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爱你是一种悲伤白汐纪辰凌阅读

“妈,凤仪的后事安排好了吗?”克制下这股疼痛,纪辰凌才问。

纪妈妈说:“已经下葬了,放心吧,一切都安排的很好。”

“哦。”纪辰凌默默的在心里说:“凤仪一路走好。愿你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开心快乐。”

转眼一个月过去。

白汐终于可以下地了。

她被医生先搀着下地先走了两步,见她并没有什么不妥,医生把她交给白妈妈说:“以后每天下地活动十到二十分钟。等以后情况更好了,就多活动。”

“好的,医生。”白汐说。

医生转身离开,白汐忙央求着妈妈带她去看纪辰凌。

白妈妈也看出来了,这孩子这些日子担心纪辰凌担心的要紧。

“好吧。”白妈妈答应着,就搀扶着白汐向纪辰凌的病房走去。

一个月过去。

纪辰凌也可以下地了。

他此刻正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想着要去看望白汐,可又踌躇见了面不知道该要跟她说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白汐来了。

她推开房门,就看到纪辰凌站在窗前,背对着她。

一身病号服穿在他身上,显得宽宽的,他比之前消瘦了太多。

纪辰凌听到开门声,转过身来,当他看到白汐被白妈妈搀扶着进来时,整个人都僵住了,傻了!

她居然先来看他了。

“那个……”他一时找不到言语,不知道该要说什么。

白汐看着他嫣然一笑,那一笑极动人,犹如昙花盛放。

“我来谢谢你。”白汐说。

纪辰凌忙摇头,不,这一切都是他应该做的。

白汐说:“我的身体里现在有你的一个肝和一个肾,我知道你是想赎罪,你很愧疚我,所以才这么做,可是我依然要谢谢你。”

纪辰凌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他肯捐肝捐肾救她,愧疚只是原因之一,还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爱。

如果她真没了,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了无生趣。

白汐继续说:“我跟你这次是真的两清了,你不再欠我什么,也不需再愧疚!我不会再恨你,以后你放下愧疚的枷锁吧。”

纪辰凌用力点头,想要说什么,又被白汐拦住,她说:“纪辰凌,以后去追求你的幸福吧。我的债你还完了!”

他的幸福就是她啊!纪辰凌听她这么说把头又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白汐见他摇头,问:“怎么?”

他说:“既然你不再恨我了,那么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白汐久病的苍白面容一时有了红晕。

白妈妈笑了。

从看过纪辰凌后,白汐回到病房睡了个美美的觉,做了个美美的梦,梦里都是纪辰凌,他们一起爬山看日出,一起骑着自行车在海滨公路上徜徉。

醒来的时候,她嘴角还带着笑。

白妈妈见她笑醒问她:“做什么美梦了?”

她说:“没有呀。”

“没有才怪,刚刚明明听见你在梦里喊辰凌。”

白汐的脸顿时红的像秋后的苹果,熟透了。

接下来的日子,纪辰凌总是找各种借口来病房里找白汐,和她一起做康复啦,和她一起做复建啦,和她一起到下面的小花园走走啦。

两个病友感情相处也越来越融洽。

又是一个月后,两个人可以出院了。

纪辰凌先收拾完东西,过来白汐的病房帮她收拾,白妈妈果断闪人了。聪明如她,肯定是不会给女儿和女婿当灯泡的。

纪辰凌边帮忙收拾东西边说:“我可能又要到国外去了。”

白汐点点头,“嗯。”

纪辰凌说:“你要是留我,我就留下。”话说的再明白不过了。

白汐收拾东西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继续,淡淡的回应:“哦。”

“那你到底是留还是不留啊?”纪辰凌有些急。

白汐说:“我过两天也要到国外去了。”

“……??”纪辰凌一脸疑问号。

白汐说:“东海集团的胆子太重,我爸爸又让我接管白家的公司,所以我想去卸任。”

纪辰凌忽然想到那个咸猪手搂在他老婆腰上,又跟他老婆骚包的跳舞的东自华,立时一股无名醋意涌起。

他问道:“你跟那个东自华究竟是什么关系?!”因为吃醋,口气也很不好!

白汐听着他这口气转头看他,见他一副打翻了醋缸的模样,故意扬起眉说:“你猜啊!”

“我猜……我猜……”纪辰凌一肚子窝火:“我猜个大头鬼,你告诉我,他跟你到底什么关系?那小子是不是追求你?”

白汐憋着笑,不理他,继续收拾东西,他这副吃醋的模样还挺可爱。

纪辰凌见白汐以沉默应对他,心里当下坐实了东自华追求白汐的事实!

于是,两天后,白汐登上飞往T国的飞机时,纪辰凌也偷偷跟在后面登上了这趟航班。

东海集团的总部在T国的首都S城。

白汐一下飞机就有人来接,而且亲自接机的人还是东自华本人。

这让纪辰凌更加觉得这俩人没事儿才怪!

他一见东自华把咸猪手搭在白汐的肩膀上搂着她往外走,就想冲过去狠狠胖揍他一顿,再把白汐抢回自己怀里。

可是他现在名不正言不顺,以什么名义啊?!

纪辰凌胸中窝火,暗自跟着眼前的那一对男女出了机场。

哇塞!果然是东海集团的掌门人,够阵仗。

加长房车就可以了吧,还弄这么多辆保镖车,嘚瑟啥?

纪辰凌看着白汐跟东自华坐进了房车里,自己也招手叫了出租车!他追上去。

长长的车队,中间保护着房车,很快拐进了一个私人庄园。

纪辰凌的出租车被拦在老远的一个路口,连人家庄园大门口都靠近不了。

纪辰凌郁闷的在出租车里揪鸡毛,对,出租车司机在车里放了一个鸡毛掸子,现在正好被纪辰凌揪鸡毛。

他一根根揪着鸡毛,就像是揪的东自华的头发,让你再嘚瑟,哥哥把你揪成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