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貌魏娆 (全本小说) 魏娆陆濯全文免费阅读

魏娆本想陪外祖母在闲庄多住住, 不料四月中旬,宫里的皇后娘娘要办牡丹花会,月初就把请帖发到了各位名门闺秀手中, 魏娆作为全京城唯一的郡主, 当然也收到了请帖。

“往年好像也没有这么大办过花宴。”魏娆将帖子递给外祖母,稀奇道。

寿安君看看帖子, 笑道:“你还不记事的时候,太后办过几次,想替皇上充盈后宫,不过皇上面都不肯露, 后来就不办了, 如今景王、福王都到了大婚的年纪,这次花会, 可能是要替他们遴选王妃侧妃了。”

王氏也在一旁坐着, 心中一动:“难道咱们娆娆也有可能做王妃?”

寿安君瞪了她一眼,哪家王爷会娶一个和离过的女子做王妃?如果不是知道王氏少个心眼, 她都要怀疑王氏存心要给外孙女添堵。

魏娆只是笑笑, 不管她是否和离过, 她的大堂姐魏姝已经做了端王妃, 其他两个王妃的位置都不可能轮到她。

“去吧, 或许还能结识几位聊得来的闺秀。”寿安君语气轻松地对魏娆道。

以前有太后压着, 没人敢明目张胆地结识魏娆, 现在形势不一样了, 太后不在,魏娆封了郡主, 无论是真正欣赏魏娆的闺秀,还是存心奉承巴结魏娆的闺秀, 都会朝魏娆靠拢。

魏娆又在闲庄住了一晚,第二日就回京城了。

郡主府终于盼回了主人,等魏娆休整好了从内室出来,魏公公便汇报了一个他刚打听到的消息:“郡主,宫里给行宫那边下旨了,今年皇上会去行宫避暑,叫行宫早点准备起来。”

皇上肯定不会一个人去,妃嫔大臣都会带上一批,所以行宫的宫人们现在就得将空置许久的宫殿院落收拾干净。

魏娆心跳加快,太后都死了一年半了,元嘉帝这次去行宫,总该接母亲弟弟回来了吧?

“有说何时去吗?”魏娆问。

魏公公道:“好像是过完端午就去,今年宫里还要举办龙舟赛。”

龙舟赛?

魏娆忽然记起了上次龙舟赛的情形,初回京城的陆濯大显身手,一赛成名。

宫里的龙舟赛三年一办,所以,转眼之间,竟然已经过去三年了吗?

.

今年元嘉帝会去行宫避暑,旨意一发,各官员之家便都知道了。

西山行宫里可住着一位当年艳冠京城的丽贵人,以及一位皇子。

表面上,元嘉帝已经冷落丽贵人四五年了,可今年去行宫的旨意一出,没有人会怀疑丽贵人会重新受宠。

官员们本来就分成各个派系,元嘉帝迟迟未立太子,有的臣子押宝端王,有的押宝皇后嫡子景王,有的押宝福王,当丽贵人复宠在即,膝下还有一位五岁的四皇子,而元嘉帝正值壮年,四皇子未必没有希望。

一道旨意,悄悄吹乱了众官员及其夫人的心。

本来就被皇后、德妃、贤妃三派器重的官员自然不会匆匆改立墙头,但剩下的一批里面,有的就想趁丽贵人还没有回京,先行讨好丽贵人的女儿魏娆了。毕竟,现在讨好面子还好看些,等丽贵人回来了再开始,诚意就大打折扣了。

所以,魏娆刚回京,便收到了几家闺秀的花会请帖。

这些人家倒也未必完全是为了巴结,结交一下至少表达了善意。

因为时间有冲突,魏娆让魏公公回帖,说明情况,然后由她做东,请这些闺秀来郡主府赏花同乐。不认识的闺秀都请了,魏娆自然也给堂姐端王妃、平西侯府戚仲恺的侄女戚妙妙、西亭侯府的表姐周慧珍、闲庄的表妹周慧珠,以及英国公府的陆长宁、贺微雨下了帖子。

花会定在四月初十,这日天气晴朗,郡主府的花园百花争艳。

娇客们陆续到了,但凡第一次踏进郡主府的闺秀,无一不被郡主府的气派惊艳,深思一下,元嘉帝将这么好的府邸送给魏娆,冲的还不是丽贵人的面子?对丽贵人与前夫所生的女儿都宠成这样,等丽贵人母子俩回了宫,元嘉帝得宠成什么样?

