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大佬的掌上明珠大结局小说霍筱筱霍寒旭季均扬全章节阅读

女儿要见妈妈, 没有哪一个当父亲的有理由阻止不让她见。

身为爷爷,霍老先生在听闻后也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晚饭后,霍筱筱上楼睡觉, 霍老先生和霍寒旭在书房商量这事。

“那就约个时间, 让筱筱和她见一面,无论怎么说, 她也是筱筱的妈妈, 见一面应该的。”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霍老先生问他:“我听说筱筱的妈妈结婚了?”

“嗯, 听说是在国外结的婚。”

“那她丈夫知道筱筱的存在吗?”

“据我调查得知, 应该不知道。”

“不知道?”霍老先生手上握着手杖, 看向霍寒旭, 反问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都这么多年了,她还没把她的过去和筱筱的存在告诉她丈夫?”

霍寒旭垂眉,“可能是想瞒着。”

霍老先生笑, “这种事有必要瞒着?瞒得住吗?筱筱聪明又可爱,又不是见不得人。”

的确, S城这地方也就这么大, 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 既然想和女儿见面相认, 就不可能瞒得滴水不漏。

“筱筱既然已经知道她是妈妈, 她不公开,是想以后在公众场合母女俩见面了,筱筱喊妈妈,她反倒否认说筱筱喊错人了?还是据你说的, 以后每天都去幼儿园,当着筱筱的面, 宠着她女儿委屈筱筱?”

霍老先生双眼微沉,握在手杖上的双手无意识摩挲着,沉了口气,“去和她说,想和筱筱见面,先让她把自己家里的事处理干净了再说。她如果不处理好,你就帮她处理,除非她承诺以后永远不见筱筱。这件事你和她说清楚,别让筱筱受委屈。”

“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霍寒旭在第二天联系了季文心,电话里他同意见一面,但前提条件是,必须将筱筱的存在告知她现在的丈夫。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

“如果季小姐觉得有难度……”

“不,霍先生,我同意。其实我这次回来,就做好了将这件事告知我先生的打算,您放心,我会尽快将这件事告诉我先生的。”

“那我们约在周末,希望周末之前你能处理好自己的家事。”

说完,霍寒旭将电话挂断。

――

周日那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霍公馆外一排的绿植浓荫匝地,是个适合出游的好日子。

霍寒旭给霍筱筱戴上儿童手表,说是要带她出去玩,防止她走丢。

车上,霍筱筱打着哈欠问:“爸爸,我们去哪里?”

从前是整天闷在家出去不了几次,出一次门过年似得。

现在上了幼儿园,每天都得去,好不容易放假,只想在家睡觉,她爸却偏偏把她从床上拉下来出去玩。

想出去玩的时候不去,不想出去玩的时候偏偏拉上她。

霍筱筱苦着脸,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前几天你不是说想见见妈妈吗?”

霍筱筱有些意外,“所以,你今天要带我去见她吗?你不是要带我出去玩吗?”

霍寒旭问她:“你不愿意?”

“没有啊,我没有不愿意,我想见见她,还有话要和她说,我们快到了吗?”霍筱筱看向车窗外,脸色从不情愿瞬间十分期待。

显然,霍寒旭对霍筱筱的态度的转变不是很满意,有些话想说,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皱眉沉了口气。

霍寒旭带她去的地方是一间装修典雅的咖啡厅,或许是因为天价一杯的咖啡让人觉得人间不值得,店里基本没多少人。

两人坐在一安静角落,霍寒旭给她点了一份草莓冰淇淋,放到她面前。

突然而来的父爱让霍筱筱措手不及,她半信半疑看着面前的冰淇淋,又看着她爸,“爸爸,你有话就说,别这样,我害怕。”

霍寒旭挑眉,“我哪样?”

“你从来不会主动给我买冰淇淋的。”

“不吃?不吃我拿走了。”霍寒旭端起桌上的冰淇淋作势要走。

霍筱筱连忙双手将冰淇淋护在桌上,“爸爸给我买的,当然要吃!”

她拿起勺子,咬了满满一大勺冰淇淋,凑到霍寒旭嘴边,“爸爸吃。”

霍寒旭张嘴咽下,冰淇淋瞬间在嘴里融化,甜得腻人,难怪小孩都喜欢吃。

见她爸咽下,霍筱筱这才举起勺子大快朵颐,一边打着哆嗦一边笑弯了眼。

霍寒旭沉默坐在她对面,双手在前交叉相握,拇指骨节无意识不住摩挲着。

“爸爸,你看着我干什么?”

霍寒旭不自然地将目光从她身上转移,“老师没有教过你,吃东西的时候慢点吃?满嘴都是。”

他拿起桌上的纸巾,伸手在霍筱筱嘴角擦了擦,擦下来白色的奶渍。

远远瞧见有服务员领着季文心往这边走来,霍寒旭手势止住了她,对霍筱筱说:“爸爸先走了,待会来接你。”

霍筱筱勺子一顿,她往后看了一眼,果然瞧见了季文心,疑惑回头,“爸爸,你不在这里吗?”

“你和她单独说说话吧,爸爸在这不合适。”说完,起身径直往外走。

服务员领着季文心过来,坐在霍筱筱对面。

“筱筱。”

霍筱筱将目光从走远了的霍寒旭身上挪开,看向季文心,展露一个微笑。

第一次单独见面,季文心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慌张地将自己带过来的礼物放在桌上,打开礼物的手微微颤抖。

她小心翼翼看着霍筱筱,说:“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些都是我给你买的,你看看喜欢吗?”

