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手遮天:带着乖宝去种田最新章节窦瑜荣挚开薪小说阅读

小乖一直注意着外面,看见窦瑜在莲儿和几个丫鬟的陪同下回来,他立即跑了出去。

“娘!”欣喜万分的喊了一声。

扑倒窦瑜怀里。

窦瑜抱住小乖,揉揉他的头,又摸摸他冰冷的脸,“是不是等了很久?”

“没有等很久,就一会,我很乖!”小乖急急的解释。

窦瑜是相信他的。

这孩子乖巧懂事,不会做让人为难的事情。

“咱们回去吧,外面怪冷的!”

“嗯嗯!”

窦瑜牵着小乖朝院子里走,小乖看莲儿她们手里捧着的东西,有些好奇。

东西都放在小厅,窦瑜让韩婶给些赏钱,莲儿几人连忙拒绝,然后一溜烟跑了。

窦瑜摇着头笑了笑,招呼小乖来看东西。

“笔,宣纸,墨锭,还有书……”小乖一样一样看过去,如获至宝。

抬眸欣喜若狂的看着窦瑜,“娘……”

看着小乖璀璨晶亮的眼眸,窦瑜笑了起来,“你喜欢就好!”

更坚信自己做的对。

那些微薄的给予,得到的东西,能让小乖这么开心,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

“拿你房间去放好,明日我带你去家里看看!”

“家?我们的家吗?”小乖眼睛越发亮,看着窦瑜,不可置信又问了一遍,“娘,是我们的家吗?”

“对,我们的家!”

小乖真的欢喜极了。

一颗心热乎乎的,他已经十分期待明日回家了。

家,他和娘的家。

真好。

抱住窦瑜,声音微微哽咽,“娘,您真好!”

窦瑜闻言心口一软,在小乖额角上浅浅的亲了一下,“你也很好,特别棒!”

小乖抬眸,满是欣喜的看着窦瑜。

笑的合不拢嘴。

脑子里,只有两个想法,娘抱了他,娘还亲了他。

娘亲他了呀。

看着小乖欢喜、雀跃的样子,窦瑜心情也是极好。

并决定,以后多亲近亲近小乖,毕竟还是个孩子呢。

和窦瑜小乖的温暖舒心相比,荣挚就十分不好。

他开始发热,伤口发炎,整个人难受极了。

蜷缩在角落,他浑身滚烫,像被丢在水里烹煮。

因为高热,他迷迷糊糊,眼睛都睁不开,好几次口渴,他都只能抓一把雪,塞到嘴里,冷的他牙齿疼,整个人越发难受。

他忍不住想,这么难受,活着做什么?不如死去,不如死去。

但最终,不知道是不甘心,还是怕死,他做不了最后的决定。看着漫天飞雪,荣挚昏昏沉沉,又陷入黑暗之中。

他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小声,“母后,母后……”

“出去!”

“母后,母后……”

“滚!”

所有的欣喜、希冀,在一次次无情驱逐下,渐渐陷入平淡,宛如一潭死水,再无波澜。

他又听见了妇人弱弱无力的声音。

“小乖,小乖……”

“娘的儿子,你是娘的儿子!”

“小乖……”

“娘!”

荣挚忽地惊醒,看着漆黑的四周,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荒芜。

他凄凉笑了出声。

奢求什么呢?他到底在奢求什么?

这短暂的一生,没有一次真真正正快活过,也没有为自己活过,他真真失败极了。

闭上眼的时候,似有水渍从眼角流下……

袁家三房

袁坤欣喜万分的回来,“青青啊……”

他一高兴就会喊青青,情到深处也会喊润润。

戴润青看他那高兴的样子,也为他高兴。

“冻疮膏是不是卖的很好?”戴润青问。

“何止好,简直是太好了,主要是效果好,价格虽贵了点,但是今年生冻疮的人太多了,好些人银子花了,结果却没效果,我这冻疮膏一拿出来,档次完全不同,这一日除去成本,赚了这么多!”袁坤竖起两个手指。

“两万?”

“嗯!”

戴润青惊呆了。

就这么一天时间,就赚这么多。

“我打算亲自出一趟门,去买些药材,不单单咱们凉州城可以卖,其它地方也可以,最好是去京城!”

京城好啊,天子脚下,最有钱、最有权的都在那里。

“今年就这样子吧,等明年再去!”

“那可不行,时间不等人,错过这一茬,下次赚大钱的机会不知道在哪里!”袁坤说着有些为难,“我就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

“你放心去吧,实在不行我就回娘家去,或者表面去寺里祈福,暗地里回娘家。但你还是解毒后再走吧!”戴润青劝到。

袁坤点头。

要是可以,谁想要过年了,还离家。

他想了想又道,“要不,你跟我一起走?”

戴润青寻思片刻,“好,等解毒了,再问窦娘子开些药,咱们就走!”

夫妻两人商议着往后的事情。

客院窦瑜正在看千家诗,也在默默的背、记,小乖坐在一边,也在读背。

最后一个字好,窦瑜才说道,“小乖,洗洗睡了,明日一早还要出门!”

“嗯嗯!”小乖听话点头。

起身去洗脸洗脚,收拾干净才钻到暖烘烘的被窝里,带着幸福快乐睡去。

天才蒙蒙亮,小乖就起来了,比韩婶还早。

按照窦瑜的意思,早饭不用做,去外头吃。

她带了一些碎银子,带着小乖、韩婶出门。小菊、小果留下看院子。

等她们到了角门,马车已经等着了,赶马车的竟是乌溪。

“窦娘子早上好!”

“你也这么早?”窦瑜说着看了乌溪一眼,漫不经心说了句,“虽是年轻人,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有些东西,补是补不会来的!”

乌溪被说的两脸发红,赶紧请窦瑜上马车。

窦瑜说要去吃早饭。

乌溪对凉州城熟悉,带着她去吃胡同里的小笼包、豆汁。

因为冷,很多人不太愿意出门,也是因为外头东西实在贵了不少,同样的银子买了在家做,一家人都够吃了。

早前门庭若市,如今生意冷清,伙计热情的很。

“来四笼小笼包,再来点豆汁,你家还有什么好吃,也端点上来!”窦瑜说完,牵着小乖去坐下,招呼乌溪、韩婶也坐下。

小乖满眼好奇。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早前娘还没生病,也不带他出门,更不带他去外头吃饭。

乌溪、韩婶在一边坐下,乌溪是吃过很多次,没什么期待,韩婶第一次来,像小乖一样,笑着静静的等候。

窦瑜神色淡然,坐的端端正正。

等到小笼包、豆汁、凉拌萝卜丝,咸菜一一端上来,窦瑜招呼大家吃。

萝卜丝麻辣爽口,咸菜亦是鲜美无比。

窦瑜吃好后问伙计,“你家的萝卜丝、咸菜卖吗?”

“啊,您要买吗?”伙计问。

“卖的话我买一些!”

这两个下饭都是极好的。

而且天儿冷,吃的会越来越少,越来越贵,这种东西能存储,到时候也不用愁买不到菜。

“我去问问掌柜!”伙计立即跑去问。

今年萝卜丝、咸菜都做了不少,可是生意不好,卖出去很少,还存着很多。

地里也还有不少萝卜。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要买萝卜丝、咸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