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空流!”

云空流抬起眼睫,雨中有人声嘶力竭地对她呼喊。

接着,她就看见赫连辰拿着一把伞拼命地向她跑来。

跑到她身边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打开了伞,把她已经被雨淋透的身体罩进伞中。

他的头发很凌乱,一看就是一路跑来的。

“谢谢。”云空流淡淡道。

赫连辰把伞交给云空流,一个人跑进雨中,跑到那些冷眼旁观的人的面前,痛心疾首地大骂。

“都是圣泉的学生,你们凭什么这么做?”

“这么多人,一把伞都分不出来吗?”

“她做错了什么?她哪里招惹你们了?你们认识她吗?为什么永远都听别人说?”

“是不是有一天她走了,再也不回来了,你们才会开心?”

预考铃响了,已经有学生三三两两走进教室,云空流深深看了一眼还在咆哮的赫连辰,默默地走了。

云空流是湿着完成上午两个半小时的考试的,虽然披着赫连辰的外套,但仍然很不舒服。

而云洛川,直到中午来接妹妹回来时才知道上午发生的事。

他太忙了,没想到圣泉在考试之前竟然不让学生进入考场,更没想到在诺大一个学校,她的妹妹竟连一把伞,一个躲雨的地方都找不到。

他急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妹妹披上,开大了车里的暖风,让妹妹先进到车里去。

恰在此时,云清扬携着云樱走了出来。

二人有说有笑,在讨论着考试中出现的一些题目。

“小樱,你真聪明,如果能参加考试的话,想必一定能考出个好成绩。”

云樱吐了吐舌头,“没有啦,其实最后一道题我就不会。”

云清扬笑了笑,安抚道:“那是压轴题,而且还是中心联盟的一个妖孽天才出的,我敢说帝都没有学生能答的上。”

云樱歪着头,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他比表哥还优秀吗?”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怎么能比?”

云清扬怅然道,语气倒是没有半分的虚假和夸张。

看到一身戾气的云洛川,二人默契地停止了谈话。

云清扬也心虚地低下了头,今天他看着云空流被孤立、被淋雨,却没有插手。

没有冷硬的拳头,没有凌厉的呵斥,云洛川只是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就开车走了。

云清扬突然觉得,自己和这好兄弟,似乎越走越远了。

云空流不顾云洛川的劝阻,又参加了下午的考试。

当晚,云空流就病倒了,发烧烧到39度。

云洛川请来家庭医生,照顾妹妹到很晚。

云清扬发来的消息,他没看,也没回。

妹妹睡后,他就一个人坐在窗前,沉默地吸着烟。

妹妹太好了,很多人都想伤害她。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想要保护妹妹,依靠现在的云氏,还远远不够。

赌约已立,云空流怎么能放弃考试,第二日,说什么也要参加考试。

云洛川不敢硬栏,推了所有的应酬,驱车送妹妹到学校,一直守在门外等着她,生怕再有什么意外。

在车里等着的时候,云洛川取出了那串蓝宝石项链。其实早在妹妹说喜欢的时候他就派人买下了,根本用不着考第一。

不过还是等成绩下来了再拿出来吧,免得妹妹以为他不相信她能考第一。

其实对于挚爱亲人来说,所谓的信任并不需要理由,那与其说是了解,不如说是一种偏执的宠爱。

你说的话我全部相信,你要的东西我愿去取,你许的事我毫无理由去做。

哪怕被欺骗、被背叛、被伤害,也甘之如饴。

考完最后一科,看着妹妹从圣泉的大门中走出,云洛川松了口气。

因为高烧未退,云空流的脸很苍白,但她看见二哥,还是扬起了明媚的笑。

“小五,二哥带你回家,张妈煲了你最爱喝的汤。”

“好!”

考完试的几天,锦澜苑的气氛一直很沉重。

谁都知道她们大小姐和别人打赌,偏偏考试时淋了雨,还感冒了,这下更考不了第一了。

云洛川的书房里。

云影恭恭敬敬地把一张名单交到了云洛川手上。

“二爷,赫连家的少爷在一开始也找过大小姐麻烦,但赫连城已经教训过了,听说在床上躺了两周,昨天也帮过小姐。”

云洛川的手指顿了一下,过了片刻才拿起那张名单。

带着血色的黑眸一个一个扫过那些名字,声音沙哑又寒凉:“三日之内,我要这些家族在帝都消失。”

一颗汗珠从云影头上滚落,虽然她很早就知道,几位少爷都十分维护小姐,但还是不敢相信这种偏爱已经到了可以说是病态的程度。

一句话,十几个中小家族就此覆灭。他毫不怀疑,如果这个名单上有其他三大家族的子弟,他家总裁会压上一切,和他们硬拼。

“好大的威风啊!”

云清扬沉着脸,推门而入。

屋子里的温度一下子降下来,云洛川寒着脸吩咐,“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云清扬不得进入锦澜苑。”

云影应了声是,作为云洛川的好朋友,以往云清扬是可以随意出入锦澜苑的。

云清扬气得咬牙切齿,“谁稀罕?今天之后,我再也不会踏入锦澜苑一步!”

“有什么话,快说好滚。”

“是关于小樱和你妹妹的身份问题。”

云清扬有些底气不足地说着。

“小樱的父亲是云氏旁支,以这样的身份进入中心联盟恐怕会受到排挤,所以我想让小樱……”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见云洛川一脸冰寒地站起了身,眼里的情绪在漫漫皲裂,仿佛要把他淹没。

“看在我们多年兄弟的份上,就答应我这个要求吧,大不了我们以后情义两清。”

云洛川紧紧握着拳,手上青筋毕露,终于还是克制着自己没打过去。

他突然冷静下来,用一种悲凉的、失望的表情看着云清扬,语气平静,“你走吧,今后我们再也不是兄弟。”

云清扬紧抿着唇,半晌,沉默离去。

兄弟两个,又一次不欢而散。

(第44章 再也不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