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美貌魏娆魏娆陆濯目录阅读

魏娆骑马又逛了一圈, 跑够了,趁着暑气上来前慢悠悠地回了闲庄。

她刚下马,一个穿粗布短褐的汉子自里面走了出来, 正是外祖母家瓜田的守瓜人。

守瓜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头戴帷帽的魏娆, 这,这……

“这是表姑娘, 还不快行礼?”看门小厮在一旁提醒道。

守瓜人还在愣着。

魏娆笑道:“一时贪玩,劳累大叔跑一趟了,放心,我会跟老太君解释, 她不会责怪你的。”

说完, 魏娆将马交给小厮,自己走了进去。

寿安君已经根据守瓜人对两个偷瓜贼的描述猜到其中一人是魏娆了, 她好奇的是那位武将。

魏娆洗了手擦了脸, 然后坐在外祖母身边,如实交代了她与戚仲恺的谈话。

寿安君惋惜道:“戚二爷刚直洒脱, 跟你到相配, 可惜平西侯夫人很看重名声, 绝不会同意。”

魏娆:“是啊, 我看龙舟赛的时候还想着要嫁给戚二爷呢, 结果没多久就领教了他母亲的厉害, 那样的婆婆, 我可消受不了。对了外祖母, 边关又有战事,您可听说了?”

与婚嫁相比, 此刻魏娆更在意边关的战事,下个月中旬她的酒楼就要开张了, 边关全是捷报还好,若本朝将士一直打败仗,元嘉帝必然不悦,整个京城的氛围也会变得凝重起来,到时候哪个铺子还敢敲锣打鼓放鞭炮?

寿安君低声道:“是听说有八百里加急传进京城,具体的消息还要再等两天才能知晓。”

她熟知各家各府的人际关系,但从不打探朝政,要等民间都传开了,她的人才会传信儿回来。

“耐心等着吧,情况实在不妙,你那酒楼悄无声息地开张,宁可少赚钱也不能触朝廷的霉头。”寿安君教导道。

魏娆明白,她手头又不急需用钱,酒楼的生意可以慢慢来。

没过多久,京城的街头巷尾果然出现了对这次战事的议论。

过去的这二十年,草原的胡人部落与中原偶有小战,试图灭国的大战并没有,双方都得到了休养生息的机会。中原只有元嘉帝一个皇帝,草原却有十二个部落,今日你抢我的地盘,明日我夺你的地盘,内斗不断,就在前年,草原被呼伦可汗率领的乌达族统一,成了一家。

呼伦可汗野心勃勃,像一只羽翼丰满的雄鹰,整顿了草原之后,将目光投向了肥沃富庶的中原之地,不久前率领三十万铁骑兵分三路南下,欲夺中原江山。

作为应战,元嘉帝派出上四军中的神武军、雄虎军出征,统领边关几路禁军,共四十五万禁军抗敌。

平西侯是雄虎军的主将,戚仲恺手痒,主动去皇上面前请缨,要与父亲一起出征。神武军那边,由年近六旬的老将英国公、世子陆濯共同率领,陆濯的堂弟也去了一个。

战火都在边关,京城依然一片繁华安宁,只有赌坊里有胆大的人偷偷设了赌局,赌两国的胜负情况。

魏娆当然希望本朝赢,最好打得乌达灭了国,草原彻底臣服中原,再也不敢频繁来骚扰。

她在闲庄住着,表哥霍i为她请了一位精明干练的宋掌柜,宋掌柜定期会送来酒楼筹备的进展,四位大厨一共凑出了十二道招牌菜,其中八道都是京城各大酒楼少见的。厨房里打下手的学徒、前面跑堂的伙计都调.教好了,菜肉货源也都签了供货契书。

距离开张的吉日越来越近,终于,边关传来了一道魏娆期盼许久的捷报,在刚结束的一场战役中,神武军斩杀乌达铁骑三万,大挫乌达西北路的锐气!

宫中的情形魏娆看不到,京城的百姓都为这捷报高兴,宋掌柜还想了个好主意,酒楼开业那日,他会把开业惠价酬宾的名头改成为边关捷报庆贺,算是蹭蹭这波喜事的喜气。

酒楼开张三日后,霍i回了一趟闲庄,笑着叫魏娆放心。

酒楼生意比兄妹俩预料的还好,尤其是那道“炭烤胡羊”,几乎成了每桌客人的必点之菜。其实胡羊只是从草原上引过来的一种羊,中原早有养殖,并非真的现从草原运过来的,架不住食客们都为边关捷报高兴,嘴里吃着胡羊肉,就好像也为挫胡人锐气出了一份力似的。

.

魏娆在闲庄住到六月底,没等魏老太太催就乖乖回了承安伯府。

这阵子没有夏日那么热了,魏娆在闲庄吃得好睡得好,回府时小脸白里透红。魏老太太毕竟快两个月没见到孙女了,如今重逢,魏老太太就觉得,小孙女这朵芍药花的花骨朵又悄悄绽放了一些,便是巧画妆容,也难掩饰其灼灼艳色。

“祖母,听说京城新开了一家酒楼,招牌菜都挺好吃的,您带我去尝尝?”魏娆撒娇道。

魏老太太笑了笑,俯首在孙女耳边道:“你开的?”

