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长宠妻甜如蜜》小说完整章节首长宠妻甜如蜜免费阅读

夏初一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回到那一天的部队招待所。

招待所外,冰天雪地天寒地冻,房间里,她浑身炽热如炭,焦躁难耐。

她的身子被精壮的男人压在身下。

男人身上的温度,比她还要高。

两具热得不行的身躯,不由自主地彼此攀爬、纠缠,似乎要同对方一起,融化成滚烫的岩浆。

梦境太过真实,夏初一努力睁开眼,抬起无力的双臂,想要去摸男人的俊脸。

忽然,床上一阵猛烈摇晃,她的手失去力气,只能顺势搭在男人肩上。

男人因为被下了药,一张俊脸毫无表情,双眼里全是被药物支配的情欲。

“霍……时……谦……”

她知道他是被下药了,才会这样不知轻重翻来覆去的要她,但任谁的身体,也经不起他这样的折腾。

身体撕裂般的疼痛,勾起她脑海里,因这件事而导致的一连窜回忆。

她咬着唇,生理性的泪水不断流淌着。

这一切,都是噩梦的开端……悲愤忽然涌上心头,她眼中精光一闪,手臂用力,拉进二人的距离,张口,狠狠地往他勃颈上咬上去。

她的反抗,换来男人更激烈的情绪。

疼痛夹杂着愉悦,呜咽夹杂着喘息……朴素的招待所房间里,继续进行着千古不变的原始韵律。

夜,就这样过完。

她再度清醒时,浑身乏力得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身子敏感处**辣地疼痛。

夏初一呆怔地望着招待所的天花板。

真实的疼痛感告诉她,这不是梦。

所以,她这是重生了?重新回到那个她痛不欲生的早晨,重新回到那个让她人生走向巨大悲剧的早晨?

上辈子,当她醒来,发现自己意外失身于一个陌生人时,整个人崩溃大哭,吵醒了被下药的霍时谦。

霍时谦醒来,冷着脸质问她,是不是她给他下的药。

她当时怎么回的?

她听到这话,歇斯底里崩溃地大喊,说他是**犯,并扑过去撕扯他。

她记不清霍时谦那时的反应,因为接下来,门外传来她的好堂姐夏兰的声音。

夏兰带着何清,以及何清的战友来找她了。

她那时候脑子里一团乱,只恨眼前这个男人。因她纠缠着霍时谦,门很快被外边的人破开。

夏兰一行人进门,一眼便看见她和霍时谦衣衫不整的样子。

再后来,霍时谦因为私人作风问题,被下放到西南某神秘部队,而她则被何清退了婚,伤心回家。

回忆到这里,夏初一觉得,这一场噩梦,说是她的,其实更是霍时谦的。

他好好一个干部军官,因为她被连累下放,差点断掉前程。

不过好在最后,他仍然爬到了高位。

很多年后,她常在电视上看到他的采访,而他的名字,则成为连搜索引擎都需要屏蔽的名字。

“昨晚的药是你下的?”男人的声音在夏初一耳边响起。

霍时谦的问话同上辈子一模一样。

这一次,她没有再歇斯底里。

“我……”她开口,发现自己嗓子很嘶哑。

“说吧,谁派你来的?”男人冷着脸,问道。

揉着嗓子,她平静地看着他。

真奇怪,记忆里觉得冰冷无情的恶魔之音,此刻听起来,却觉得低沉磁性。

霍时谦,这辈子,就让我们和谐一点吧。

夏初一在心里默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