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超级甜 (全本小说) 徐静姝白希全文免费阅读

下课时楚攸宁又被老马叫住,帮忙把实验器材一起搬回实验室。

楚攸宁抓了抓头发,有些烦躁地啧了声,透过门缝,可以清晰看到徐静姝趴在走廊横杆上等待的身影。

苏慕远顺着他的目光眺望了一下,瞬间了然于心,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没办法,作为老马的爱徒,只能牺牲一部分和小徐同学的美好时光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楚攸宁抖落搭在他肩上的手,把课本习题册理好放到苏慕远面前,“这个转交给小姝,让她帮我拿一下。顺便跟她说声,我一会儿就回来。”

苏慕远比划了个OK的手势,“包我身上没问题,你自己快去快回。”

“嗯。”

徐静姝双手搭在横杆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空,鞋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地面。时不时回头张望一下教室,看他们下课了没有。

突然老马从里头出来,吓得她连忙背过身,屏息静听身后的脚步声远去,唯恐被老师认出。

楚攸宁端着器材跟在老马身后,还想说趁老师不经意冲她递个神色,却不想某人从头至尾龟缩地抱着根横杆,就差头顶飘着几个字“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顿时被她的怂样逗笑了。

心中又好气又好笑,只想把那脑袋压到怀里好好揉弄一顿,但碍于老马在场,只得拾步跟上。

估摸着人走远了,徐静姝方小心翼翼地回头,这才发现楚攸宁跟着老马走了。

但看到他手上的器材,心中也就猜到了十之八九,反正也不急着时间,索性怡然自得地等起他来。

陈锦缘走到教室门口时,眸子眯了眯,换上一副可亲可敬的笑脸,朝徐静姝走去,“你好,你是阿宁的朋友静姝是嘛?我曾听他提起过。”

徐静姝迟疑了一下,听到“阿宁”这个称呼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眉宇间尽是疏离,“我好像不认识你。”

陈锦缘笑了一下,没放在心上,“我们都是阿宁的朋友,相互介绍一下,很快就熟了。”

陈锦缘有意无意地多次提起“朋友”这两个字眼,假意误解徐静姝,制造她们在楚攸宁眼中实则处于同一水平地位的假象。

“我是高三一班的陈锦缘,比你们大一届,你可以叫我学姐,也可以像阿宁一样直接叫我锦缘。很高兴认识你。”

一句话里套路满满,七分真,三分假。

面上却挂着柔和的笑容,纯良无害,说着还诚挚地伸出了手。

然而对方并不吃这一套。

徐静姝垂了垂眼皮,不咸不淡地轻瞥了她的手一眼,并没有回握过去。

复又掀开眼皮,眼底平淡无波地回望了过去,带着莫名的气场,仿佛要直直击入对方的瞳孔深处。

“抱歉,可我没兴趣和你做朋友。”

徐静姝性子本就清冷慢热,不过是跟几个熟人玩的开来,现在的她才是从前大多时候的常态。

但陈锦缘却不知道,她还当她是在跟自己宣战呢!

陈锦缘露出难过伤心的表情,旁人看了,定是我见犹怜,“你是不是讨厌我?”

徐静姝挑眉,不解她是如何得出这样一个仓促结论,她承认,自己对陈锦缘确实有种似乎天生而来的敌意和不喜,但扪心自问还未到达讨厌的程度,于是诚实道:“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呢……”她眨眼,面上表现的尽是委屈,突然像是想到什么,眼睫慌乱的一颤,“啊,你是怕我对你有什么威胁吗?你放心,我绝对没有……”

着着急急辩解到一半,却被横空冒出的苏慕远打断了。

“威胁?威胁什么?我们小徐同学后台那么强大,还受你威胁?”苏慕远慢吞吞地踱步走了过来,“再者,陈锦缘你是想当交际花吗?高三的朋友交不够,还觊觎起上我们高二小学妹了?”

交际花一词本就含轻蔑之意,从苏慕远嘴里吐出,更是别提有多不屑了。

徐静姝和苏慕远的关系算不上太熟,但跟自己关系最亲近的两个人都同他是好朋友,再加上他有意帮自己解围,因此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

后者也意思意思地冲她摆了摆手,寓意是无需多礼。

陈锦缘的脸俨然黑下一半,阴沉沉的像个研墨盘似的,怎么每次做什么事,这人都阴魂不散,横空一脚出来捣乱。

心下不悦,自然也没给好脸色,面色不善的开口道:“苏慕远,你来做什么。”

苏慕远痞里痞气地勾了勾薄唇,往徐静姝边上一蹭,长臂搭在横杆上,一脸贱贱的表情,“我和小徐同学可是好朋友,你说我来做什么?哼,我才不像某人呢,交个朋友还要哭着求着的。怎么,你是行情大减,还是五行缺爱啊,这么急不可耐,我们小徐同学都要被你吓坏了!”

苏慕远默默地忽略了自己实际是徐静姝好朋友的好朋友的事实,虽说是借用了白希的名号,但表达的意思都一样,也无所谓断章取义不取义了。

不过听了他这番话的另外两个小伙伴可没那么淡定了。

别说是陈锦缘没想到徐静姝会和苏慕远也是好朋友,就连徐静姝本人都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眸子。

苏慕远轻咳了几声,刻意摆出不悦地神色,对上陈锦缘,“干嘛,你还想跟我苏某人抢朋友不成?”

陈锦缘咽下心中的一口闷气,明明导演的好好的一场戏,硬生生地被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弄得不三不四,还让自己失了面子。

尽管心中一团火在烧,但脸上仍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然,“那我先走了,静姝,我们下次再聊。”

苏慕远肉麻地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着她的背影走远,这女人什么情况……稀奇古怪,阴阳怪气。

抬起手,把楚攸宁的课本举到徐静姝的头顶轻点了点,“喏,阿宁说让你帮他拿着。”

“哦哦。”徐静姝生怕头上的书本掉落,慌乱地接住。

“那我先走了。他去实验室放器材,可能还要一会儿才回来,你在这慢慢等吧。”

徐静姝把课本理好,抱在胸前,“好的,刚才谢谢你了。”

“不客气。”苏慕远潇洒地挥挥手转身,“你是阿宁和白希的朋友,自然也算是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