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内。

池母将手里的保温盒放到床头,又整理了一下池念身上的被子。

才在床边的椅子上坐好。

池念看着她坐定,才慢慢开口。

“让您担心了。”

才短短几日不见,池念就发现母亲额间的皱纹更深,头上的白发也比之前更多。

“这几天,恩珠让您受累了。池母看着她的神情满是慈爱。”

“只要你没事,妈妈做什么都可以,恩珠很乖,还会帮我干活。”

闻言,池念看着床边的恩珠,笑及眼中,却也有着心疼。她发现女儿比之前董事了很多。

每次都是乖巧的坐在她身边,一点也不嫌闷。

“再过不久我就可以出院,到时候就能照顾恩珠了。”

池念小心的抚着恩珠的头,轻轻开口。

恩珠也对她甜甜一笑。

不多时,池母牵着恩珠从病房内出来。

一出来,护士站认识恩珠的护士就逗着恩珠玩。池母见状微微一笑,转身朝傅庭谦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内的傅庭谦听到敲门声,抬起头。

“请进。”

池母应声打开门。

傅庭谦看见来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诧。从座位上起身,朝池母而去。

“伯母,您怎么来了,是池念有什么事吗?”

池母满是沧桑的脸露出柔和。

“小念没事,我是专程来谢谢傅医生的。”

说着,把手上拿着的保温盒放到傅庭谦桌上。

“小念还不能吃东西,你上班辛苦,这是我专程给你熬得鸡汤,傅医生饿的时候可以喝一碗,希望您不要嫌弃。”

傅庭谦视线看过去,又见池母有些不安。没有拒绝,只淡声道:“多谢伯母。”

闻言,池母脸上露出笑意。

“是我们要谢谢你,谢谢你救了小念。”冲着傅庭谦深鞠一躬。

傅庭谦微微偏身,避开了。

带着池母到一旁的沙发前坐下,低声开口:“您不必如此,治病救人是医生本分。”

不管是谁,他都会救。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

说完,池母神色有些异常,似乎有话想说。“伯母是还有什么事吗?”

傅庭谦察觉到,开口先问。

“我是想问,小念现在做了手术后,还能待多久。”

来之前,她托邻居的人查了资料,知道癌症病人就算做了手术也是不可能完全康复。

傅庭谦眸色一闪,看着池母突然黯下去的神色,闪过一丝不忍。

但还是说了。

“最多五年。”

说完,傅庭谦发现自己心里突然发闷,隐隐作痛。“五年…也好。”池母淡淡回。

“谢谢傅医生,那我先回去了。”

池母起身,又冲着傅庭谦鞠了一躬,朝门外走去。傅庭谦目送她出去,看着池母牵着恩珠离开。转身看见桌上的鸡汤,眸色逐渐深沉。

走到桌边,打开保温盖子。

一股浓郁的香味瞬间充斥整个办公室。

路过的许翊闻见香味,推开虚掩的办公室门。

满是羡慕吼道:“好香啊,旭恒,你在偷吃什么好吃的呢?见着有份啊。”

说着走上前,就见满满一碗鸡汤摆在那里。“哇,鸡汤!我好久没喝鸡汤了。”

傅庭谦轻瞥了他一眼,声音清冷:“要和自己去拿碗。”没问题。

许翊欢快的出门门去拿碗,满满喝了一大碗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