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长河的长生者全文小说徐长生周葵免费阅读

“杨家若逢绝境,摔碎此玉!”

“徐老爷便会出现,助杨家化解一次劫难!”

“即便是天大的劫难,都可以解决!!”

说到最后,杨明德已经是一脸狰狞。

杨明理和杨明义一脸震愕,宛如听天书。

啪!

杨明德狠狠一拍抚手,恨意滔天道:“少宗的仇,我这个当父亲的怎能不报?就算是蒋家给徐长生做靠山,我也要杀他!不惜一切代价,杀徐长生!!”

“让我去给徐长生磕头道歉!?”

“不可能!”

“我今天就摔了这玉,让徐老爷为少宗报仇!!”

众目睽睽下,杨明德举起玉佩,就要往地上砸。

突然,一个下人急急跑进来,大声道:“家主,家主!”

杨明德顿住动作,恶狠狠道:“什么事?快说!”

那下人却是满脸笑容:“一小时前,蒋叶子小姐在晋城频道上出面澄清,说蒋老爷子年事已高,神智难免糊涂,因此认错了人,也就是说,徐长生和蒋老并无关系。”

“……”

杨明德怔住了,好久才道:“你说什么?”

下人道:“原来是蒋家老爷年轻时遇过一位贵人,并为其作了画,这么多年来,那画就挂在蒋老的卧室里,画中人和徐长生这小子竟有**分相像,蒋老爷子老糊涂了,便错认了。”

“徐长生本想将错就错,从而攀上蒋家的高枝。”

“不过这种拙劣的谎言,一下子就被叶子小姐揭穿了。”

“哈哈哈,家主,徐长生飞黄腾达的美梦没咯。”

整个杨家静了好几秒。

接着,迸发出畅快的笑声来。

杨明德也是放声大笑:“好!太好了!这蒋老爷子看来确实是老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静待蒋老爷子一个月的戒杀令结束!”

“到时,我们轻而易举地,杀死徐长生一家三口!”

杨明德一脸痛快。

之前的阴森一扫而空。

杨明德赶紧小心翼翼地将玉佩收了起来。

这个东西。

是他杨家最后的底牌。

杨明德珍藏了数十年,从年少珍藏到如今年近古稀。

如非绝境,他绝不动用。

……

而另一边。

徐长生回到了家。

坐在爸爸肩上的徐豆豆懵了,看着沙发上一脸阴沉的陈萍萍,揉了揉大眼睛,巴巴道:“爸爸,我们出门前姥姥还开开心心的呀。”

周葵叹了口气,想必是妈妈已经得知了真相。

“葵儿,我不管!”

陈萍萍满脸阴沉,指着徐长生恶狠狠道:“你必须跟这个废物离婚!”

周葵忍不住道:“你昨天还夸了长生一顿呢。”

“我那不是真以为他有出息了吗?”陈萍萍怒道:“岂想到头来还是一个废物!我就知道,我陈萍萍就没那好命,享那好福!”

周维钧一幅不敢说话的样子,只是朝着徐长生夫妻俩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对他来说,女婿有出息没出息,无所谓,只要女儿乐得喜欢就好。

陈萍萍恨恨地盯着徐长生,十分不爽道:“因为你这没出息的东西,我辞了老邓家的亲,昨天我话还说得那么绝,现在可好,彻底没戏了,周维钧你说是不是,老邓家那孩子条件是不是很优秀?”

周维钧忙附和道:“是是是。”

“那你提一点礼品,去老邓家道个歉!”陈萍萍吩咐道:“就说葵儿和徐长生已经离婚了,昨天都是我喝多了说胡话,让老邓不要介意。”

周维钧一脸为难:“这……葵儿和长生也没结婚啊。”

听岳父这话,徐长生噗哧一笑。

周葵也忍不住笑了,白了徐长生一眼。

“笑?你还有脸笑!!”

陈萍萍气得差点突发心梗,咆哮道:“你个不成器的乡下人,睡了我女儿,我女儿还给你生了孩子,到头来连个身份也没有,到现在还吃我家用我家的,你有脸笑!滚!给我滚出去!”

整个屋子充斥着陈萍萍的怒吼。

连徐豆豆都缩着小脑袋不敢出声了。

陈萍萍是真的很愤怒。

徐长生抬手阻止了要说话的周葵,低声道:“你妈现在看见我火气大,我出去走走,你安慰安慰她。”

周葵低低地‘嗯’了一声,心里被母亲的话弄得乱乱的。

徐长生看出了周葵的心思,揉了揉她的头发,微笑道:“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周葵这才抬起头,注视着徐长生,点了点头:“好。”

……

对徐长生来说,自己成婚不是件小事。

再说了,周葵这几年受的苦,让他心怀愧疚。

因此,要给周葵一个最风光的婚礼,便必须把许多老朋友都请来。

有那些人的捧场,才称得上风光、盛大。

单单一个蒋斯年?

完全不够牌面。

婚礼的事,还得好好谋划谋划。

徐长生散步在街边,思考着,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是前几天周葵和徐豆豆住院的那家医院,陈护士打来的。

“徐神医,是我,陈雯,您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护士小姐你好。”

“徐神医,我和我那个病人朋友联系好了,她请您到她家中去……”

“没问题。”

徐长生爽快地答应了。

循着陈护士给的地址,来到一座豪华的花园小区某栋楼的第12层。

1206。

徐长生摁了摁门铃。

半天没人开门。

徐长生耳朵一动,听到里头女人的痛呼声。

“救命!救命!”

这声音很熟悉,徐长生直接一脚把门踹开。

呼救声的源头,是在洗浴室。

徐长生敲了两下浴室的门,出声道:“小葵她姑,我是徐长生,方便进去么?还是我让小葵过来?”

浴室里呼救的女人,赫然是周采儿!

徐长生通过声音,便认出了是她。

她健完身准备洗个澡,等陈护士口中极其厉害的神医过来。

没想到崴了脚。

现在整个右脚踝肿得像发面馒头一样,痛得不行。

“怎么是你!?”

周采儿在浴室里大吃一惊,不慎右脚一动,撞到了墙,一时更是痛得死去活来,下意识发出惨叫:“啊啊啊啊!!”

下一刻她就后悔自己要发出如此痛苦的叫声了。

因为徐长生推开浴室门,直接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