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小说云倾北冥夜煊目录阅读

第11章

同时又在警告云倾,唐堇色只是在利用她打击云家,她依旧是路边的草芥,不值一提。

云倾站在唐堇色身边,直视云千柔,微微一笑,“云千柔,你还能再贱一点嘛?”

云千柔泛红的眼睛立刻多出泪光,“妹妹,我是为了你好——”

云倾截断她的话,双眼盈满了冰冷,若有深意,“我是不是草包,你比所有人都清楚,怎么,害怕啊?”

她歪了歪头,嘴角扯出一抹玩味冰冷的笑,“我还没开始,你就怕成这个样子,这以后,还怎么玩?”

云千柔被讽刺的脸色煞白,刚要说话,陆承抽着烟,看着从头到尾连个眼角都没给他的云倾,眼睛微眯,忽然烦躁地出声,“够了,千柔,她要自甘堕落,你何必枉做好人?她就是死在外面,也是活该!”

云千柔柔弱又委屈的说,“可是妹妹一个人-流落在外,很容易被人骗,万一将来闯下大祸,连累云家和陆家......”

唐堇色讥诮地笑了一声,“云大小姐,你也太高看你们了。”

云千柔看着对面一身矜贵,艳色无双的男人,恨的咬牙。

唐堇色漂亮的唇角勾了一下,“我要对付云家和陆家,动动嘴皮子就行,利用一个被扫地出门的小孤女......你当我跟你一样不要脸吗?”

他看了眼眉头皱的死紧的陆承,眼底带着几丝兴味,“还有,我不是这位眼盲心瞎的陆总,云大小姐这一套,还是对你身边的男人说吧。”

说完,他让开身体,优雅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吧,二小姐。”

云倾欣赏了一下云千柔铁青的脸色,懒洋洋一笑,转身施施然的离去。

云千柔看着她的背影,眼底一片阴毒,握紧了拳头。

陆承浓眉深锁,很是疑惑,“云倾凭什么进的英皇?唐堇色又为什么那么看重她?”

云千柔垂着眉眼,脸上布满了担忧,低声说,“都是我不好,妹妹离家出走,身上什么都没带,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万一她自甘堕落,学那些不自爱的女人走极端......”

陆承骤然想起唐堇色“花间浪子”的名声,脸色跟吃了苍蝇一般难看,“云倾,这个**!”

......

两人回到帝皇。

云倾走到车前,转身对着唐堇色微微一笑,“今天多谢唐总,我先回去了。”

唐堇色亲自拉开车门,笑的风情万种,“云二小姐,你以后需要什么说一声就好,为了我的小命着想,请你千万别在乱跑了......”

这位小祖宗要是他的地盘上被人欺负了,北冥夜煊绝对第一个拿他开刀。

云倾看着唐堇色眼底的警告和冷意,明了对方是担心她会因为陆承和云千柔难过,恹恹地解释,“已经彻底成为过去的人,是没有资格让我伤心的。”

能被那对渣男贱女伤害的云倾,已经死了。

对于现在的云倾来说,他们只是仇人,仅此而已。

唐堇色眼中精光一闪,脸上笑容更盛,对云倾的敏锐和果断感到十分满意。

如果被伤害到这个地步,她还对陆承藕断丝连,不肯下狠手,那她就配不上北冥夜煊。

那样尊贵无双的男人,怎么能沦为其他男人的备胎?

即便北冥夜煊喜爱她不在乎,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云倾弯腰钻进车里,开车回了城堡。

她刚走进客厅,老管家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将一个名贵的首饰盒子递给她,“这是上午送过来的,少夫人你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让他们重做。”

云倾道了谢,素白的手轻轻地打开盒盖。

就见一条精致的项链静静地躺在名贵的天鹅绒上,雕刻成了星状,光芒四射,闪烁着低调奢华的光。

正是那颗莲青色的宝石。

云倾眼睛一亮,喜爱的表情毫不掩饰,“我喜欢,谢谢林叔。”

她将项链带上楼,收进抽屉里,休息了片刻,起身走进了书房。

娱乐圈她了解的信息太少,想要找到一个符合云倾剧本中的女主人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另外一边。

陆承回到陆家。

陆夫人见儿子走进来,立刻就问,“找到云倾了吗?”

陆承抬手松了一下领带,冷哼一声,“找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把她带回来?”陆夫人沉了脸,“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

陆承神情高傲,想到云倾今天的冷淡,面色有些不好看,不以为意地问,“妈,她跑不了。”

过去那么多年,都是云倾死皮赖脸地缠着他,他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已经成了习惯。

只要他稍微给她点好脸色,云倾每次都会巴巴地倒贴上来。

在陆承心里,从来只要他甩云倾的份。

云倾是绝对不可能忤逆他的。

陆夫人面对儿子的冥顽不灵,十分不满,重重一拍桌子,冷笑,“你是真的以为云倾不会生你的气是吧?从你悔婚到现在,她主动来找过你吗?女人一旦死心,狠起来可比男人无情多了,你就继续捧着云千柔,等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成了别人家的,有你哭的时候!”

陆承见陆夫人是真的生气了,皱了皱眉,沉声说,“妈,我知道了,我明天去找她。”

***

北冥夜煊晚间回家的时候,被佣人告知少夫人在书房里呆了一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吃晚饭。

北冥夜煊鸦黑色的长睫颤了一下,抬步上楼,轻轻推开书房的门,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找到了熟睡的云倾。

暖黄色的灯光下,少女卷缩着纤细柔-软的身体,双手规规矩矩地枕在脸侧,洁白的容颜晕染着安静甜美的味道。

地毯上散落着看到一半的书籍。

北冥夜煊悄无声息地走到少女身边,半蹲下修长的身体,垂眸凝视着娇美漂亮的小脸。

她睡得并不安稳,似乎做了恶梦,眉尖蹙着,柔嫩的红唇咬的泛白,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北冥夜煊俯身,将一个轻柔地吻落在她眉眼间,温柔地说,“没事了,睡吧。”

无论她的恶梦是什么,都将从此结束。

天地不佑他,家族不护她,生父不疼她,

他佑,他护,他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