眨一下。

秦弘抬眼之时,就见女儿乖巧福身,眼神儒慕渴盼的看着他。

女儿眼底红红的,噙着若隐若现的泪光。

“这是怎么了?”秦弘搁下笔,叫她起身。

“庄嬷嬷人特别好,她怕女儿从云梦城来,没见过京都的风土人情,也不认得路,就带女儿去御街,东西两市看了看,见见世面。”

秦语细声细气。

秦弘喜欢女孩子乖巧可爱,闻言他点点头,“襄王府来的老嬷嬷很有心了。”

“可中午,庄嬷嬷说霁月楼的饭菜好,她有阵子没尝过了。”秦语洗了洗鼻子,眼泪要往下掉。

秦弘蹙起眉头,“你没请嬷嬷去用饭?”

“她虽是个奴才,可也要看看她是谁的奴才?她以前是伺候皇后的,如今又在襄王府的脸面。就连襄王爷眼里都有她,可见不是一般的奴才,你不要眼界那么狭小……”

秦语心里冷笑,她不要眼界狭小?那也得她手头宽裕才行吧?

“是庄嬷嬷请女儿在霁月楼用了饭。”秦语说道,“女儿看嬷嬷花了那么多银子,想还给嬷嬷,可回去一翻,女儿屋里一共就这么多……”

秦语掏出五个铜板来。

秦弘鼻子一哼,豁然起身……

他喘了口气,压下情绪,“你母亲没有给你月钱,叫你零花吗?”

秦语怯怯的看了他一眼,不敢作声。

“照实说,这里有没有别人。”秦弘道。

秦语小声回:“没,没有。”

“爹知道了,后院的花销,都是你母亲掌管,爹爹鲜少过问。”

“你刚回来,爹娘都要疏忽之处。只是一家人,要彼此担待,你万不可记恨家里人。”

秦语乖巧点头,“女儿晓得,只是庄嬷嬷那儿……”

“这是三十两的银票,你且拿去。”秦弘给她一只墨绿色绣青竹的荷包,“在庄嬷嬷面前,也不要一味纵容,要恩威并重,她才能真正服你,当你是主子。”

“多谢爹爹,女儿明白了。”秦语接过钱,脸上略有喜色,却也没有过分高兴。

秦弘点点头,“我会同你母亲说,叫她另外给月钱支给你。”

秦语道谢离开。

揣着三十两的银票,秦语心情毫无波澜。

三十两听着挺多的,差不多是穿越前的两三万块钱。

但放在伯爵府这样的人家,听下人说,秦婉儿前几日新打的一只簪子就要一百两了。

秦弘还是没把她这个女儿放在眼里。

所以,挣钱这种事情得靠自己。

秦语溜溜达达回到自己院内。

她没打算把今日的饭钱直接还给庄嬷嬷,那跟打人的脸一样。

但她一定会把这个人情给还上。

“她小丫头不懂事,也没告诉我,就跑她爹院儿里去了。”

刘氏的声音从耳房里传出来。

刚进院子的秦语微微一愣。

冬梅从门廊下出来,飞快把她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夫人来了,给了婢子五百钱。然后就去跟庄嬷嬷说话了,听话音儿,也是要给钱的意思。”

秦语挑了挑眉。

她前脚去书房要钱,刘氏后脚就来了?

秦弘书房,有她的眼线,这毋庸置疑了。

刘氏来给钱,却不给自己,直接给伺候的人……真是一肚子坏水儿。

“小姐,按规矩不能这样的。我们都是小姐院子里的人,这月钱应当是小姐给我们,我们伺候小姐才更加忠心耿耿。”

冬梅脸色比她还着急,“如今夫人把月钱直接给了,我们是效忠夫人,还是效忠小姐您呢?”

秦语微微点头,心中已有打算。

廊下的莲儿忽然高声道:“小姐回来了,婢子给您泡茶去!”

刘氏的声音顿了顿,继而大声说:“不光她的院子里是这样,婉儿的院子里也是这样。”

秦语笑着进屋。

“母亲和嬷嬷说什么呢,这样热闹?”

刘氏笑着冲她招招手,“玉儿快坐,母亲听说,你跑去你爹的书房里哭穷。真是办母亲个没脸啊。”

这是在庄嬷嬷面前,说她不懂事儿呢!

“呐,除了你爹贴补你的,这是二十两,给庄嬷嬷替你掌管。”

刘氏笑说,“小姐哪有自己拿着钱的?都是身边的嬷嬷给掌管,婉儿院子里也是这样。”

庄嬷嬷皱着眉,正要拒绝。

“母亲说的是,嬷嬷拿着吧。”秦语倒是语气真诚。

刘氏一愣,庄嬷嬷也脸色复杂的看着她。

“多谢母亲,”秦语福了福身,“女儿在云梦城,连一两的银子,都没见过,几个大钱,就能叫女儿欢喜数日,高兴的夜不能寐了。”

“若是这么多钱,放在女儿手中,女儿还不得天天睡不着觉啊?母亲思虑的真是周到。”

“且庄嬷嬷也懂得多,知晓这钱该怎么花,嬷嬷执掌,女儿放心。”

这话透出一股子心酸。

明明她也是伯爵府嫡出的大小姐,但在云梦城老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几个大钱就能高兴的夜不能寐?

看看秦二小姐穿的带的,哪件儿东西单拿出来,价钱也不在三十两以下吧?

做父母的偏心偏到这个程度的……也实在罕见。

庄嬷嬷看刘氏的目光,带着些质疑和不善。

刘氏吸了口气,慈母的面具差点儿挂不住。

“呵,呵呵,既然回来了,以前的日子就不要说了。”

“哪有子女记恨父母的?留你在云梦城……我们的心里也不好过。日后好好学规矩,好好过日子。”

刘氏起身离开。

庄嬷嬷立时把那二十两碎银子,推给秦语。

“老奴如今是襄王府派过来的,实在不合适替小姐管家。”

秦语没动银子,却盯着庄嬷嬷的手,看得仔细。

庄嬷嬷狐疑,“小姐在看什么?”

“嬷嬷的手,裂口子了,不疼吗?”秦语问道。

她以前在饭店后厨待过,洗盘子洗菜的活儿没少干。

冬天的时候,手指角就会裂开大口子,疼得钻心。

庄嬷嬷眼神暗了暗,“疼,怎么不疼?不过也习惯了,每年秋冬都这样。”

每年秋冬都这样?

秦语脑子里灵光一现,“嬷嬷等等我!”

秦语飞快的回到自己屋里,关上门,呼叫小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