别说魏娆貌美却不自负、平易近人好相处,就是她眼睛长在天上,为着元嘉帝的盛宠,闺秀们也不会再冷落她。

陆长宁将郡主府的盛况带回了英国公府。

当天傍晚,英国公夫人就又把陆濯叫来了:“你在云雾镇住了那么久,与娆娆好好说过话吗?如今丽贵人母子复宠在即,娆娆的身份水涨船高,我猜用不了多久,便要有一批公子哥儿去娆娆面前献殷勤。”

英国公夫人一早就知道,自家孙子并不是魏娆唯一的选择,京城多少名门子弟多少后起之秀,魏娆本来就有美貌加持容易吸引少年郎们的心,如今又得到了长辈们的认可,魏娆可挑选的公子们太多了。

英国公夫人真的担心她的孙子要输了,将魏娆得罪的那么狠,唯一的指望就是一张脸。

陆濯不知道该跟祖母说什么。

他木头似的站着,英国公夫人叹口气,打发孙子回去休息。

转眼到了宫中牡丹花会的日子。

皇后与贤妃、德妃共同主持的花会,闺秀们一到,都要先过去给三位娘娘请安,然后再散开去赏花。

魏娆自然也要过来。

她今日穿了一条碧色的短衫,白底绣芙蓉出水的长裙,素淡清丽的妆容反而更加衬托了她艳美的姿色。

魏娆还没有靠近凉亭,皇后、贤妃、德妃便都注意到了她,恍惚间,这三人好像看见了刚进宫时的小周氏,那时的小周氏也是这样的做派,看似懒于浓妆艳抹,眉目中却全是自信,仿佛无论她穿什么戴什么,都会是花团锦簇中最美的颜色。

到后来,小周氏刻意给太后娘娘添堵,真正盛装出行时,连最不甘心的皇后娘娘都不得不避其锋芒。

魏娆到底还年轻,还没有出嫁,有些敛着的,当年的小周氏可是肆无忌惮,恣意卖弄着她妖娆风流的少妇风情。皇后一边嫉妒,一边偷偷对镜模仿小周氏的神情,可无论她怎么挤眉弄眼,都学不来小周氏那一套。

这样的女人,光天化日之下都媚若无骨了,真到了床笫间,哪个男人受得了?

这样的女人,美色上唯一能令人诟病的,便是其艳色过炽,不像正经女人。

男人们或许都喜欢魏娆,但女人们尤其是长辈们,绝不会多待见她。

皇后看了身边一眼,面露笑意。

魏娆还在凉亭外面,便注意到谢皇后身边坐着一位容貌殊丽的美人,美人瞧着与她差不多的年纪,同样穿了一条白色的长裙,只是褙子是淡粉底的,更显柔婉。衣裳都是次要的,吸引魏娆目光的是美人的脸,肌若琼脂,眸似秋水,端庄秀美的坐在那里,就像一朵雍容典雅的牡丹。

她有艳色,却也有能压下那股艳的雍容。

那气度,甚至比旁边的皇后还像一位国母,就连魏娆见到她,都觉得这是一位可亲可敬的美人,不能亵渎冒犯了她。

“魏娆拜见皇后娘娘、德妃娘娘、贤妃娘娘。”

进了凉亭,魏娆微笑着行礼道。

皇后笑道:“快快免礼,娆娆可算来了,大家可都盼着一睹娆娆的风采呢。”

魏娆自谦道:“娘娘国色面前,魏娆何来风采之谈。”

这种奉承话皇后听得多了,毫不在意,将魏娆叫到跟前,指着旁边的美人笑道:“我在宫中,常听人夸咱们京城有两个绝色美人,一个有牡丹之称,一个有芍药之誉,今日可算把你们俩凑到一块儿了,可见传言不虚,你们俩坐在一起,把园子里那些真花都比下去了。”

牡丹美人?

