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炙焰牢笼大结局小说余笙萧定勋余笙全文阅读

是的,萧与安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

他刚出生那一年,每到黄昏的时候都会啼哭不止,怎么哄都没用,多半都是最后哭累了,他才睡去。

等他一岁后,他就渐渐不再日日哭闹,但是萧定勋却发现,他和别的孩子完全不一样。

他不爱说话,不爱笑,也不爱和别的小孩子一起玩,他更多的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担心他是自闭儿童,去看了国内外的顶级专家,但却都推翻了这个可能。

但萧定勋一直记得一个国外心理专家说,这个孩子好像生下来心里就带着创伤。

萧凤仪有一次视频通话里还嘀咕了一句,怕是这孩子投胎的时候没喝孟婆汤,还记着上辈子的事呢,所以才这样人小鬼大。

普济寺的慧慈大师在他出生时,曾给他退演过八字,推演的结果也很古怪。

说是,幼年颠沛,至亲分离,但好在日后否极泰来,前途无量。

萧老爷子一直笃信慧慈大师,毕竟之前慧慈大师说中了萧定勋命里有贵人,能救他性命的事。

可这次给萧与安推演八字,萧老爷子差点都要和大师翻脸了。

他重孙子父母双全,祖父健在,曾祖父都还活着呢,更何况,生在萧家这样的门庭,怎么会幼年颠沛,至亲分离?

要不是后面两句推算的好,他都忍不住要发火了。

因着慧慈大师的这句推算,萧定勋更是心疼在意康宝,这四年间,他几乎没有离开康宝超过一天的。

小家伙就这样一日一日长大,他的性子,也和萧定勋越来越相似,在幼儿园他也几乎不和别的小朋友说话玩闹,但却表现了异于常人的聪慧天赋。

很多东西,他看一眼就会了,学的诗词,听一遍就完整的背诵了下来。

他四岁生日时,萧定勋问他想要什么,他没有要玩具和零食,却要了一台电脑,萧定勋问他为什么要电脑,小家伙只回答了四个字:“编程很酷。”

他的早慧,却让萧定勋心里颇是疼惜,他希望他的孩子能有个无忧无虑快乐的童年,而不是像个小大人一样,背负过多的东西。

这四年间,潇潇的性子越来越歇斯底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在与安面前这样大喊大叫,毫无形象。

但与安却从她第一次大吵大闹一直到这一次,都是一贯置身事外的态度。

他从小就和余潇潇不亲。

别的孩子回家就喊妈妈,他这四年来,喊妈妈的次数怕是不超过五根手指,这最近一年,更是几乎未曾喊过。

而无论余潇潇做什么,讨好也好,哭闹也好,他永远都是游离事情之外的态度。

有一次余潇潇特意亲自下厨做了很多糕点,等到萧与安从幼稚园回来,就兴冲冲的端了出来,可萧与安看都没看,只是说了一句:“我讨厌甜食。”就转身上楼回了房间。

余潇潇一个人在楼下站了足足五分钟,忽然像是疯子一样将那些糕点全都摔了。

“他是个怪物,他根本就是怪物!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小孩子,哪有这样对自己妈妈的小孩子!”

“他只是不喜欢甜食。”

“可这是我亲手做的,是我的爱意,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潇潇,与安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你不知道?”

“可我是他的妈妈,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怀胎十月把他生下来我容易吗我?他小时候天天哭天天哭,哭的我神经衰弱睡不着觉,头发一把一把的掉,他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余潇潇哭的伤心又绝望,他当时也有些难过心疼。

可在他看来,孩子没有错,是他们这一对父母不合格。

小小的萧与安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前,楼下那些吵闹和哭声隐约的传来,他只是微微抬了抬眉毛,就拿了一副耳机戴上了:“真吵。”

他好像天生没有感情,不,他只是对自己的妈妈没有感情。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年轻,很美丽,也,爱他,可他无法给予她同样回报的爱。

甚至,在他看来,总是不苟言笑的爸爸,都重要的多。

“萧定勋……这样的日子我受不了,我真的一天都熬不下去了……”

余潇潇看着头也不回向外走的丈夫,哭着哭着,忽然就笑了出来。

这算是什么家呢,她算是什么萧太太呢?

丈夫不像丈夫,儿子不像儿子,一个一个,都如冰块一样。

四年了,四年了啊。

她每天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无数次睁着眼熬到天亮。

她究竟得到了什么?

这场婚姻给了她什么?

是啊,余家又上了一个台阶,余文昌现在生意做的可大了,在京都,人人都要给他这个萧定勋的老丈人面子。

赵茹呢,在名媛贵妇圈也如鱼得水,谁见了不要恭恭敬敬上前打招呼?

就连几年前当众给她没脸的姜太太,如今每次见了她都只能躲开。

可是她余潇潇呢?

一个依旧不能也或者是不肯碰她的丈夫。

一个连妈妈都不再喊的儿子。

一个空头名号的萧太太。

除了这些,她还有什么?

她跛了一条腿,换来了嫁给他。

可如今却只能一日一日窝在花月山房,连出门的勇气都没有。

萧定勋站定,回头看向她:“潇潇,那你想要怎样。”

她心底有个声音在大声的喊,离婚,离婚吧余潇潇,离婚了,你就可以去找乔景明,找外面无数年轻英俊又强壮的男人,来填平你所有的空虚和寂寞。

可是,余文昌和赵茹绝不会答应的,她自己……其实,也不会答应的。

如今,除了萧太太这个名号,她什么都没有了啊。

“我让人送你去别院小住几日吧。”

萧定勋的声音依旧是那样平静疏离,余潇潇不能否认,除却不和她同房,萧定勋这个丈夫,实则算是十分合格了。

他日日都要回来陪儿子,从不曾在外面过夜,而这四年间,也未曾有过任何的桃色绯闻。

可她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去猜忌,去叫骂。

“你让我去别院干什么?给外面的野女人腾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