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偏执夜少的心尖宠慕时诺夜爵深小说(完整版)阅读

慕玲玉在出门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在一个拐角处一拐停在了一间套房面前。

房子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刚刚进组的肖情,想到夜爵深在听到肖情的名字后的表现,慕玲玉嘴角勾了勾,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肖情和慕时诺两虎相斗,而她则坐收渔翁之利就行了。

“你来干什么?”肖情在看到来人是慕玲玉的时候不耐烦道。

慕玲玉将她的神情收进眼底,眼里闪过了抹阴霾,但是只是一瞬,她脸上挂着笑容,“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慕玲玉,你在在我面前还装什么呢?有话就快说。”

肖情此时的心情并不是很好,所以连表面的功夫都不想多做。

“你确定要我在这里说夜爵深和慕时诺......哎.......”肖情将慕时诺拽进房间后,快速的甩开慕玲玉像是碰到了什么垃圾一般。

当然在她的心里慕玲玉确实是没有办法和她来比的,毕竟她在接了夜氏的代言后,身价早已经今时不同往日。

区区一个慕玲玉她以前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要不是慕玲玉还有点用处,她连话都不想和她搭。

“爵深,怎么了?”肖情依旧是高高在上的神态,但是从她的语气中却可以听出来她的紧张。

慕玲玉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冷哼了一声,面上却假装为肖情不忿道,“爵深他今天来找诺诺了,诺诺她竟然说你故意为难她。

明明是她自己没有好好拍戏,害得你......”“肖情,你不要和诺诺计较了,我刚刚看着爵深好像挺生气的,当场就给诺诺甩脸子了。

她已经得到教训了。”

“爵深真的给她甩脸子了?”肖情并没有怀疑慕玲玉的话,因为刻意的压戏她已经做了不知这一次了,除非是和她一样十分有经验的人,不然在外人看来戏拍不好只是慕时诺自己没有本事而已。

她在乎的是夜爵深,想到她偶尔见过一面的人,肖情的心脏激烈的跳动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了,所以你就不要和诺诺计较了,想来她已经意识到你对爵深的重要了。”

慕玲玉看着肖情花痴的样子,眼里闪过了抹不屑。

“哼,就凭她那样的花瓶还想要和我......”肖情说着意识到慕玲玉还在语气一转,“你说她在爵深面前诬陷我了?”“诺诺她只是一时间想不开而已,肖情你不会和诺诺计较的吧!”慕玲玉此时真的像疼爱妹妹的好姐姐一般,无比担忧道。

“就凭她也敢诬陷我,我倒要看看爵深究竟是帮谁。”

肖情此时显然已经忘了是她故意压戏的,慕时诺并没有冤枉她。

“蠢货。”

慕玲玉从肖情房间里出来后红唇微翘,她此时似乎已经可以看到慕时诺的下场了。

而慕时诺彼时正缠着夜爵深问他刚刚进卧室做了什么,就听到门铃声再次响起,慕时诺想也没想就把夜爵深推进了卧室,然后跑去开门。

“你来干什么?”慕时诺此时看到肖情眉心皱了皱,想到她今天在拍戏的时候不顾职业道德,刻意对自己压戏,脸色就好不起来。

“你说我来做什么?你现在是心虚吗?”肖情一把推来慕时诺走进房间,一双被造型师精心修饰过的眼睛里满是愤怒的看着慕时诺。

慕时诺被推的一个踉跄,脸上也浮上了一层怒意,冷冷的一笑道,“呵......我心虚什么?或者说我有什么好心虚的?要说是心虚也应该是某个借着别人名头肆意妄为的人心虚吧!”“慕时诺,你根本就不清楚,爵深他对你只是玩玩而已。”

肖情听了她的话后气的直跳脚。

“阿深,是这样吗?”慕时诺闻言目光一冷,但是转瞬脸上便满是伤心的看着肖情的身后。

肖情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咯噔的一下,僵硬的往后看去。

只见在她身后的阴影处里站着一个高大伟岸的身躯,因为背着光所以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但是肖情却可以感受到他此时散发着的不悦。

她是因为慕时诺对自己说的话不开心吗?想到这个可能肖情的耳边一时间只剩下了自己激烈的心跳声,在看着男人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来的时候,肖情觉得他每一步都是走在自己的心上。

“爵深......”她的眼里闪过了抹痴迷。

“你是谁?”夜爵深寒潭一般的双眸在听到她的称呼后,越发的冰冷。

肖情想过无数次和夜爵深见面的场景,但是却独独没有想过会是这样,他目光里的寒意像一把利刃一般,将她的幻想撕碎。

“爵深......”“闭嘴,我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吗?”夜爵深不耐烦的越过挡在他和慕时诺之间的女人,想到刚刚那个女人说的话,他的步伐快了一些,只是一晃眼便到了慕时诺面前。

深邃的双眸认真的看着她道,“不是玩玩。”

“嗯?”慕时诺一时间有些反应过来。

她的样子让夜爵深的心头一紧,想也没想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快速道,“对你,不是玩玩,从来都不是,很认真,很认真。”

慕时诺听了他的话心头一颤,只是一瞬间慕时诺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抬起手抱住眼前的男人道,“我相信你。”

不会再像前世那般将你的真心弃之如履。

慕时诺的心里暗暗道,投过夜爵深高大的身躯看到肖情已经扭曲的面容的时候慕时诺唇角勾起了抹坏笑,戳了戳夜爵深坚硬的胸膛道,“还有人在呢!”“你怎么还没走?”夜爵深正沉浸在慕时诺相信自己的喜悦中,猛地被打断,不悦的看向肖情。

肖情只觉得自己再次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一时间竟然呆在了原地,傻傻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咳咳,阿深,她就是肖情。”

慕时诺看着夜爵深看向肖情全然陌生的样子,嘴角愉悦的勾起好心提醒道。

“爵深,我是肖情,是你亲自让我做公司的代言的。”

肖情听了慕时诺的话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说明自己究竟是谁,所以夜爵深可能没有认出自己,想到这里她的心头又浮现起了一抹希望。

“你的代言已经被取消了,现在......滚。”

夜爵深并不想和她多废话,看都没有看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