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空流重生by骑着小猪溜溜在线阅读

酒店白色的大床上,直挺挺地躺着一个少女。

一道雪白的电光突兀地划过漆黑的天幕,少女的苍白容颜陡然一现,和满室的电光呼应,宛如无数光华乍现。

电光几次闪烁,少女的容颜也时隐时现,几个瞬间后重归黑暗。

而后是刺耳的轰鸣,仿佛窗户都要炸裂。

“轰!”

床上的少女在雷电的怒吼中蓦地睁大了双眼,紧接着挺尸一般地坐了起来。

云空流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呆愣了片刻后颤抖着指尖点开了手机的锁屏。

2035年——果不其然,她,重生了。

眼角的泪不受控制地从苍白的脸颊滑落,心里先是被喜悦充斥,而后就是铺天盖地的酸涩。

她回到了这个节点,一切大错尚未铸成,可有许多错误已经无法挽回。

就在一年前,她在昔日闺蜜白歌的挑唆下,泄露了大哥的行程,害得大哥被仇家绑架。

为了得到云氏的核心机密,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大哥重伤至今昏迷不醒。

他们和白歌一定是一伙的,云空流恨自己的蠢,为什么活了三世才看穿了白歌的真面目!

大哥云苏城对她有多好啊,只要小妹一句话,天下事再难他也会为她做到。身为云氏的当家人,却是那么谦和,无论妹妹如何任性,都没发过一次脾气。

她清楚记得,大哥被救出时距离被捕已经过了半个多月,这半个月来日日酷刑加身,昔日温润和煦的云氏总裁已经面目全非。

可那时的她呢,非但不心疼自己的哥哥,还作为一个旁观者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凶徒对自己的亲大哥用刑!

云空流闭上眼睛,脑海里全都是招呼在大哥身上的冰冷器具,上面还沾着新鲜的血液。

是的,她是那次事件的参与者,所以那次之后四个哥哥对她失望至极,可她却不知悔悟,还口口声声怨着大哥嘴太硬,才吃了那么多苦头,与她无关。

那天她把四个哥哥骂了个遍,刻薄言语如犹在耳,她全然忘了哥哥们一直以来的包容与溺爱,全部都是怨恨和不甘。

云空流双手覆上眼,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她怎能恨心至此?

还能想起当时哥哥们眼中的失望,那是心碎中带着纵容,即便她这个妹妹做到了那个份儿上,他们仍没舍得骂她一句,动她一下。

清楚记得二哥那只要打上她脸颊的手,在空中堪堪停下,她甚至已经感受了那巴掌劲力带来的风,二哥却不忍心,强迫着自己收回手,气得吐血也不动妹妹一下。

其他几个哥哥也是一样,自始至终一句重话都没说,就连脱离云氏,也是她自己要求的。

胡乱地抹抹眼泪,云空流用双臂支撑着自己站起来,要想弥补她犯下的错,第一步就是回到云氏。

她已经活了两百多年,手中掌握的东西足以让云氏到达一个从未达到的顶峰,当然前提是哥哥们还愿意相信她……

回到云氏的心情有多迫切,云空流就有多痛恨自己曾经的眼盲心瞎,自己主动要跟哥哥们划清界限不说,这一年来还做了不少损害云氏利益的缺德事。

磕磕绊绊地走下酒店的楼梯,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客人们都已经休息,没有人注意到云空流,酒店离四位哥哥们住的别墅区很近

——前世的云空流是为了从哥哥们那里获得关于云氏的商业机密。

云空流一个人在瓢泼大雨中走着,她走得很快,低着头,因为她怕打雷。小时候一打雷就要钻到哥哥的怀里,而今是不行了。

黑夜里,她一个人拼命小跑着,两只小手紧紧捂住耳朵,瘦削的身影不时被闪电照亮,白色的长裙被冷风席卷裹在身上,裙尾飞舞,像一只穿梭在黑夜里的艳鬼。

走到锦澜苑的时候,云空流已经被雨水淋透,墨发贴在腰间,精致的小脸完完全全显露出来。

没了那些怪异的装扮,她是美的,美的完美无瑕,美的可以惊艳一切,就算在雨中,就算失去了一切装饰,她的美依然无法掩盖。

“求求你,让我见见哥哥们!求求你,帮我通报一下!”

云空流抓着保安的手臂,大声祈求。

叶飞愣住了,他不敢相信有朝一日会从大小姐口中听到“求”这个字,唯一的可能,就是大小姐落魄了。

可是不会的,四个少爷待大小姐都极好,在生意上从来都不忍心用手段,一忍再忍,所以即便大小姐离开了云氏,这一年来也过得无比滋润。

“好,您等等。”

那是一个六亲不认的女人,他惹不起。

云洛川放下手中的笔,修长的手指按了按眉心,英俊的侧颜疲惫尽显。

大哥自一年前就一直昏迷,已经请了世界顶级的医师来诊治,得到的结果却是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即便醒了,那双腿,也再也无法直立行走。

云氏的天之骄子,就这么毁了。

祈然和小初还在国外,如今云氏大大小小的事务是全压在了他一人身上。

听了下人来报,云洛川叹了口气,他的这个妹妹,不知又要搞什么幺蛾子,如今的云氏,可经不起她折腾了。

“跟她说,城南那些属于云氏的产业,我再让利百分之十,让她回去吧。”

云洛川深沉幽冷的双瞳看了看外面不时有电光闪过的夜空,眉峰蹙了起来。

小五不是最怕打雷么?怎么这个时候来找他,以往涉及利益的事,只要她开口,他又何曾拒绝过?

远方的天际露出晨曦的微醺,已经夜半了,云洛川实在支撑不住,又小抿了一口咖啡,让苦涩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驱散心中的疲倦与困意。

“二、二、二少爷!”

思路被打断,云洛川不悦地抬头,冷冷问道:“什么事?”

“大小姐说这次回来是想请求您和其他三位少爷的原谅,让她回到云氏。”

一次变本加厉的手段罢了,云洛川想。

叶飞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这时,一阵急促的警铃声响起,是大哥那边出事了!云洛川再也顾不得云空流,脚步匆匆地赶向云苏城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