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王妃步步为营全本小说重生王妃步步为营免费章节阅读

深夜,微风轻轻拂过柳枝,透来阵阵寒意。

在这黑色的夜中,夏紫苏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可同样睡不着的也有别人,夏紫苑忍不住趁着黑夜,偷偷的跑到夏紫苏的床边。

因为夏紫苏的意思,夏紫苑只能被迫留在夏紫苏的映月院里面。今日下午一来,夏紫苏就不愿意让夏紫苑离开了。

可是这晚上夏紫苑可是睡不着的,便就只能来到夏紫苏的床边,想问问她,到底为什么突然对自己是这个态度。

“阿姊,你怎么还没有休息?”夏紫苏看到了夏紫苑,直接开口叫人。

嘴角笑了一下,夏紫苑说:“我就是来问你一下,为何今日如此待我?”

“因为你是我的姐姐呀,我自然该如此待你。”虽然说夏紫苏回答的合情合理,但对于夏紫苑而言,可不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接受。

夏紫苑就说:“三小姐,若是你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与我说,但如此这般我实在是受之有愧。”

轻轻的笑了一下,夏紫苏便就说:“大姐姐从来没有受之有愧过,无论妹妹对姐姐有多好,阿姊都是当之无愧的。”

愣愣的看着夏紫苏,夏紫苑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难不成她就是为了利用自己好好的针对夏紫葳吗?

可是夏紫苏真诚的笑脸又不像是这样。

夏紫苏从床上下来,搂着夏紫苑的肩,随后说:“阿姊,你就不用想太多了,日后你但可以信任我。当然了,你也得护着我,因为你是我的阿姊。”

烛光摇曳,倒显得这个夜晚有些温暖的金黄。

原来是为了拉拢自己啊,夏紫苑看了一眼夏紫苏,她倒是此时变得聪明了,不过没事在这宅院里拉帮结派有什么用,况且自己也不像是能有用之人。

而且夏紫苏真的笑得格外真诚,完全不像是心有诡计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夏紫苑才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这样吧,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日后你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我会尽可能的帮助。”

夏紫苏觉得夏紫苑并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不然的话不会笑得那么勉强。

虽然夏紫苏继续解释了几句,不过夏紫苑依旧是刚才那副半理解半迷茫的样子。

夏紫苑一时半会儿又确实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只能觉得夏紫苏是在拉拢自己。

最后夏紫苏也是无奈了,总不能把以前的事情说出来吧。

况且那些事情,应该还是属于以后的吧。

仔细考虑的一下,夏紫苏才说:“阿姊若是以后有机会我可以向你展示我的真心,不过你这些日子确实累了,今日可休息的好吗?”

点了一下头,夏紫苑说:“你的映月院确实很好,不过我不习惯住在这。我就先走了。”

“好。”夏紫苏心里明白,这个时候在非要逼着夏紫苑留在自己的映月院里休息,恐怕她会觉得自己要让她为自己上刀山下火海,所以才会对她那么好。

得到回答之后,夏紫苑直接就离开了。

看着夏紫苑的背影,夏紫苏想到当初在韩王府和她偷偷会见的那一日。

那一天满满的都是绝望和痛苦。

彼时的夏紫苏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看着夏紫苏,夏紫苑说:“无论如何,这一次,我一定要报仇。”

摇了摇头,夏紫苏的眼泪一直在往下流,她不敢相信,竟是这样一个结果。

夏紫苑说:“紫苏,我知道,你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以贼为夫了。可是府上的大仇不能不报,所有的事情我来做,反正没有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

拉住了姐姐的衣袖,夏紫苏说:“阿姊,不会的,夫君他护我五载保我安康、娶我一年不曾变心,他怎么可能……”

甩开夏紫苏的手,夏紫苑背对着她,想起了一些旧事。

一场浩劫突临夏府,身为守边重臣的夏正岩直接被杀,随后当时还在夏府的人几乎被屠尽。

善武的夏紫苑拼命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时拦住了和母亲刚刚拜佛归来的夏紫苏。

之后因乱分散、各自逃难。

那些事情,夏紫苏记得,她是姐姐在和母亲的庇护之下得以离开,母亲中箭而死,姐姐回去救人,再不知所踪,后来,她去未婚夫的府邸求助,却被赶了出去。

在最走投无路的时候,夏紫苏遇到了韩凌枫。

那个时候的韩凌枫还只是一个功臣之后,看似潇洒的闲散王爷,怎么可能是自己的仇人呢。

夏紫苑说:“那一次大难之中,夏家还在,却不是原来的夏家了。”

是的,夏紫苏很明白这话的意思。

对于夏紫苏而言,六年前是灭门惨案,但是外人却不是如此看来的。

夏府的一个庶子大义灭亲,揭发了父亲谋反的恶行,虽然说夏家被灭,但却有那么一支旁系从不被看好的庶出之后变成了夏家最后的主人。

这个人,就是夏家的主子,名义上是夏紫苏的庶出兄长,夏子南。

夏紫苑说:“六年了,你有仇人的呵护,而我什么都没有,辛辛苦苦练习武功,只为报仇。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听着这咬牙切齿的声音,夏紫苏整个人都在颤抖。

低着头,夏紫苑说:“你总是幸运的。”

这房间里呼吸声突然加重了,羡慕、嫉妒、仇恨、爱慕,各种各样的感情交杂在一块,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气息。

现在的夏紫苏几乎有些害怕了,她害怕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夏紫苑说:“冬夫人,如今我并不是夏紫苑,我只是一个从地狱归来的魔鬼。当然,我也是韩王爷一个亲信将领的夫人。我的仇恨,与你无关!”

“阿姊。”夏紫苏急忙从背后抱住夏紫苑。

夏紫苑看着自己腰间的手,慢慢的拨开,回过身子来。

夏紫苏握住姐姐的手,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护着谁。

抚摸着夏紫苏的手,夏紫苑说:“手如柔荑,可惜我自小便没有这个命。”

夏紫苏知道,夏紫苑是父亲的长女,不知道是谁,说她一句“骨骼清奇,是习武之才”,父亲便不顾她的意愿,逼她习武,所以,她自幼便是辛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