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冉穆青章节李斯冉穆青免费阅读

虽然婆婆态度欠佳,但这小姑还算热情。接过我手里的东西后,还亲自挽着我的手坐在沙发上,又是给我端茶,又是问我吃不吃水果。

可能看到这里,别人会觉得她是真心对我。

但我清楚,她做的所有好事,都是要求回报的,比如

嫂子,前阵子我说的那件阿玛尼的裙装小姑最是聪明,说话向来喜欢留半句。

这两天实在太忙了,还没顾上买。我没有看她,不冷不热地接话。

哦,这样随即,小姑的脸色就拉了下来。

以前或许我还会哄她两句,但是现在,我只觉得可笑,这就是穷人骨子里的悲哀吗?欲求不满,尽是贪婪!

我越是对她好,就越不把我当回事!

在这里待不下去了,我只感觉胸口发闷,赶忙起身领上妮妮,借口说还忙就离开了。

婆婆至始至终,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就连我走,也没出来送一送。相比之下,小姑倒依旧是热心,可我知道,她就是惦记着那套阿玛尼的套装。

在路上,我一直保持着沉默,忍不住去分析这个家庭。对于婆婆来说,儿媳妇本来就是要传宗接代的,虽然妮妮很可爱,但毕竟不是霍家地亲生骨肉。

我再美丽再能干,不能生育也是没有尽到责任和义务。

在霍明阳的心里,我现在是什么呢?如果他真有说的那么爱我,又怎么会劈腿别人?

可若不爱我,为什么还在生活中对我悉心照料?按照他现在的身家和魅力,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我年轻漂亮,又能生育的女人来结婚。

想到这里,我突然释怀了,突然明白了婆婆对我的态度。

妮妮的感冒还没好,不能送去学校,这一天我陪着她又是输液又是看医生,忙得浑浑噩噩,好几次都拿错了药。

要不是护士提醒我,真的要搞出事情来。

妈咪,你没事吧?妮妮应该也是看我状态不太对,秀丽地眉头轻轻皱起,目光中满是关怀。

只差一点,我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不愧是我疼爱了五年的孩子,她的心里,是绝对重视我的。

妈咪没事,只是有点累,妮妮乖~抱着孩子睡了一会,白晶晶给我发了短信,让我去她家里。

我没敢开车,一路上都只是握紧了女儿的小手。

打发妮妮自己去玩,白晶晶将我带到了书房。斯冉,你那么坚强,一定要撑住。

说罢,她递给了我一沓足够厚的资料。只是一天啊,就让私家侦探查到了这么多,若是等个十天半月,是不是都能出本书了?

翻看的过程,我的双手始终在颤动,果真不出所料,他们早就勾搭在了一起。

霍明阳和张慕童的家庭背景差不多,对于我们来说都是苦出身,想必会有很多共同语言。

看着他们去酒店的次数,心脏都要跳停了,平均下来每周都会去一次,这还是最少的!真把我李斯冉当成了死人吗!

往后面也看不下去,我直接将资料摔在了地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斯冉,你冷静一下!白晶晶走过来抱住我,捡起资料重新放到桌上。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现在事已成定局,你越难过,就等于便宜了他们。我们要从中找到漏洞,才能反败为胜!

白晶晶比了一个加油的动作,我的心情被平复了一些。

接着看下去,也都是一些他们在一起做过的事,我闭上眼,实在是不想去窥探了。

斯冉,有一点你有没有觉得很可疑?

什么?我有气无力地应声。

看到现在,我觉得所有东西都可以,已经不能精确到哪一点了。

你想,张慕童男朋友什么个水平我们最清楚,也不过就是普通的白领,而她自己也是,月薪还不超过一万。有什么能力又买房又买车呢?

白晶晶的眸子亮晶晶地,闪着精明的光芒。

你的意思是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没错啊,肯定和霍明阳脱不了干系。白晶晶无奈撇撇嘴角,似乎在说:都到现在了,你怎么还这么傻!

可是我们的账户是共通的,公司里的财务我也经常会看,并没什么异常啊!

说你傻你还非得证明一下,那是你们共同的资产,可是如果是他私人的呢?你还会知道吗?

你的意思是他已经开始背着我转移资产了!

白晶晶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这一点,八成也是私家侦探查出来的。

怎么会我跌倒在沙发上。

当初,霍明阳白手起家,明明有大好的机会,却苦于没有足够的运转资金,那还是我从家里偷出来的。

当初被母亲发现后,她心疼我没有告诉父亲,反而还多给了我一些,怕我生活过的辛苦。

这些,霍明阳都是知道的啊!如果没有当初我的帮助,怎么会有他的今天呢!

还有后来,他为了贷款,将房子抵押了出去,一家人只能住着廉价的出租屋,各种设备都很不方便,我心疼他,又跟家里要钱,将房子赎了回来。

这一切的一切,我为他做的还少吗?

霍明阳啊霍明阳,果真是我瞎了眼!现在看来,当初他追求我,或许都是别有所图!

可毕竟是我爱了这么久的人,一下子撕破了对方的伪装,确实我的心在滴血。

叮铃铃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一看,是我的小姑霍明艳。

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接听键。

嫂子你在哪呢?爸的哮喘突然发作了!电话里,传来霍明艳焦急的声音。

什么?快打120!我马上过来!

好好!你快过来吧,哥的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

行了一会说,快把爸送医院!

我顾不上听她埋怨,公公向来身体不太好,又有先天的过敏性哮喘,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犯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