霍筱筱一眼望过去,有平安锁,有金手镯,都是些送给小孩,希望小孩平平安安的东西。

“嗯,喜欢。”

季文心这才松了口气,笑了笑,“那这些你都带回去。”她看着霍筱筱面前已经融化了的冰淇淋,“你喜欢吃冰淇淋?我再给你点一份?”

霍筱筱摇头,“不要了,爸爸只给我买了这一个,我再多吃一个,他会揍我的。”

季文心皱眉,“揍你?他……还揍你?”

霍筱筱狡黠一笑,“他不敢!每次都说要揍我,但是每次都被爷爷拦下了,有爷爷在,他不敢揍我!”

季文心眉眼舒展,没有了刚坐下时的紧张。

“看来霍先生和老先生把你照顾得很好。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爸爸说了,你是妈妈。”

季文心瞳眸微缩,心下有些惊讶。

不是因为霍筱筱知道她是谁,而是因为她会这么坦然地将她是谁说出口。

“那你知道,妈妈这些年为什么不在你身边吗?”

霍筱筱摇头,“爸爸没有告诉我。”

“那你想知道吗?”

霍筱筱再摇头,“不想。”

“为什么?”

“因为不需要知道啊,你不在我身边肯定有你的理由,爸爸和爷爷对我都很好,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从出生开始,她就知道季文心并不是那种铁石心肠,无情将孩子丢下不管的母亲。

她唯一不明白的是,梦里的霍筱筱在霍寒旭身败名裂后,为什么季文心没有出现?

季文心眼眶微湿,“是妈妈对不起你,当年,我和你爸爸是一次意外才有的你,我并不喜欢你爸爸,你爸爸也不喜欢我……”

“我知道,要两个互相相爱的人,才能在一起生活。”

“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霍筱筱举了个浅显的例子,让自己看上去更稳妥一些,“我们班的陆靖一,他爸爸和他妈妈很相爱,所以他们一家三口才会在一起,但是齐宴的爸爸妈妈不相爱,所以齐晏和他爸爸住,不和妈妈住。”

季文心深吸口气,眼眶微红,“你真聪明。”

霍筱筱冲她笑了笑。

“妈妈可以坐到你那边吗?我想抱抱你。”

“可以啊。”

季文心起身坐到霍筱筱身边,近在咫尺的距离她倒有些手足无措。

霍筱筱伸手环住她的腰,抱住她,视线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

“生我很痛吧?”

“筱筱……”

“老师说过,妈妈生宝宝的时候很辛苦,很痛,还会出好多血,好多天都不能起床,你当时也是这样吗?”

霍筱筱抱住她时,那股血脉交织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暖与心安瞬间让季文心模糊了双眼。

她伸手轻轻在她头顶上摸了摸,却不敢使劲,张嘴想说什么,喉间却像被异物卡住了一般,一个字也蹦不出。

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还要值得。

“……不疼。”

“你撒谎,肯定很疼。”霍筱筱抬头看着她,说:“妈妈,谢谢你把我生下来。”

鼻尖的酸涩终于忍不住,她伸手紧紧将霍筱筱拥入怀里,颤抖着声音,哽咽道:“我好庆幸,当初保护了你。”

“以后你到幼儿园接茜茜,你可以和我打招呼的,茜茜有你,我有爸爸和爷爷,我不会嫉妒她的。”

“筱筱,妈妈对不起你,茜茜她……”

“你不用说对不起,也不要因为当年没有陪我就……就难过,我其实,还有爸爸和爷爷,都很感谢你的。”

季文心一下接一下抚摸着她后背,“你真懂事。”“爸爸和爷爷教的!”霍筱筱看了眼手上的电话手表闪动的痕迹,撇嘴,“妈妈,你觉得我长得像爸爸还是长得像你?”

季文心仔细端详着她,“你的眼睛像爸爸,你的鼻子像妈妈,总体来说,你更像妈妈,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下次有人议论我长得像爸爸还是妈妈,我就可以告诉他们我眼睛像爸爸,鼻子像妈妈,他们肯定不会再说闲话了。”

说完,霍筱筱又问她:“我可以问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吗?”

“因为……妈妈当时有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他当时出了点事,妈妈不得不跟他去了国外,妈妈也想带你走,可是你太小,妈妈带不走你。”

“是茜茜的爸爸吗?”

“嗯。”

霍筱筱大概将来龙去脉猜清楚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下次有人问我妈妈为什么不要我,我就可以告诉他们,我妈妈没有不要我,只是因为我还太小了,所以走不了。”

想起那些故意逗她的人,真的很烦。

“筱筱……”

“哎呀,我很讨厌那些找我问东问西的人,现在我知道答案了,以后就这么告诉他们!”

季文心强忍不住眼泪,鼻尖通红,摇头哽咽,“我对不起你。”

霍筱筱拿起桌上的纸巾给她擦眼泪,擦到一半看到了纸巾上白色的奶油渍,慌忙收回来。

“你……别哭,没有人怪你,只有你自己在怪自己。好了,我现在和你说过话了,你也抱过我了,我想回家了。”

季文心仓促拿纸巾擦了脸上的泪,“妈妈带你去游乐园好吗?”

霍筱筱摇头,“不去不去,我困了。”

她冲着手上的电话手表喊道:“爸爸,快点过来接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