魏娆这才知道,原来对面的美人就是谢家六姑娘,谢画楼。

算算日子,谢府好像是该除丧了。

“画楼见过郡主。”谢画楼先朝魏娆盈盈一拜,她一开口,声音珠圆玉润,很是好听。

魏娆笑着回礼:“原来是画楼姐姐,魏娆对姐姐神仰已久,今日总算见到了。”

谢画楼愧道:“虚名而已,郡主不必上心。”

一番客套之后,皇后示意两个姑娘可以去院中赏花了。

魏娆与谢画楼联袂而去。

“郡主,我在这里!”

一道娇呼传来,魏娆抬头,看到了陆长宁。

魏娆便与谢画楼告辞,去寻陆长宁了。

谢画楼见过陆长宁,以前谢家办花宴,陆长宁也去过,那时陆长宁很喜欢她,一口一个画楼姐姐,与她仿佛情如姐妹。

可如今,陆长宁只是远远地朝她点点头,眼里便只有魏娆了。

谢画楼面不改色,其实心中一片酸楚。

上个月,家中除丧了,大伯父官复原职,任正五品刑部郎中。

父亲与兄长们也都恢复了官职,一家人的生活与祖父在世时好像没有变化,只是,来府里做客的夫人们少了,她的婚事一时也无人问津。

之前魏娆与陆濯和离,街头巷尾都在传是陆家厌弃了魏娆,于是母亲兴高采烈地告诉她,或许她还有再嫁陆濯的机会。

没多久,魏娆封了郡主。

母亲没那么有把握了。

到了今年,魏娆搬进郡主府,陆濯对魏娆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先有跟着魏娆的马车送她回府,再又搬到云雾镇上常住,为了讨好魏娆与寿安君,陆濯不惜以英国公府世子之身,亲自犁地种田。

陆濯那么求着魏娆,魏娆都不愿意嫁,而她与母亲,竟然还妄想陆家会重新想起她。

没见到魏娆之前,谢画楼早已听说过魏娆的美名,只是那些闺秀们都说魏娆是芍药,姿色不如她,谢画楼便信了,今日她亲眼见到了魏娆,谢画楼才突然发现,什么牡丹芍药,她虽美,可与魏娆站在一块儿,没有男人会注意到她。

“母亲,忘了陆世子吧,他不可能还会想起我。”回到家里,谢画楼黯然地对母亲道。

谢三夫人杨氏追问女儿在宫里发生了什么事。

谢画楼苦笑:“您不用问,等您见到郡主了,您自会明白。”

她不是输给了魏娆的贵人母亲,不是输给了魏娆的郡主身份,而是输给了魏娆本人。

杨氏不信,魏娆再美,都嫁过一次陆濯了,男人贪新鲜,魏娆那么不给陆濯面子,只要陆濯见了女儿,一定会再来求娶,到那时,外人只会嘲笑魏娆拿乔丢了陆濯,只会夸赞她的女儿谢画楼与陆濯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对。

不管谢画楼如何想,沉寂三年的谢家六女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她的美名还是迅速传了出去,她与陆濯的那段缘分也重新被百姓们议论起来。有人甚至像杨氏一样断言,如果陆濯见了谢画楼,一个比魏娆更美的美人,一个还是清白处子之身的美人,定会放弃魏娆,转身去求谢画楼。

一时间,陆濯的婚事比王爷们的婚事更让百姓期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