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王妃拽翻天 (全本小说) 秦语楚延年全文免费阅读

“嬷嬷带着姐姐们,多采些好的花回来吧?”秦语说道,“我回去试试,能不能做出菊花香味儿的贵妇膏来。菊花甜中带涩,别有一番风味。”

嬷嬷知道那“贵妇膏”,如今已经在京都贵妇圈子里传开了。

可惜众人都不知道哪里能买到,只能眼馋魏家的女眷们。

一瓶贵妇膏,比黄金百两还稀罕人呢。

嬷嬷听说可以做贵妇膏,当即就热切起来。

她领着丫鬟们去采花。

就连冬梅和庄嬷嬷,也都提着花篮子去采花了。

凉亭里只剩下秦语和魏无疾时……

秦语左右看了一眼,“七少爷,我要给你治病了,是答应过你娘的。你不要吵闹,别叫人发现,这样对你对我都好。好不好?”

魏无疾乖巧的点点头,手指放在嘴唇上,“嘘——”

秦语笑,“对,嘘——”

未免吓着魏无疾,她佯装从箱笼里拿出一支可伸缩的输液杆。

把杆子支起来,她给魏无疾扎了针。

这孩子还真乖,看着都不像个傻子了。

在手背上扎针,是有点儿疼,还有点儿吓人的。

可这孩子,竟然没哭也没闹。

“七郎不吵,姐姐给你糖吃。”

他真就一声不吭。

秦语变出一颗牛奶糖给他。

“阿娘……唔。”不远处的假山后头,小宝被人捂住了嘴。

“嘘——”燕王楚延年抱紧了小宝,目不转睛的看着凉亭里的女子。

她在干什么呢?

犹记得,她给庄嬷嬷医治打鼾的病时,也是给庄嬷嬷吊了这样的瓶子,往手上扎了管子。

那么她现在,是在医治魏七少爷?

她还真是什么都敢尝试呢……她不知道魏七的病,是许多有名望的神医,都束手无策的吧?

“爹爹,阿娘在干什么呀?看起来好吓人。”小宝扒开楚延年的手,小声问道。

“她在治病,”楚延年眯了眯眼睛,“但她不希望别人知道,所以,小宝?”

小宝立马捂上自己的嘴,又捂上眼睛。

“小宝不看,小宝不说,小宝啥也不知道。”

他舍不得不看,手指留了大大的缝隙,透过缝隙看亭子里的人。

阿娘真好看!

阿娘专注的往人头上扎针的样子也好看!

阿娘把人的头,扎得像刺猬一样……也好看!

秦语动作很快,这是小医的本事。

小医找穴位是通过扫描和精准定位的,它捻针的手法,也像是几十年修炼的老神医。

秦语都被“自己”的手速给震惊了。

小医得意道:“这是太空时代,华夏国最高精尖的中医协会的研究成果。集合了数百位老中医的毕生所学呢!”

“还是老祖宗的智慧呀!”秦语看着扎满了针的脑袋。

视觉上惊悚,但心里很有成就感。

“中西医结合,加之这个时代的人,对药物反应敏感,他们不像太空时代的人,已经产生了抗药性……他们的治疗效果会好很多。”小医很有信心。

秦语也跟着点头。

留针一刻,就是15分钟左右,她又开始拔针。

输液瓶里的药也见了底。

秦语收起银针,又拔了输液针,收起输液杆,把这一切都丢进箱笼里。

她回头再看魏无疾。

这孩子,还笑眯眯的在吧唧着嘴,品着嘴里那块儿牛奶糖呢。

“七郎真乖,姐姐奖励你的。”

魏无疾长得太好看了,一点儿都不像小傻子。

面如白玉,眉如墨染,目如星辰,唇如樱桃……秦语盯着他,竟生出些色女的心念来。

她伸手朝魏无疾的脸颊摸去。

也不知这小孩儿的脸,是不是如羊脂白玉一样细细滑滑。

魏无疾看见她动作,非但不躲,还把脸凑过来,任凭调戏似的。

“爹,阿娘要做什么?”小宝藏在指缝后头的眼睛都瞪大了。

燕王面色一沉,捡了一颗石头子,冲凉亭里的某人弹去。

“谁?”

秦语已经,回头四顾。

差一点!

差一点她的手就摸到魏无疾那白净的小脸儿了!

不过这会儿,她没机会了。

庄嬷嬷她们回来了。

一人一大筐子的鲜花,她们都是挑院子里最好,最绚烂的花朵剪。

这下可够小医忙活一阵子的了。

“行了,今日在外头玩儿的时间不短了,过两日再出来散心吧。”秦语冲魏家嬷嬷道。

嬷嬷还未说话。

魏无疾却开口了,“好,和仙女姐姐在一起,真开心。”

嬷嬷一愣,有些惊喜的看着魏七郎。

七郎反应总是很慢。

像这样别人话音刚落,他就能接上话的时候,几乎没有。

嬷嬷心中大喜,看来这秦家大小姐说得对,经常到外头散散心,是对七郎的身体有好处啊!

秦语最近已经装好了一批简易包装的冻疮膏。

虽然,她的目标群体是贵妇,原本也是想走高端路线,只卖有钱人。

但燕王她得罪不起,小医又很希望它的冻疮膏,能实际用在边疆战士们身上。

秦语只好顺水推舟。

简易包装的冻疮膏,也有淡淡馨香,并非完全无味儿。

秦语觉得,美好的味道,人人皆可享受。

特别是在边疆苦寒之地,若手上脸上,能有淡淡馨香,将士们也会感觉不错吧?

简易包装,已经是降低成本了。

小医装好有两千瓶了,也不知楚延年何时来取?他准备好银钱了没有?

秦语这夜,散了头发正要睡。

小医却猛地“哔哔”想了两声,“扫描到窗外有人,跳进来了!正在靠近床榻。”

秦语浑身汗毛倒立。

她什么也没听见啊?

屋里只剩两盏灯烛,光线昏暗,她也没瞧见人影,只见烛光猛地摇曳了两下。

再去点灯,时间不够。

“麻醉针。”她唤小医。

秦语手臂上猛地一凉,机械臂附着的熟悉感,叫她莫名心安。

手中一凉,她已经握上了麻醉针。

“来了!”小医猛地示警。

秦语挥手朝床帐后头扎过去。

“嗯……”床帐后头闷哼一声。

秦语还没来得及把注射器推到底,她的手腕就被人握住。

紧接着,她手上的注射器就易了主。

床帐后头的人,走出阴影,站在昏暗的烛光里,跟秦语脸对脸,眼对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