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时间长河的长生者小说_徐长生周葵全章节阅读

场面顿时又诡异起来。

庞天雄捂着脸,眼色阴晴不定。

打他的这人,面容与他有五六分相像。

赫然是庞家家主庞天英。

在十年前父亲离世之后,家族一切产业的控制权全部由长子继承。

实际上,庞天雄这十年来,在家族里的权力和资源一直被弱化。

也就是说,庞家,是庞天英的庞家。

庞天雄只不过是蹭光罢了。

要不是察觉到庞家的资源逐渐离自己远去,庞天雄也不会发展灰色产业,扶持过山虎。

“还不滚?”

庞天英冷冷地盯着弟弟。

庞天雄沉声道:“徐先生不能被关在这里。”

“你说了不算。”庞天英挥挥手:“刘成,把你的人散了。”

“是。”

刘成也松了一口气。

巡捕司里闹成这样,传出去也不好听。

庞天雄死死咬牙:“大哥,告诉我,为什么?”

“杨家那未过门姓周的媳妇,和这个徐长生有了个孩子,杨家不会忍受这种屈辱的。”庞天英淡淡道:“他们早晚会对付徐长生,现在不过是碍于蒋老爷子的戒杀令,才暂时没有出手。”

“现在,这个姓徐的不知好歹,又动了邓先生的公子。”

“庞天雄,你在这样的情况下支持徐长生,是要将我庞家置于水火之地么?”

“嗯?谁给你的胆子?”

说着,庞天英毫不客气地伸手指向徐长生:“他这种必死之人,哪点值得你维护?你要是脑子有问题趁早去治,别害我。”

庞天雄牙齿咬得嘎嘣作响。

他真的很想告诉庞天英,徐先生的背后站着蒋斯年!

是你庞天英想给人家舔鞋子,人家都不给你这个资格的蒋斯年!

但是庞天雄不敢说,只好偷偷地看了徐长生一眼。

徐长生淡淡摇头,没说话。

庞天雄有点丧气了。

他知道,徐长生之所以隐瞒和蒋斯年的关系,就是针对杨家的。

徐先生是希望杨家在没有任何外界因素的影响下,能够主动忏悔啊……

庞天雄心里苦笑。

“多谢庞家主了。”

邓统见庞天英如此识时务,阴沉的脸上终于扬起一抹笑容。

“主要是徐长生这种废物,不配得到我庞家帮助。”庞天英笑着说,毫不掩饰对徐长生的轻蔑。

“哈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对徐长生投去连连鄙夷的目光。

徐长生和庞天雄两人被淹没在一众讥讽的笑声之中,十分难堪。

“为了让你不给庞家闯祸,我暂时撤销你在家族集团内的一切职务。”庞天英冷冷地盯着庞天雄,说道:“去美坚国的机票我已经替你买好了,半个月后你再回来吧。”

半个月后,蒋斯年的戒杀令也结束了,到时徐长生就在邓杨二家的报复下必死无疑。

在外人看来,这是庞天英为家族打算。

但庞天雄知道,自己要是离开炎夏国半个月,自己在家族集团里的亲信,就会全部被庞天英清理。

到时自己在庞家就什么都没有了。

庞天雄气得浑身发抖,他知道自己必须抱紧徐长生的大腿,便大声道:“我绝不可能看着徐先生被关押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辆巡捕车平稳驶入。

“叶司长出差回来了!”

有人喊道。

众人急忙散开,给那车顶插着标志旗帜的车子腾出位置。

这辆车正是巡捕司司长叶景程的专属座驾。

叶景程只有一人,他打开车门下来,四十多岁,剑眉星目,十分俊朗。

是个中年帅哥。

叶景程目光落在徐长生脸上,停了好几秒,才环视着院子里的情景,一脸不苟言笑:“要不是卫东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我的地盘这么热闹。”

卫东也是巡捕司的副司长之一。

看来院子里刚才两个副司长聚集人手对峙的事情,卫东已经通知了叶景程。

庞天英和邓统面色一变。

叶景程好像话里有话!

“叶司长,这人将邓公子打成重伤,我将人羁押回来。”魏林雨赶紧上前汇报。

“我听卫东说了,你做得不错。”

叶景程点了点头。

魏林雨这才放心一笑,转头对徐长生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不料叶景程话锋一转:“所以,魏副司长,我要奖励你一个东西。”

“叶司长,职责本分,我哪里敢要什么奖励……”

魏林雨说着,突然,砰的一声枪响炸开。

原来是叶景程瞬间拔出腰间配枪,一枪打在魏林雨胳膊上。

“啊啊啊啊!!”

魏林雨抱着受伤的胳膊,凄厉大叫。

庞天英和邓统面色大变!

而巡捕司的所有人,却是战战兢兢!

在这里,叶景程就是天。

一切,叶景程说了算!

“听着!!”

叶景程猛地提高声调,死死地盯着痛嚎的魏林雨,说道:“这里是巡捕司,我叶景程的巡捕司!!”

“就因为一桩小事,你和刘成带这么多人,在这里对峙!!”

“是不是要让晋城人看笑话?”

“魏林雨,你置我于何地!?”

魏林雨被吼得一顿发抖,脸都白了。

叶景程啪的摘下贝雷帽,甩在魏林雨脸上,咆哮道:“要不要老子这个司长也让你当算了!!”

怒吼声响彻整个巡捕司大楼。

众人唯唯诺诺。

“叶司长……我……”魏林雨结结巴巴的。

“自己滚去医院。”

叶景程冷冷地扫了魏林雨一眼,来到徐长生面前:“我不管此人犯了什么事,今天我叶景程亲自审问,免得你们这些蝇营狗苟之辈,污了我的巡捕司。”

“跟我来。”

众目睽睽下,叶景程就这么带着徐长生进入了大楼。

邓统、庞天英、魏林雨对视一眼。

这个叶司长,好大的威风!

然而他们都没看到,叶景程带着徐长生走入自己办公室之后,威严的面容登时变得激动至极:“徐先生,您来了晋城我竟然不知道,景程该死!”

徐长生笑了笑:“来晋城不久。”

叶景程红着眼道:“四年不见,您还是一点没变。”

早就守候在这里的五十多岁的副司长卫东,是叶景程的亲信,见到这一幕满脸惊骇。

这还是那个一言九鼎、嫉恶如仇的叶景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