魏娆难掩眼中惊讶。

魏老太太点了点她的头:“你当我真老糊涂了?每次你表哥来你们俩都要在走廊里说会儿话,你又是个有打算的,地都买了,下一步可不就是开铺子?”

魏娆服了,她还以为自己能给祖母一个惊喜呢。

“再等等吧,突然提出来去酒楼,你伯母她们可能会起疑,中秋前咱们借口出去赏灯,去酒楼里吃一顿。”魏老太太.安排道。

魏娆只好耐心地等着。

边关的战报陆陆续续地传回京城,有忧有喜,只要不是朝廷连败,街坊间的百姓就还敢说笑。

中秋前一日早上,魏老太太把儿子承安伯叫了过来,说今晚要去外面赏灯,晚饭干脆在外面吃好了,让承安伯提前订家酒楼。

承安伯孝顺地问:“母亲可有想去的酒楼?”

魏老太太:“我听人说,新开的广兴楼不错?”

承安伯笑了。那广兴楼的大厨据说都是从外地请来的,擅长的招牌菜也都是京城难见的菜式,才在京城开了两个月,已经成了富贵人家宴请的红地,仿佛不去尝尝广兴楼的菜,就跟不上京城最新的时兴一般。

承安伯就被同僚做东去广兴楼吃过一次,味道确实很好。

“儿子去订订看,希望还有座吧。”

宋掌柜早得了魏娆的消息,特意留了一雅间,当天黄昏,魏娆就陪着祖母、大伯一家第一次光临了自己的酒楼。

就在京城的达官贵人们欢度中秋的时候,草原上,戚仲恺率兵,对乌达铁骑的大营展开了一场夜袭。

陆濯则率领五千精锐悄悄绕路到乌达败退的必经之地,准备截击。

八月中旬的草原的夜晚,北风已经带了寒意,陆濯等人隐藏在山石之后,无一人交谈,只闻山风呼啸。

远处乌达大营传来厮杀声,是戚仲恺开始偷袭了。

陆濯凝目观察,发现乌达大营内的火把在某一瞬间突然从大营外围一带同时亮起,就像一条巨大的火蟒,首尾相接,将中间一团火把密密实实地包围起来。

这说明什么?

说明乌达大营对他们的这场夜袭早有防备,故意露出破绽引戚仲恺等人深入,再围而杀之!

“走!”

陆濯策马冲进黑暗,率领身后的五千精锐前去解救戚仲恺的被困之军。

陆濯没有命人点燃火把,靠近乌达大营之前,他命将士齐声向戚仲恺传话:“戚将军莫忧,两万神武军即刻就到!”

正值深夜,谁也看不清谁,大营内的乌达战士听说一下子来了两万神武军,战斗力堪比数倍普通禁军的神武军,士气动摇,围攻之势立即衰弱下来。而困在其中的中原将士听了,士气高涨,厮杀地更加勇武。

只有戚仲恺知道,救兵应该是陆濯那五千人马,两人合兵,一共才一万多而已,难敌大营里的五万铁骑。

奇兵制胜已经不可能了,戚仲恺只求能厮杀出一条血路,尽量减少损失。

等陆濯的援兵一到,戚仲恺默契地率领队伍朝陆濯那边的乌达围军攻去。

两人里应外合,虚虚实实的,竟然真的打通了一个缺口,双方一碰面,立即一起往来路冲。

乌达大军反应过来,不慌也不乱了,呼啸着追赶而来。

“放箭!”

乌达铁骑中突然响起一道雄浑的号令,戚仲恺一边催马狂奔一边回头,可惜乌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妈的,计划的好好的,怎么会被他们将计就计?”戚仲恺想不明白。

陆濯:“有人泄密。”

此次大战,朝廷已经有了胜算,这个时候,那些阴暗小人为了利益,想抢功了。

两人说话间,羽箭嗖嗖的破空声以令人脑海发麻的阵仗从后方传了过来。

“分路。”陆濯冷声道,带领自己的人朝另一个方向斜刺里冲了过去。

“陆濯,你可千万别死老子前头!”

寒风猎猎,箭啸胜过蜂鸣,戚仲恺最后看眼陆濯的方向,大笑着吼道。

戚仲恺的嗓门本来就大,他故意嘶吼,声如洪雷,响彻了这一带的草原。

然而被他挑衅的那人,并没有回应。

戚仲恺突然一阵心悸。

其实陆濯比他正经,不理他的时候很多,可在这九死一生的战场,戚仲恺怕陆濯的沉默。

“陆濯,老子可等着回京喝你的喜酒呢!”

戚仲恺又朝好友离开的方向吼了一句,倒也没忘了继续逃命。

终于,一道清冷的声音不太清晰地传了过来:“闭嘴!”

面对箭阵还瞎嚷嚷,是怕乌达的弓箭手瞄不准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戚仲恺心里舒服了,不再吭声,身体前倾,玩命地狂奔起来。

“嘭”的一声,跑在他旁边的一人连人带马都栽了下去。

戚仲恺光听声音便知道,乌达那边用上了狼牙箭,堪比长矛的夺命箭!

冷汗从戚仲恺的背后滚落,骨血都为之发寒。

完了完了,他可能真的无法活着回去见四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