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大佬小娇妻欲情故纵》苏一草小说免费阅读

这一巴掌,打的韩菡萏自己都非常吃惊意外,他虽然跟韩隼有竞争,可从来两个人没有正面撕破脸,也没有明面上争执过,可刚才,看见苏一准备吞下那些他知道的委屈的时候,他很突然的心里一阵慌张,之后就狠狠的打了韩隼一巴掌,出人意料。

韩隼公开被打,现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有人跳起来直接不干了。

“哎!我说你这个小杂种!你怎么能打人呢?你好好的打我们隼儿干什么?我跟你拼了,今天。”韩隼妈妈陈素直接气的快疯了,原本就恨韩菡萏这个人,若不是他,哪里有韩家那么多事,温可那个小狐狸精,这么多年不知道用了什么媚术,愣是迷惑的老爷子一心一意要把全部家产都留给韩菡萏这个小畜牲,让她一直心口憋着一口恶气,以前韩菡萏一直也找不到什么让她发火的借口,对大家虽然冷,却也有礼貌过得去,今天居然当众打人了,这还不好好抓住大作文章啊。

陈素跳着起来冲过来要跟韩菡萏拼命的架势,可也怯于韩菡萏自身所带的巨大气场,脚步有些踉跄,冲过来的时候,差点跌到。

林巧眼疾手快,加上她早就想着要进韩家门,讨好陈素是她唯一的捷径,这个时候表现的对陈素怎么可能不关心到极点。

“阿姨!小心,别摔了。”林巧一个转身人已经扑过去,甚至因为速度很快,人撞倒一个凳子,直接把她膝盖磕破了,鲜血直流。

在陈素看来,林巧这是因为怕她摔着,不顾一切扑过去受伤的。

再看看一直无动于衷苏一,顿时比较就出来了,儿子都归在人家面前苦苦哀求了,人家还这么高冷,看见有人打韩隼,也没什么表情,这是跟他们一条心的么?还是这个女孩子比较贴心,她叫什么来着?林巧——

陈素一下子对林巧有些好感,亲切起来,当成了自己人。

不都说么,认识一个人,不能看他说了什么,要看他做了什么。

陈素不知道,林巧心里却非常清楚,刚才那招不过是她为达目的的苦肉计,见陈素看自己的眼神变了,林巧很满意。

“阿姨,您也别生气,小叔这是帮韩隼呢,一一还没有原谅韩隼,小叔这是替他着急了。”

“什么大事,我儿子都跪下了,还不能原谅他!苏一,你别太过分了!今天是你们的婚礼没错,可你们结婚证都还没办!你就这样当众折腾羞辱我儿子,我看你这个媳妇,也算不上什么好东西!”

陈素本身就怯弱于韩菡萏气场,不敢真的冲上去跟人家斗,加上林巧合心意的一句劝说,气势立刻改变了方向,直接把矛头从韩菡萏身上,转到了苏一身上。

韩菡萏跟苏一还没来得及说话,韩隼怒火中烧发火了。

原本他还庆幸,韩菡萏这样狠狠扇自己一巴掌,能有很大希望让苏一原谅自己的,苏一跟他相处多年,他也算了解苏一的秉性

可林巧这么一闹,加上妈妈出面搅和,他这里求苏一原谅又没有希望了。

韩隼气到极点,他知道林巧心思,这时候,也觉得,林巧太恶心。

韩隼腾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直接来到林巧面前,比韩菡萏更狠更绝的一巴掌,直接打在林巧脸上。

“你给我闭嘴!不要脸的女人。”凭你也想进我韩家的门,这样的话,韩隼含在嘴里,终还是理智的没有脱口而出。

林巧震惊的看着韩隼,在韩隼眼睛里的怒火中,看见嫌弃的时候,她心慌了。

眼角余光瞄到了陈素一脸诧异的心疼的时候,林巧心里的算计又开始在权衡了起来。

她意识到,韩隼有些变了,变得她有些难控制,因为他好像是真的爱着苏一的,跟她不过是玩而已,这样下去,她会得到什么?

一无所有,白白跟这个男人玩了那么久。

林巧在心里迅速形成主意,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干脆选自己最有利的局面去拼搏一次。

一咬牙,林巧咬破自己舌头,转眼,一份愤怒九份委屈的样子,楚楚可怜的看着韩隼。

“韩隼你为什么打我?我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你,甚至,我都怀了你的孩子,都没打算告诉你,想着今天过去之后,一个人偷偷去国外去生……”林巧似乎委屈到极点的样子,确实可怜的叫人心疼,加上脸上的泪水洗刷,嘴角血液鲜红夺目,一张温柔的脸上演绎到极致的良善情绪,看得叫人十分揪心。

陈素原本就不喜欢苏一,加上她进来的时候,还跟韩菡萏走在一起,更加在她心里扎了一根刺,这会又听林巧说着这样委屈求全的话,顿时脑子一热,自己的孙子,怎么能流落在外不要了,林巧这个女人她也喜欢,既然跟儿子已经有结果,干啥还要娶一个完全不喜欢的媳妇进门。

“林巧!你这话说得,好像这世上没有了公道似的,既然事情都这样了,我们也就好好的拨乱反正好了,正好今天是隼儿的婚礼,新娘是谁,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现在,妈就做主了!让你跟隼儿正式结婚,我们韩家,要得是名正言顺的堂堂正正做人,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长房孩子流落外面被人欺负了,这不可能!”

陈素说话特别大声,说的话也是敲打韩菡萏的,一语双关,顿时让整个婚礼现场炸锅了。

这韩家隆重的婚礼,是真的不是来说脱口秀搞笑的?那巨大横幅上,还写着新娘的名字呢,这韩家的人就宣布,新郎要娶伴娘了,这不是要让人耻笑的事情吗!

现场一片哗然,韩菡萏这时候悄悄跟苏一说话。

“你看,小人其实有时候别太把他们当一回事就好,他们自己走着走着,也能把自己当成笑话的。”

韩菡萏的话,说的依旧很冷,可似乎也暗藏着一种幽默因子

苏一看着眼前的状况,倒是忍不住隐忍一笑出来,之后急忙收住了。

她现在是在婚礼现场被人“抛弃”新娘子,不能表现的太高兴了,这会,应该“很伤心”才对,新郎跟伴娘都有“孩子”了,人家男方要把第三者扶正,抛弃她了,是应该伤心。

可苏一演不出来,她能憋住笑就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