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清桐路霆渊世界级送嫁美娇妻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路老的寿宴虽然有一些插曲,不过还在还算太平,整个寿宴安然度过。

结束之后,路老就因为体力不支,在家里休息了好些日子。

这日吃完早饭,沐清桐就向佣人打听了江州的医馆,最后锁定了药王堂。

药王堂乃江州最大的中医馆,以她的医术,去那儿混个能养活自己的差事,绝不是什么难事。

一进门接待她的是药堂里的学徒。

可当听到她要应聘医师,众人皆哈哈大笑。

她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连书都没念完,怎么可能有实力做医师。

不过人家还是礼貌地给她面试了,结果一番询问下来,她一没学历,二没经验,三师出无门,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她自信敢来药王堂应聘医师。

这也不能怪沐清桐,她自幼就在山上长大,知识,武功,医术都是林骁教的,这还是第一回下山。

她也不知道她那连林骁那挑剔的老头都称赞的医术,在这里不吃香了。

山下的人要求真多!

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从门口急匆匆冲进了一群人,仔细一看,还能发现被人背在背上的老者双目紧闭,面色青紫,脸上汗淋淋,可见正在承受的痛苦有多大。

出于医者之心,她留了下来,为的是万一这里的医师实力不够,她还能挽救一条性命。

“葛老,葛老,救命啊……”秦枫惊慌失措地喊着。

葛老从房内走了出来,一看是他们,赶紧过来:“你爷爷的病又犯了?来赶紧放下……”

他熟练地诊起了脉,眉头越皱越深,吩咐一旁候着的学徒取来银针。

施了几针之后,他停住了,捏着针的手微微颤抖着,久久下不去针。

旁人不知,沐清桐却看得一清二楚,葛老这是遇到难题了。

葛老刚才所用的是天问针法,林骁的独门针法,至今只教过两个人,一是她,另一个是多年前上山拜师的葛明。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葛明提前下了山,再没有上去过。

沐清桐此刻可以确定,眼前这个被人人尊敬的葛老,就是他师傅口中,她的那个小师弟,葛明了。

倏然,沐清桐眸子一睁,葛老这手法不对。

“住手!”一声厉呵,人群不明所以,却还是自动让开一条道,沐清桐疾步上前,拉住了葛老施针的手:“让我来。”

葛老看着她愣了一下,继而激动的声音都颤抖了:“小……小……”

“哪来的野丫头,你干什么?”秦枫看着爷爷面色越来越差,而葛老的手还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姑娘拉着。

质问出口,上前想要把人拉开。

沐清桐另一只手只不过上下挥了挥,别人也没看清她究竟做了什么,秦枫就跌倒在地。

与此同时,她手里的银针已经扎到了秦老爷子身上。

“把人带进屋再说。”沐清桐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竟有一种镇定人心的感觉。

“好好好!”葛老应的很快,招呼人把秦老爷子抬进房间。

这秦家老爷子的毛病,他研究了很多医书都没有办法,这不,方才的突发状况,逼得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

可惜他的天问针法还没有学全,下针对了,秦老爷子能活,下针错了或者是不下针,秦老爷子都一命呜呼。

秦枫还没搞清楚状况,却只能赶紧爬起来,跟着进了房间。

秦老爷子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沐清桐抿着嘴,一脸的不悦,这老头子瞎传针法也不好好教,差点将人害死。

算了,她好心一回,替老头子把针法给教全了。

沐清桐指导着葛老施针,又几针下去之后,秦老爷子“哇”吐出了一大口黑血。

秦枫脸色骤变,一八五的大汉直接掉泪:“你都做了什么,爷爷,爷爷你醒醒……”

“你家老爷子只是把这些年的积毒吐出来了而已,身体虚弱晕过去罢了。”

秦枫听着女孩清冷不带感情的声音,快步上前就要掐住沐清桐。

“秦少爷,你不要激动,老爷子的确如这位姑娘所言,只是虚弱晕了过去,姑娘刚刚的针法没有什么错处。”

“葛老,你不要骗我,她一个小丫头懂什么?”秦枫诧异地看着葛老,不过躺在病床上的老爷子面色也确实是正在逐渐恢复。

他这才罢休,扑到床前照顾老人去了。

“你跟我出来一下。”沐清桐看了一眼葛老,背着手一脸高深莫测。

秦枫诧异看着这奇异的组合。

“师弟见过小师姐。之前在路青的寿宴上,因为人多眼杂,我没能认出小师姐来,实在是我的错!”葛老恭敬地行了一礼。

“莫来那套虚的,你知不知道你方才差点就害了一条性命。”沐清桐并非是生他的气,只是恨铁不成钢。

不过她刚才也给秦老爷子诊了脉,情况确实危急难治,也不怪葛老会如此,换做是她,若没有天问针法,也不敢保证能不能救活。

“罢了,给我纸和笔,我把整个针法画给你,”沐清桐在心里回忆着详细的天问针法。

“好,小师姐你稍等。”葛老听到沐清桐这么说,一脸的狂喜地拿来了纸笔。

沐清桐清冷的脸有一丝丝龟裂,虽然叫小师姐没错。

“叫我桐桐,都说了多少次了,这么多年都不改。”话音落下,沐清桐好像想明白了什么,路家在江州,葛老也在江州。

葛老算是她唯二的熟人了。

想起路家人的态度,葛老算不算是师父留给她的帮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