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然席云深一胎双宝:妈咪马甲捂不住了全文全章节开薪小说阅读

微博刚发上,“蹭蹭蹭”粉丝的留言,就开始霸屏。

【“姐姐太漂亮了,什么时候去的巴黎啊,好想跟姐姐偶遇。”】

【“衣服也太好看了,这是品牌还未出的高级定制,好宠然然哦。”】

【“快进组了,期待姐姐的新角色!”】

【目测真主要离婚了】这条消息还未发热就被各种彩虹屁淹没下去。

阮然看着那些评论,眉眼温柔,寒冷如冰的心,有了些慰藉。

她觉得这样也很好,她才23岁,大好青春,没必要浪费在席云深这个男人身上。

她应该往前看,往前走。

临睡前和沈默约好,明日去寺里上香。

沈默不算是个信徒,但特别喜欢香火气,喜欢去寺里。

阮然、赵健健多少有被影响。

一早,阮然陪着沈默去庙里上香,她来还愿。

她特地选了件素衣,拜佛烧香捐了香火后,拿回了三年前放在这里的心愿签。

打开匣子,拿出纸条。

【许个天长地久,执子之手】

这是她亲手写下的心愿,既然都已经决定要放弃爱情,这签文也没用了。

阮然连带着盒子,都打算扔进垃圾桶。

在这时,一股力量拉住她的手腕。

“想好了吗?”沈默声音落下,轻絮温柔。

他知道,阮然对席云深有情,要不然按她的性格,绝不可能委曲求全这么多年。

名不正言不顺,丈夫还跟其他女人卿卿我我、暧昧不清,哪个女人都接受不了。

阮然手一松,“啪”一声,签落进垃圾桶里。

她面带微笑,嘴角微扬,“早就想好了,是我的谁都拿不走,不是我的勉强也没用。”

沈默看着阮然,揉揉她的头,“你想好了就成,不管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谢谢!”

回去的路上,两人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阮然看着奶奶去世前,留给她的镯子思绪万千。

若是奶奶还在,也会支持她的决定吧。

阮然眼神疏离,手一滑镯子掉了下去,她连忙弯腰寻找。

“怎么了然然?”沈默正在开车,迅速询问。

阮然轻摇头,继而解释道,“我把东西掉下去了,没事你开车我自己捡。”

“能找得到吗?我把车停在路边,陪你一起找吧。”阮然这么上心的东西,一定很重要。

就在这时,迎面突然冲过来一辆银色轿车,速度极快一点避开两人车子的心思都没有。

沈默来不及躲闪,“砰——”一声后两辆车撞在一起。

第一时间沈默用身体将阮然护在身下,剧烈的撞击袭来。

安全气囊弹开。

阮然只觉得心口密密麻麻的疼,脑子很晕。

沈默看着阮然眨了眨眼睛,“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沈默你呢?”

“你没事就好!”沈默说完两眼一闭,有血从嘴角流出。

“沈默,沈默!”阮然着急,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紧急抢救门外,阮然眼眶通红,双手紧攥急促焦灼不安,在走廊里来来回回。

若是沈默因为她出了什么事情,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原谅自己!

“嗡嗡嗡——”

手机**响起,阮然颤抖着手接听,“喂,谁?”声音嘶哑,抖的不成句。

“夫人,您怎么样了?”张妈捉急问。

她刚刚看到新闻快要吓坏了,出事的车,是阮然离开家里时开的车。

第一时间,张妈就赶紧给阮然打电话,迟迟无人接通。

张妈脑海里涌现了千万种可能性,幸好电话通了,要不然她下一步就要去警察局了。

阮然摇头,解释道,“张妈我没事,受伤的人是我朋友。”

“夫人,您在哪里?我现在过去照顾您。”张妈还是不放心,要亲眼看看才行。

阮然毫不犹豫拒绝,“不用了张妈,我自己可以解决。”

“那夫人,您有什么需要跟我打电话。”

“谢谢张妈。”纵使张妈不放心,见阮然这么坚持,也不再说什么。

阮然知道,在席家这么多年,除了爷爷就数张妈对她最好。

可既然决定要离婚,就不应该再跟席家过多纠缠。

“啪嗒,”手术室灯落下,医生从里面出来,摘下口罩。

阮然着急连忙询问,“医生,情况怎么样了?”

