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北境战龙完结版沈无崖叶轻舞小说阅读

沈无寒大喜,天野区的那处房产,他窥视已久啊,没想到爷爷竟然直接送给自己,如果不是情况不适合,他都想大笑几声。

突然他意识到什么,看了沈无崖一眼,得意道:“嘿嘿,大哥,为什么爷爷先提到的人,是我?”

沈先荣冷冷一笑:“养孙就是养孙,哪能跟亲孙比?先令做的很对。”

沈无崖不语,心里说不难受,是不可能的。

虽说他的确只是养孙,可爷爷一直没有分内外,从十岁那年来到沈家,他老人家几乎都在重复地说,自己与他亲孙无异。

甚至告诫过沈家上下,对自己,要公平以待。

而现在,却被区别对待了。

杨金守并未理会沈家人的反应,继续念道:“沈无雷,作为二孙,你可以得到我在天尚区的房产,其他与无寒一样。”

沈无雷也笑出了声,天尚区的房产,并不比沈无寒的差多少。

“沈雁,虽然你已嫁出,但爷爷一视同仁,在肖家附近的那间铺面,就交给你吧。”杨金守的声音发出。

不过沈雁如今并未在场,所以就这么带过。

接下来,是沈家的一些重要人物,比如沈先荣也有东西,像死去的谢婷,也能得到一套精品首饰,但就是迟迟没有沈无崖和叶轻舞的。

如果不是对爷爷的尊重,沈无崖真想冲上去,看那个本子到底有没有自己。

堂堂战神,他如今却很茫然,甚至有点,不知所措。

反之,沈家人都在冷笑,看来沈老爷子心里,还是不待见养孙啊。

“沈无崖……”

骤然,杨金守的声音响起。

沈无崖精神大震,所有人屏住呼吸,难道最好的东西,留在最后?

沈城计算了下,好像,没有东西了啊。

“作为养孙,我亲手将你带回家,将你养大,视如己出,一直向沈家人强调你就是沈家的人,你就是我沈先令的长孙。”

“然而你,大逆不道!”

砰!

沈无崖不解地站了起来,脸色渐渐发白,甚至沈家人也是面面相觑,旁边的叶轻舞小手紧握,汗水,渐渐渗透皮肤。

杨金守顿了一下,看向沈无崖,继续念道:“十岁那年,我答应你的愿望便是带你去叶家提亲,而你在新婚之夜竟然做下,欲玷污继母之事,你简直畜生不如,天理不容,三月六号你将出狱,若我没死必将你,逐出家门。”

话音一落,全场寂静。

“不,不可能……”

沈无崖的声音在颤抖,身体在摇晃,地面仿佛也在震动。

“若我已死,便在遗嘱公开之时,逐出家门,你不再是我沈先令的孙子。”

杨金守的声音,平静无波,却仿佛一把把刺刀,刺在沈无崖心中。

仿佛可以看到爷爷生前,坐在太师椅上,愤怒威严地咆哮。

“我,不相信,遗嘱是假的。”

此刻,沈无崖全身杀机全开,一步步地走向杨金守,每一步都有如巨兽,震得整个大厅,嗡嗡直响。

沈城起身喝令道:“沈无崖,你想干什么,给我站住。”

“沈无崖,爷爷的遗嘱是神圣的,你要是敢碰的话,饶不了你。”沈无寒也大声呵斥,心中却乐坏了,爷爷竟然将他逐出家门。

众人不断指责,但沈无崖不闻不问,大步向前。

反观杨金守,面容淡定,甚至将手中的本子递给沈无崖,道:“我杨金守做律师以来,从未造假,你可以亲自检查,但如果毁坏遗嘱,你应该知道后果。”

沈无崖没有犹豫地接过,入眼是爷爷的字迹。

每一个字,都是他老人家的字迹。

沈无崖太熟悉这些字了,小时候还照着字练过笔,且作为战神,如果里面有所伪造,绝对能看得出来。

然而,没有……

沈无崖死死地盯着属于自己的那一段遗嘱,每一个字都是爷爷亲手所写,落笔,苍劲有力,不像是有人逼迫的。

双手在颤,沈无崖的心仿佛被撕开,眼泪,控制不住地落下。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至亲的误解,如果还要在这痛苦上面,再加上一个枷锁,那就是:至亲已去,无从辩解。

杨金守问:“如何?是真是假?”

沈无崖抬起头,嗓子如同被磨刀石磨过,沙哑无比:“对不起,杨律师。”

说完,将本子递还回去。

转过身,一步步走向原来的位置,身子在晃,仿佛随时都可能倒下。

“无崖,你没事吧。”叶轻舞赶紧过来,扶住他。

沈无崖抬起头,眼前的叶轻舞,变得模糊。

没有人发现,身后的杨金守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马上变为坚定。

“沈无崖,欲玷污继母之事,是我沈先令亲眼所见,任何人若敢将沈无崖带回家中,遗嘱中的继承之物将被剥夺,绝不姑息。”

杨金守的声音,再次传出,继续刚刚的话念下去。

嗡!

原本扶住沈无崖的叶轻舞,脑子炸响,双手僵硬。

玷污之事,是沈爷爷,亲眼所见?

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沈无崖,以爷爷对沈无崖的爱护,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对不会胡乱立下此遗嘱。

五年前的事,是真的!

沈城和霍仪燕,对视一眼,全是不可思议。

这时,沈无崖笑了,笑的如阴魂野鬼,刚刚在本子里就见到这一句了。

轻轻地,推开叶轻舞,沈无崖从她的身边走过。

“哈哈哈,沈无崖,现在你还装不装清白,装不装无辜?口口声声说是爸妈陷害你的,现在有爷爷的遗嘱为证,你辩解啊?”

恰在这时,沈无寒的笑声,从身后响起。

“畜生,果然是畜生,我之前还以为真的是陷害呢。”

沈无雷站起来,指着沈无崖厉喝:“之前你说我爸,没资格逐你出沈家,现在爷爷的话,你认吗?”

“他敢不认?”沈先荣重重地敲了下拐杖。

此前,沈无崖说是爷爷带他回家,所以没人有资格将他逐出沈家,现在,沈先令的遗嘱在此,将他逐了出去。

沈无崖无力回答,继续向门外走去,眼中的泪水不知不觉,变成鲜红色……

“叶轻舞……”

突然,杨金守的声音响起,众人立刻收声,竟然还有叶轻舞的交代。

“沈无崖对不起你,我沈先令也对不起你,为沈家声誉强留你五年,无论你是否与沈无崖离婚,玉恒酒店,你将拥有百分之九十的股份。”

话音一落,全场再静。

下一刻,沈无寒大叫一声:“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