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爹地要抱抱 (全本小说) 顾篱落薄瑾修全文免费阅读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响彻整个房间。

顾篱落咬着唇瞪着薄瑾修,大大的眼眶中含满了委屈又倔强的眼泪。

薄瑾修被打得侧了下脸,却同时理智也回归了。

“我……”他想说什么,可顾篱落盯着他,泪一串串从眼角滑落。

看着顾篱落流泪,薄瑾修心疼得不行,“篱落,我……”

“我再也不想理你了!”顾篱落推开他,哭着跑了出去。

看着她带着泪离开的身影,薄瑾修自责得一拳捶在墙壁上,指关节碰出了血痕,可真正疼的,却是左胸腔的位置。

皇甫青听到动静,走出来就看见顾篱落跑出去的身影,不由问薄瑾修,“这是怎么了?”

这一回头,皇甫青才看到薄瑾修脸上的巴掌印,顿时愣在了那里。

敢扇薄瑾修耳光的女人,了不得啊!

——

另一边富华饭店的宴会还在继续,因为顾篱落而引起的小范围骚动也逐渐归位平静,只是推杯换盏间,依然有人拿这事来当笑料。

“之漫,不是我说,你呀就是太善良了。”一烫着短卷穿着吊带长裙的女人阴阳怪气道:“就顾篱落那样不知检点的女人,你刚才竟然还愿意跟她搭话,要我早让保安给她撵出去了。”

“别说了,她毕竟是我妹妹。”顾之漫端着纯善的笑容道。

“之漫,你这么大度,可有的人可是不长心肝的。”

“就是,你看那顾篱落刚才说话的态度,一点都没把你当姐看。”

“我看她还不知道是怎么偷摸着进来的呢,这地方哪是她那样的女人能进来的……”

皇甫图换了杯香槟,正准备离开,就听到身边那群女人在议论顾篱落的事情,顿时脸色就冷了下来。

下一秒,却又恢复了笑容,似笑非笑地走了过去,“顾篱落是我带进来的,诸位有什么意见吗?”

刚才那个说话的人看见是皇甫图,立马把话给咽了回去,干笑着摇头道:“没,没意见……”

“那就好,我还以为各位连我也要教训一番呢。”皇甫图脸上虽笑着,可那眼中却一点笑意都没有。

“皇甫少爷说笑了,我们……我们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顾之漫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皇甫图明显是维护顾篱落,可他的维护,却是间接打了自己的脸,“皇甫少爷和我妹妹关系很好的样子,她回国连我都没通知呢。”

轻飘飘一句话,又给顾篱落挖了个大坑。

有皇甫图护着又如何?保不齐是抱着皇甫图的大腿才回国的,依旧是靠男人上位而已。

皇甫图眯了眯眼,上下扫了眼顾之漫,冷笑道:“你叫顾之漫是吧,篱落是我煌图的设计师,她跟我来参加宴会有什么问题吗?倒是你,口口声声关爱自己的妹妹,五年前她落难你跑得比谁都快,如今她刚一出现你又忙不矢的落井下石,这知道的说你是她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仇人呢。”

“我……”顾之漫噎了下,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

她没想到皇甫图说话这么不客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一点面子都没给她留。

一旁的孙君翰见状,忙走来站在了顾之漫跟前,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皇甫少爷,这是怎么了?”

皇甫图冷哼一声,“管好你的女人,别整天没事欺负我的人。”

“是是是,皇甫少爷消消气,我一定管好之漫。”孙君翰讨好道。虽说孙家在江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可在皇甫图面前,他还真没这个嚣张的资本。

顾之漫见他在皇甫图面前这么唯唯诺诺,心里不由多了些鄙夷。

“烟姐,您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商雨跟在商烟身后,殷勤地问道。

“嗯,瑾修在这里,我自然也不会走了。”商烟微笑着道。

看了眼皇甫图这边,商烟问道:“他们在说什么呢?”

“还不是那个顾篱落的事情。”商雨不屑地哼道:“一个被薄家和顾家一起扫地出门的贱人罢了,也值得皇甫少爷替她出头。”

“顾篱落?”想到刚才薄瑾修着急离开的样子,商烟眸子里微微一闪,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你好像对她很有意见,你认识她?”

“哼,何止认识,现在还是同事了呢。”说起顾篱落,商雨就来气,咬牙道:“烟姐你是不知道,这顾篱落本事可大着呢,现在人家可是煌图的设计师,还是跳过了煌图的实习期直接被聘过来的正式设计师呢。”

“哦?那看来她很有才华咯。”商烟微勾了唇角,却不见多少笑意。

商雨冷哼道:“才华我是还没见着,不过她勾男人的本事我是见着了。上班第一天就勾上了……”

数到这里,商雨话音一顿,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商烟。

“嗯?”商烟秀眉微挑,笑着道:“你接着说啊。”

商雨一狠心,索性全说了出来,“烟姐,不是我背后说人坏话,但这顾篱落可真有些手段,我亲眼看见她和薄少牵手从办公室出来的。”

商烟执着香槟酒杯的手指微微一滞,眸中一闪暗光,面上却笑容不改道:“许是你看错了吧,瑾修说起来,还是她小叔呢,不会有这种事。”

“可是烟姐……”商雨还想再说,却被商烟轻飘飘地打断了,“这件事不必多说了,我相信瑾修,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

顾篱落从皇甫青住处离开后,先是随便找了个商场换了身衣服才回家。

回到家时,闺蜜邱蓝还在挑灯准备第二天的教案,女儿顾柒柒则早已经睡了过去。

“还顺利吗?”邱蓝随口问道。

不想她为自己多担心,顾篱落强笑着道:“嗯,放心吧。”

两人互道晚安后各自睡去,因为白天的事情,顾篱落怎么也睡不着。

尤其是薄瑾修的那个吻,更是一直萦绕在她脑子里,怎么也挥散不去。

辗转反侧间,手机响起新消息的提示音。

顾篱落拿过手机,点开聊天框。

是南宫翡发来的,只有四个字:

不日即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