“撞击的地方都没有伤到要害,我们已经处理过了,人已经醒了没什么大碍,接下来好好休息就好。”

“谢谢医生。”阮然心里沉着的那口气,终于落下来了。

赵健健得到消息也立即赶往医院,有了赵健健,阮然才在他面前软软的倒下去。

“然然!”赵健健惊呼。

一把抱住阮然,让医生赶紧给阮然检查,把何慧、高铭喊到医院照顾阮然、沈默。

他还有一些商务合作要处理,不可能全天都在医院。

还给请了专职陪护,倒也能够放心去办事。

好在阮然没什么大碍,就是惊吓过度而已。

接下来的几天,阮然始终陪伴左右,从早到晚照顾沈默的饮食起居。

“叮——”手机**响起,是席老爷子发过来的消息。

打开屏幕,“然然,明天早上你可以陪爷爷去体检吗?”

沈默的身体也快好了,体检就几个小时,她也狠不下心拒绝老爷子。

思索片刻,阮然迅速编辑短信,“可以的,爷爷。”

“明早八点,我派车去接你。”

“好!”

又见爷爷,阮然很有话说,老爷子关心问她有没有伤着?最近有没有好好休养?钱够不够花?喜欢什么尽管买,让他来付钱。

阮然笑着一一应下,乖巧的很。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阮然去拿报表。

“肝癌?”阮然皱眉,脸色凝重。

她不敢相信看到的体检报告结果,爷爷身体很好的,怎么会有肝癌?

阮然嘴角微抿,眉头紧蹙,“是不是弄错了?”

医生摇头,认真回应,“抱歉阮小姐,检查结果都是经过多次反复核实,没有问题。”

尤其是席老爷子尊贵身份,更是万般小心。

阮然下意识加重手上的力量,心里难受的很。

还欲开口,席老爷子慈祥温和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没事的然然,你先出去我有话跟医生说。”

阮然红着眼,老爷子抬手揉揉她的头,“乖孩子,爷爷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这一辈子荣华富贵也享了,生老病死早已经看开,别哭,你一哭爷爷更心疼!”

“爷爷……”阮然轻唤。

“乖了,外面等着吧!”

这已经是第二次,坐在医院外的走廊,等消息。

最近身边人接二连三的出事,阮然心里惴惴不安。

“爷爷呢?”低沉嗓音从头顶盘旋落下,阮然抬头看见了席云深。

她伸手指了指办公室的方向,有气无力道,“跟医生在里面谈话。”

恰巧席云深在这里,阮然询问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去民政局。”

离婚?男人冰冷的眉,迅速一拧,“我不会跟你离婚。”

“为什么?”阮然不解。

一直以来,最想要离婚的人,不是席云深吗?

席云深语气不满,带着怒火,“从来都只有我不要女人,还没一个女人敢跟我说分手。”

还有句话,他没说完,阮然想跟沈默在一起,绝不可能!

阮然气愤,觉得席云深莫名其妙,脑子有坑。

席云深到底要干嘛!

两人各持己见,一度谈崩尴尬。

“啪嗒”一声落下,席老爷子出来了。

阮然上前,扶住老爷子手臂,关心问,“爷爷,您怎么样了?”

“我没事然然,但是爷爷想问你,真的决定好了,要离婚吗?”刚刚两人的对话,都被老爷子听到了。

正好两人都在,问清楚两人的意见,老爷子心里也有个数。

“嗯,要离婚。”阮然点头,语气果断。

席云深的眼底冰凉寒冷,让人后怕。

阮然心虚的往老爷子身后一躲。

席老爷子见状,怒视席云深,“你做什么,吓到然然了!”

混账东西,连媳妇都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