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长女她重生了最新章节孟青瑶君玄澈嫁衣如雪小说阅读

“我的玉珠,呜呜呜,你千万不要有事,你若死了,可叫祖母怎么办啊?”

孟青瑶嘴角一抽,孟玉珠这是回来寻死腻活了?她偷鸡不成蚀把米,居然还有脸回来作事。

“青瑶。”

一抬眸,就对上了蓝氏担忧铁青的脸色,可还不待蓝氏说什么,就听到孟少亭大怒的声音。

“孟青瑶,天底下竟有你这样恶毒的姐姐吗?玉珠才与你出去一次,就被痛打欺辱,还被人推下了山海楼,你……”

孟少亭今日刚好沐修,就没有出门,不想却看到原本去参加簪花会的孟玉珠,哭着独自回来,身上还湿透了。

看到孟少亭,直接哭着就跑回了房间,孟少亭与王氏在门口敲了半天的门,最后等不得了,直接闯进去,竟是看到孟玉珠已经悬梁了。

好在时间来得及,人给救下了,追问之下,才看到她手臂上被人打出了几块淤青。

孟少亭便知都是孟青瑶搞的鬼,气的面色铁青。

上次打板子,他这个做父亲的无能为力,救不了玉珠,他内心已经极度敏感自责了,如今已是第二次了。

“你这个逆女……”

“爹爹就是要判我死刑,也该让我申辩几句吧,”孟青瑶却是不慌不忙,这么说了一句。

“你还申辩什么?你与玉珠一同出门,你好端端的回来,玉珠却浑身湿透,还被打伤,你还要申辩什么?难道王法都生在你身上了吗?”

到是老夫人激动的冲上来,抬起手似乎想要打孟青瑶。

这老夫人可不似旁人家的老夫人,都是金尊玉贵的老太太,她种田出生,就算年老,也身体健朗,有一把子力气。

据说过去在乡下,也是撒泼打架的一把好手,孟青瑶跟蓝氏母女加起来,也未必是她对手。

“母亲你做什么?”

蓝氏看情况不对,一急就上来拦住了老夫人,老夫人根本不看蓝氏,直接就将人甩开了。

蓝氏直接摔在了地上。

“夫人。”

“母亲……”

好在蓝氏身边还有几个忠仆,登时将蓝氏与孟青瑶里里外外,拦了起来,要打打他们好了,别动他们家小姐和小小姐。

“反了反了,奴才要踩到主人家头上了,你们都是死的吗?还不快拉开……”

老夫人直接撒泼。

蓝氏身边最忠心的,要数一个叫红袖的姑姑了,也是当年蓝氏的陪嫁婢女。

这些年小姐在孟家过的什么日子,她其实清楚的很,但是小姐素来爱面子,只要姑爷做的不过分,就能忍,也不让他们回去禀报大将军。

日子就这么凑合的过了十几年。

可今日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便道:“我们本就不是孟府的奴婢,我们都是将军府出来的,尊的自然是自家小姐这个主子,你要打我们主子,我们自然拦着。”

“好你个小贱人,还会顶嘴了。”

老夫人陈氏自从进了京城,便觉的自己扬眉吐气了,最恨有人瞧不上她,更恨有人拿将军府压她。

气的撩起衣袖就要打架。

而这个过程中,孟青瑶没有看陈氏,而是一直冷眼瞧着孟少亭,过去家中一旦有了婆媳矛盾。

孟少亭内心虽偏帮陈氏,但为了维系与蓝氏的表面和平,也是会和一下稀泥的。

但是今日为了孟玉珠,他竟是一时的放纵了陈氏的撒泼。

一旁的董嬷嬷,有心想劝诫,可她一个半路奴婢,哪敢在这个火焰头上说话。

不得不说,这陈氏撒起泼来,还真是无人可挡,加上之前因孟玉珠挨板子,受的气,一口气竟是要一并撒出来。

只是谁又看到,孟青瑶眼底荡漾过的几分嘲弄。

“母亲,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待青瑶把话说完在分辨也不迟,青瑶绝不是那种会害人的孩子。”

蓝氏虽被几个忠心奴仆围着,可看着撒泼的陈氏,在看着冷眼旁观的孟少亭,她除了心凉,便是气的发颤。

他们如何对她,她都无所谓,但是他们要打青瑶,她却是万万忍不住。

蓝氏一个激动,就要冲上来辩解,大不了被他们打,只要他们敢打……

“啪……”

毫无预兆,蓝氏的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陈氏一巴掌。

陈氏大约也没想到,蓝氏这个唯唯诺诺的儿媳,居然会突然冲上来,她若不打,反倒显得底气不足了。

说实话,这还是第一次打蓝氏,毕竟对方可是将军府千金啊。

陈氏打了蓝氏,竟是觉的几分自得。

蓝氏则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孟家竟欺她如此。

“爹爹就这样看着母亲被打?你忘了当初迎娶她进门时,答应外祖父的话了吗?说好护她一世,却是看着她挨打,无动于衷?”

孟青瑶冷笑着望着孟少亭。

“是你先伤害玉珠的,你娘没有教好你,理应受罚,”孟少亭冷言一语,反正打都打了,还能收回来不成。

“今日事情到此为止,把蓝氏送回去,至于你,孟青瑶,现在就去祠堂跪着,什么时候反省清楚了,什么时候在出来。”

孟少亭狠狠的一拂袖子。

只可惜,他的袖子还没彻底拂开,寿安堂一直掩着的门帘,却忽然掉了下来,露出了后面珠光宝气的女子。

一席绛紫色八宝长裙,广袖垂膝,云鬓高耸,身上的每一件饰品,都无声诉说着,何为尊贵之气。

孟家何时来过这样的贵妇人。

而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将军府的次媳,孟青瑶的小舅母,徐氏,她母族是安定侯府,她的亲姐姐是宫里的娴妃,她自己亦是朝中二品诰命。

这样的出生,这样的夫家,这样的显赫,岂是一个尊贵了得。

寻常人看一眼,都会不自觉的低头。

但是平日总是办事圆滑的徐氏,此刻的脸上,却是涌现出了满目不可思议的震怒,朱红色的唇,一张一合的道。

“孟副将,好大的威风啊。”

竟敢殴打将军府的千金,若非亲眼目睹,徐氏真是怎么都不可能想到,自家千宠万宠的小姑子,落到孟家,竟会遭遇这样的对待。

“二嫂。”

蓝氏喃喃的望着徐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