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点旧情章节目录江拂孟执小说阅读

江拂很生气孟执此番的所作所为,不仅当众打了她的脸,还给了杨菲菲在她面前继续跋扈的底气。尤其这些是发生在,孟执明知道杨菲菲已经算计过她之后。

江拂对孟执的要求低到不能再低,她甚至都没有有过孟执会帮她说一句话的念头。

不帮她也就算了,何必还要在她自己解决的时候横插一脚,帮着杨菲菲灭她的气焰。

“你真跟她有情人关系吗?”江拂口不择言地问孟执,眼底沉寂,“还是说不管对方是谁,你只是想打压我?”

对待孟延这种态度,江拂心里实在气不过。

她想不通孟执为了杨菲菲这种人一次两次把她置于弱势地位的原因,孟执还不如直接告诉她是为了什么,好断送她一些念头。

死刑犯还得知道自己的罪名,她还只能靠猜。

江拂和孟执两人间的气场不是一个诡异可以形容,他们交流起来好像既熟悉又陌生,让杜延跟小七俩人大气不敢出。

孟执把目光送江拂脸上移开,说:“到这边来。”

身后不远几步路停着辆车是孟执的,他率先往那边走,江拂胸口堵着气,不上不下,自然是要弄个清楚,板着脸跟过去了。

孟执开了后座车门,江拂先钻进去,孟执随后,车门关上,杜延和小七被隔绝在外面。

一上车,江拂丢开了顾忌的禁锢,语气不善道:“你知道杨菲菲跟了关松文吗?你是不是知道?”

她没有证据,只是单单觉得孟执知道也不是稀奇事。

孟执不会和她过多的说话,从以往的事看出来了,他更喜欢掌握全局后看她如无头苍蝇一般乱闯。

正因如此,江拂便想到什么问什么,只管问。她真是被孟执带来的气恼烦的不行,上回孟执放她鸽子的账还被她记在心里没有翻篇。

孟执给予了江拂肯定的答案,“知道。”

江拂一点都不意外,委屈和气愤让她倒豆子似的说了一长串话,“你既然知道,就应该清楚杨菲菲借着关松文的光针对我。他们是什么心思你也知道吧?我也没想让你帮我,我自己来都不行吗?你为什么非要拦着我?”

说到后面江拂喉咙都硬了。她都已经把自己和孟执的关系划分的够明白了,多余的事她一概有自知之明地闭上嘴。可就这样,孟执也不满意。

“背后的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你只要明白,杨菲菲暂时不能动。”

江拂艰难地咽了下喉咙,快不能正常喘上气,“所以她随便怎么对我都可以是吗?”

她已经放弃和孟执争辩,那太让她心累。因为她认为孟执不会站在她的角度上想,他体会不了她的心境,所以再多的辩驳都是徒劳。

孟执态度冷硬,和他表现出来的一样没有温度、没有任何软化,“她不会做的太过分。”

“什么叫太过分?是不是她只要不给我弄死就都没关系?”江拂讽刺道。

“你太冲动了。”

江拂已经不想听这些无关紧要的话,她要的是一句肯定,或者一个偏袒,这些孟执都做不到。连她讨要个公平的说法,都要被他亲手堵住。

江拂冷冷地说:“我这人你偏不要我做什么我偏要做。既然你什么都不肯说,那我亲自看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孟执蹙眉,不认可她的举动,“走到那一步对你来说没有益处。”

说到这里,江拂认知到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深深望了孟执一眼,江拂打开车门下车。

车门被用力甩上,外人看了也会觉得这边有什么事。

江拂走回小七身边,拉着她回自己的车上。江拂还要自己开车,吓得小七赶忙拦住,迅速从孟执眼前消失。

经过此事,江拂一鼓作气把孟执拉入黑名单。

操作的过程中难免会看到聊天记录,江拂一看便心烦,直觉自己这段时间都白忙活了。

孟执的心肠是铁打的,任由她怎么讨好都没有一点点变化。

之后要进组,拍摄的地方在距离A市很远的南部城镇,最短也要个二十天。

江拂想借此机会消化孟执带给她的消极情绪,否则她再待在A市,时不时见到孟执,对她来说矛盾只增不减,那是坏事。

离开的时候,江拂谁都没说,徐琮对她的放养和不负责任现在还成了优点,方便她放下所有事情全身心投入到新的集体生活中。剧组的消息足够保密,江拂想着算是换换地方疏解一些心情了。

江拂离开的当晚,程敛被喊回了家,程母把一叠资料丢在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