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嫡女复仇记全本小说(侯府嫡女复仇记)全文阅读

吴嬷嬷见状,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到底是在山野里长大的,没见过世面。

笑着俯身在二人手上虚扶一把:“你们是老太太屋里的人,怎么还是这样见不得场面。快些起吧,五小姐又不是那吃人的老虎。”

好一个绵里藏针的吴嬷嬷,这是怪她故意摆架子苛待祖母身边的人呢。

这样一顶不孝的帽子扣下来,谁都吃罪不起。

可惜前世她却不懂这些后宅手段,一次又一次被这些人算计。

“吴嬷嬷说的是,我虽是主子小姐,可你们到底是祖母院子里的下人,可别叫我这小丫头吓坏了!”沈云谣一脸的委屈,只字不提之前两个婆子如何怠慢。

老太太屋里的又能如何,不过两个奴才而已,给嫡女磕头请安是她们的本分!

吴嬷嬷脸上的笑容一僵,原本戏谑的目光闪了一闪,带着几分探究在沈云谣身上扫了一圈儿。

左看右看都是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模样虽好,到底年岁尚小。

一身半新不旧的丫鬟装束,也亏她穿得这样得体。举手投足间却透着清贵之气,浑然天成的。

这样的认知让吴嬷嬷心里一惊,几年不见五小姐出落得越发像仙去的夫人了。

沈云谣静静等了半天,对吴嬷嬷投来的目光不闪不避,好看的眸子清澈见底。

意识到自己失神,吴嬷嬷尴尬一笑:“五小姐一片孝心,老太太心里头明白。只是近来老太太身子不爽,五小姐昨个儿又经历了那样一场,未免冲撞了老太太,这请安就免了。五小姐好生回水月庵为大夫人祈福才最要紧!”

哼,好一个狠心的祖母!舔着老脸说出这话来,也着实是难为她了。

“祖母的担心有理,谣儿自当遵命。只是昨夜姨娘和二姐姐特意穿了大红的衣裳来给我去晦气,应该不会妨到老太太的。”沈云谣从未对老太太抱过希望,有些事却不得不做。

吴嬷嬷显然没料到她还有这一手,一时愣住。

这五小姐看着不显山露水,说出来的话却是字字见血。

拿了二夫人和三小姐做挡箭牌,叫她毫无反驳的余地。

思量片刻后,恭敬行礼:“奴婢去回了老太太,五小姐稍候片刻!”

沈云谣欣然应下,规规矩矩的侯在院子里。

妾室和庶女没有资格穿大红,周槿和沈沈云珊要做主子,却没有那么容易。

吴嬷嬷火急火燎的回到屋里,将沈云谣的话说了,却瞒下了大红的事情。

老太太却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我不乐意见她,要磕头就跪在院子里磕!”

这话音量不小,似是有意的。

院子里来往的下人都听得清楚,一个个都拿眼角觑着沈云谣。

沈云谣站得笔直,目光温柔平和,就连面上的笑容都没有减去一分。

心里划过一抹讽笑,就怕她不够狠心呢。

“小姐,咱们回吧!”流珠心里的火气腾腾往上窜,小姐可是侯府嫡女,老太太简直过分。

沈云谣轻轻摇头,并未说什么。换做前世她一定转身走人,她也的确那么做了。

那之后,换来的就是她不孝的名声。

接下来,就是臭名昭著了。

吴嬷嬷打了帘子出来,看向沈云谣时眼底闪着得意,面上却有些讪讪的走过来。

沈云谣只当做没有听见老太太的话,目光追随着吴嬷嬷走近,一双美眸里写满了期待。

“老太太累了,这会儿正眯着呢。五小姐若是不嫌弃,就朝着门口磕个头,孝心都是一样的。”吴嬷嬷圆滑,自然知道为主子筹谋。

况且她早知道沈云谣是听见了老太太原话的,自然无需多费口舌。

“祖母有话,我自当遵从。”沈云谣乖巧应下,眸子里染上一层凄楚,内里却是波澜不惊。

吴嬷嬷眼神一闪,并未多言。退回到阶上站着,似是要看着沈云谣行礼。

这是怕她阳奉阴违?当全天下的人都跟她们一样呢,厚颜**!

隔着厚厚的帘子,沈云谣恭恭敬敬地朝着里头磕了三个响头。

额头触到青石板发出咚咚三声轻响,让来往的丫鬟婆子纷纷驻足。目光落在那道清瘦的桃红色身影上,复杂至极。

传说这位嫡出的小姐是个榆木脑袋,又蠢又笨,举止轻浮,相貌粗鄙。

眼前的这个,当真是那样的?

“不孝孙女云谣给祖母请安,祖母万福金安!孙女自当遵从祖母和姨娘之意,回水月庵为侯府祈福。万望祖母保重身体,勤加餐饭。”沈云谣字字珠玑,掷地有声。

声音不低,足以让屋里的人听清楚。

一众下人面上不显,心里却更加疑惑。

这位五小姐看着别有一番大家闺秀的风度,怎么看都是个好的。

看来传言不可信,只怕是有心人刻意为之。

流珠近前将她搀起来,低声劝了一句:“小姐,老太太不会见你的。”一张口,声音里就带了哭腔。

沈云谣微微摇头,扶着她的手起身。深深凝望着厚厚的帘子,良久之后方才转身离去。

老太太屋里却不如外头看起来这样安静,一屋子人的心都被沈云谣搅了起来。

坐在主位上的老太太郑氏,一张脸瞬息万变,越来越难看。

坐在她脚边的沈云珊很有眼力见儿地递了茶盅过去,娇声道:“祖母别气,想来五妹妹也是一片孝心,一定不是成心要将晦气过给祖母的。”

周槿也怕老太太因为沈云谣几句话松动了心思,忙近前顺着老太太的背:“珊儿说的是,谣儿年纪还小,难免考虑不周。好在只是在外头磕了几个头,不碍事的。”

老太太眼底闪过一抹厉色,转而冷声道:“尽快送她走,别叫我再看见她!”

“是,一早就备好了马车。您快喝口茶消消气,切莫为了一个不懂事的小辈伤了身子。”周槿字字诛心,只怕老太太不够恨沈云谣。

老太太呷了一口茶,稍稍顺了气:“晦气的东西,等她走了,就把流光阁的东西都烧了。”

人上了年纪就怕出事,郑氏就是典型的。惜命的很,但凡损了她福气的,她都敬而远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