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天帝冰溜子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沉寂,持续发酵。

不多时,薛龙开口,打破了沉寂。

薛龙扭头望向一脸寒霜的方若羽,语气和蔼道:“若羽,你对那个魏滕最了解,说说你的看法吧。”

薛龙话音刚落,正殿内的所有人,便将目光集中到了方若羽的身上。

只见,方若羽的俏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森然的杀意,就连动听的声音都冷了几分,“各位,魏滕此人,你们并不了解,哪怕是三大世家的家主,恐怕也只是对数年前那个横空出世的天才,有一点片面的了解而已。”

众人闻言,齐齐点头。

方若羽继续开口说道:“我和你们不一样,魏滕是方家的赘婿,虽然我们并没有夫妻之实,但我却是他名义上的妻子,我对他的了解,很深刻。”

“正是因为我太了解他了,所以,我敢肯定,所谓的丹道神迹,绝非魏滕所为!”

“从五年前开始,魏滕不仅修为倒退,脑子也变得愈发痴傻,这种人,怎么可能身怀丹道神迹?如果他真的能炼出神丹妙药,会眼睁睁的看着他自己堕落五年吗?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父亲魏老五死吗?对了,魏老五,是我当着他的面杀死的。”

方若羽这番话说完,正殿内的众人,立刻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其实,方若羽说的很有道理,如果魏滕真的身怀丹道神术,那些悲剧之事,又怎么可能发生?“若羽,你想说,真正身怀丹道神迹的人,并非是魏滕,而是另有其人?”

薛龙紧锁眉头,沉声问道。

“难道不是吗?”

方若羽反问薛龙一句,“薛教头,如果你身怀丹道神术,你会让自己堕落五年?做五年的傻子?让自己的父亲惨死于自己面前?”

方若羽的问题,倒是把薛龙问的一愣,不过,几乎是一瞬间,薛龙便摇起了头,“绝对不会!”

“那么,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方若羽眯起美目,寒声冷喝道:“魏滕,根本不懂丹道神术!”

“可是,方姑娘,岚峒修为回归天象镜,却是千真万确的事情,除了魏滕,还有谁有可能身怀丹道神术呢?”

卫庄心中大喜,嘴角也情不自禁的挑了起来,如果确定魏滕的丹道神术是假的,或者身怀丹道神术的另有其人,那魏滕就可以毫无悬念的去死了,这正是卫庄最乐意看见的结局。

卫庄抛出来的问题,让正殿内的所有人,再次陷入沉思之中,唯独方若羽,俏脸上的冷笑,却是愈发浓郁。

“天象镜!”

方若羽斩钉截铁的说道:“隐藏在暗处庇护魏滕的那位神秘的天象镜强者!”

方若羽此言,犹如醍醐灌顶,让正殿内的众人眼前一亮。

“我收到了确切的消息,当初魏滕屠杀我方家满门之时,那位天象镜强者的金身气象只有十丈,而我们进入东海城之后,却听说,隐藏在岚家的金身气象,足有四十丈之巨……”

方若羽的娇躯,情不自禁的轻颤了起来,语气中的杀意,也浓重了几分,“这么短的时间,从天象镜一层,晋升到天象镜四层,除了神丹妙药之外,还有什么能够完成这等奇迹?若说另有其人,也只能是那位神秘的天象镜强者了!”

沉寂,再次笼罩叶家正殿。

足足过了半晌,薛龙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想当年,我从天象镜一层,迈入天象镜四层,可足足用了十年的时间,若不是那位天象镜在屠杀方家之时,故意隐藏修为,便真的只有一种解释了,如若羽所说,拥有丹道神迹之人,并非是魏滕,而是那位隐藏在暗处的神秘天象镜强者!”

薛龙的话,倒是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只不过,三大世家的天象镜,脸色却是有些难看,毕竟,不久之前,因为坚信魏滕就是身怀丹道神术之人,所以,他们被魏滕狠狠的打了脸。

“既然可以确定,身怀丹道神术的人,并非是魏滕,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立刻动手,干掉他?”

方若羽的美目之中,寒芒连闪,澎湃的杀意,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外泄而出。

最初,所有人都片面的认为,魏滕就是丹道神术的拥有者,而方若羽则是冷静的分析出了各种漏洞,否定了魏滕丹道神术拥有者的身份,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方若羽实在是太想杀魏滕了,她这次回归东海城,本就是带着一颗必杀之心而来!“杀他,和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师妹放心,此子必死。”

何瑜很有风度的轻笑一声,虽然他的话语很狂妄,但却没有任何人反驳他,只因为,他的确有狂妄的资格。

“若羽多谢师兄。”

方若羽难得绽放一丝笑颜,望向何瑜的眼神,也不再冷冽,其中,似有一股柔情在,“不过,魏滕的命,我还是想亲手抹杀!”

“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便动手吧。”

何瑜好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丝毫没有将魏滕,岚家,甚至是那位暗中庇护魏滕的天象镜强者放在眼中,只是扭头望向薛龙,道:“薛教头,那位天象镜四层的神秘人,就交给你了。”

“也好。”

薛龙思衬片刻,便出言应道:“后天就是我们天楚武院的入院考核了,在此之前,解决掉丹道神迹这个不确定因素,才能确保考核万无一失。”

说完这句话,薛龙便缓缓站起身来,举手投足之间,都透出了无尽的自信,就好像,那位隐藏在岚家的天象镜四层强者,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那般。

这就要对岚家和魏滕动手了?三大世家的掌舵人,几乎在薛龙起身的一瞬间,便露出了按耐不住的狂喜!魏滕让三大世家的掌舵人丢尽了脸面,除了方若羽之外,这三位,其实也很想干掉魏滕,只是苦于无人对抗那位天象镜四层的神秘高手而已。

如今,薛龙出手,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魏滕最大的靠山,注定要被薛龙牵制,甚至是击败,剩下的岚峒,还能敌得过三位老家主联手不成?除了岚峒与那位神秘高手之外,岚家之内的所有人,都是土鸡瓦狗,不值一提,正殿内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