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闲妻的佛系日常小说 花楚君史少言完本阅读

第2章

银春急着给花楚君换上早备好的衣服,帮她梳了头发,花楚君才出门。

其他几位小姐比花楚君来得都早,她们见花楚君进来时都吓了一跳,不知道花楚君是抽了哪门的疯,打扮得跟三等婆子似的。

就见正厅珠帘那边传来花占英的声音,“你们既然都来了,就拜见史将军吧。”

隔着珠帘,几位小姐向里面施礼。

珠帘那边的声音有些低沉,听上去颇有些漫不经心。“小姐们不必多礼,按道理,我与花府也算是一家人。”

花老爹急忙抱大腿,“对对,史将军说得很对,我们可不就是一家人。史将军,我这几个女儿都不如她们姐姐,倒也勉强称得上知书达礼。”

男人道:“花大人过谦了。我看小姐们不但仪态甚佳,就是举止也甚是得体,特别是小姐们......”

男人的话才说到一半,响了一阵异响,响声来自花楚君。

所有人都看向花楚君。

花楚君尴尬的扬了扬嘴角笑笑,“霍霍......我有点饿......”

“饿”字才说出半个音,花楚君的肚子又不争气的响起来。

这次声音比刚刚的声音还响。

屋中如死一般的安静。

花占英的老脸由青变紫,由紫转红,“你!......还不退下去。”

花楚君终于可以离开了,她开心得不得了。

等花楚君走到门口时,就听见里面传来花占英极不自然的声音,“我这个女儿从小长在祖宅,没什么教养,将军莫怪......”

花楚君差点笑出声。

终于可以回去吃饭了!

终于可以不用嫁到史府了!

终于可以过上混吃等死的小日子了!

花楚君回到房开始自己小pig的生活。

可是,第二天一早,花楚君还没睡醒,就听到院门被人拍得山响。

花楚君好不容易睁开眼睛,院中一片吵闹声,五小姐气势汹汹的冲进来。

“花楚君你好卑鄙!”

花楚君揉揉眼睛,“什么事啊?”

五小姐的手差点指到花楚君的鼻子上,“你看你是个什么德行,竟然敢算计我们姐妹。你设计自己出挑,吸引史将军的注意,赢得了嫁过去的资格,你这个上不得台盘的毒妇!”

花楚君彻底精神了,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你刚刚说什么?!”

五小姐心下大喜。

五小姐已经计划好了,只要这个长在祖宅的土包子和自己吵,她就装哭扮委屈大闹一场,再将此事传满京城,让史府迫于压力改变主意不娶花楚君。

想到这里,五小姐一瞪眼睛,“我说你是个毒妇!”

“不是这句,我问前一句,你说我吸引史将军的注意?!”

看看,花楚君生气要翻脸了。

五小姐觉得自己离预定的目标越来越近了,“当然是你一步步设计来的!你现在还演什......”

五小姐的话没说话,就见花楚君“哇”的一声哭开了。

花楚君捶胸顿足。

自己都打扮成那样了,还饿得肚子咕咕叫,怎么还是要嫁到史府去?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花楚君越想越伤心,越哭越厉害。

五小姐傻了眼。

花楚君这个土包子......竟然抢自己的戏!

“花楚君你......”五小姐又气又恨,才骂了一句,就听到脚步声,花占英大喝道:“放肆!”

五小姐回头看,花占英青着老脸走进来,“太不像话了,你看你把你二姐姐欺负成什么样了?!”

五小姐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不是......”

花占英打断五小姐的话,“不要再说了,现在就去祠堂给我跪一个时辰,我要叫你知晓什么长幼尊卑!”

五小姐的计划全都泡鱼汤了不说,还把自己罚进祠堂。

五小姐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走出去。

老爹花占英来到花楚君面前,安慰道:“二姐儿,不要再哭了,为父已经教训五姐儿替你出气了,你且放心,等你嫁到史府去,为父就是你的靠山!”

看来还是要嫁过去。

花楚君哭得更伤心了。

花占英看着哭得快闭过气的花楚君实在不耐烦,可是想到史府,他还是压住怒火,勉强笑笑。

“为父从前是小看你这孩子了,你实在是聪明得紧。你们姐妹离开后,史将军就向为父夸你,他说他最是看好朴素的女子。朝廷连年争战,国库空虚,京城的官员及亲眷都该提倡节俭。若不是你做出表率,为花府争了光,为父也真怕史将军有一天在圣上面前说什么。”

花楚君哭得捶起床来。

花老爹不明白自己怎么越夸那边越哭得欢,他又咳了一声,“你即已要嫁到史府去了,有些话为父还是要交待的。你是要巩固我们花家在京城的地位,极力的服侍史将军,有什么事记得要及时悄悄遣人回府里说一声。”

原来不只是运动员,还是间谍加公关小姐。

花占英看烦了花楚君的哭相,起身就走,“行了,今晚为父就将你的生辰送到史府去,明日送嫁妆,后日你就嫁过去。”

这么急是有多害怕人家再找别人!

花楚君欲哭无泪,命运终于对她这只小白猪下手了!

花楚君呆呆的坐在床上想了又想,她擦干眼泪起床,决定吃块点心压压惊。

才吃了一块,银春又来禀告:“小姐,夫人唤您去正房。”

才刚吃一块......

花楚君无奈,只得去正房。

夫人孙氏坐在那里望着花楚君,微微笑道:“二姐儿回来可还适应吗?饭菜可口吗?下人有没有不听你话的?若是哪里不好,你定要告诉给母亲。”

和花老爹不同,夫人是个比亲爹更像亲人。

“都好。”

孙氏屏退下人,招手让花楚君来到眼前,低声说:“其实昨日是我在暗中帮你。”

啊?!原来害自己倒霉的幕后黑手在这!

孙氏只当花楚君高兴傻了,沾沾自喜道:“老爷所备的纸团让我叫人在暗中换成‘不去’,我还劝老爷先从五小姐叫起,就等着你最后获胜。二姐儿,你小时候就和大姐儿关系好,时常一起玩耍,我看你总比其他人更亲,自然是要帮你了。”

花楚君只觉得自己倒霉透顶。

她穿越过来只想当一个贪吃爱睡的咸鱼,为什么这便宜爹妈非要把自己推入火坑!

孙氏笑着擒住了花楚君的手,轻轻的拍了拍,“我最是心疼你,明日你就要出嫁,我这当母亲的有些心里话也要和你讲......”

花楚君看着孙氏的手一抬一落的抚在自己手背上,脑子里都在想她未来坎坷的咸鱼路,至于孙氏后面说什么,花楚君全没听进去。

当花楚君听到孙氏又“呵呵”笑了两声,知道孙氏的长篇大论讲完了。

“你懂了吧?”

“嗯嗯。”

“那你知道去史府后该做什么了吧?”

花楚君抬起头,“啊?做什么?”

孙氏的脸色一僵,满是慈爱的笑不知如何安放,她的嘴角抽了抽,“你不懂吗?”

花楚君觉得自己一饿脑子就不好使了,“懂什么?”

在祖宅那种鸟不拉屎的小地方长大的果然是**!

孙氏强压住心头的话没冲口而出,她深吸口气,“我是让你去史府后,暗中查访你大姐姐的死因。你大姐姐待你那么好,你难道不想知道她是如何死的吗?”

好不好还不都是你说的?你用看**的眼神看我,还指望**给你查案,这便宜嫡母的脑子看来也不太好......

“嗯嗯。”

孙氏再也不想看着眼前的庶女了,端起茶盏来。

花楚君这次极有眼色的明白,孙氏在打发她走。

等回到房里,花楚君终于吃上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