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神秘甜妻》小说完整章节总裁的神秘甜妻免费阅读

闻言,叶梓晴攸然拉回了僵硬的思绪,整个人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好像……好像里面不是在干那种事……

心中出于疑惑和好奇,她绕过玄关,轻手轻脚的向前走去。

前脚才一踏进客厅,对面墙壁上巨大的液晶显示屏就那样活色生香的映入了眼帘中,清清楚楚。

脸红心跳的垂下眼眸,叶梓晴这时才留意到沙发上的两人。

沈连爵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一边还在发表着自己的观点:“大哥,你不觉得这个女人叫的有些太媚?还有,你瞧她胸前一晃一晃,肯定是整的,腿倒是又直又长…”

而沈少廷显然是刚洗过澡,发梢还没有干,一身舒适随意的家居服也被他穿的颀长挺拔,优雅十足,面前还放着一叠文件,正在批阅文件。

敏锐的察觉到那道视线,他指尖的笔微顿,抬头,深邃的眸子对上叶梓晴。

没有一丝诧异,更没有丝毫窘迫,挑眉看着她,沈少廷扯动薄唇,开口道:“叶老师。”

还在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看的沈连爵一听到叶老师三个字,条件反射性的转过头。

然后,俊逸的脸庞在瞬间变红,暗暗咒骂一声,修长的身躯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想要遮住屏幕,但是发现不可能后,脚步迅速向前迈动,两手遮住了叶梓晴的眼睛,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赶紧看向大哥,有些窘迫的叫着:“大哥,快点!”

相对于他的窘迫,沈少廷却怡然自得,俯身,修长的手臂勾过大理石茶几上的遥控器,关掉屏幕……等到周围彻底的变安静之后,沈连爵才轻咳两声,放开自己的手:“我先去泡咖啡。”

话音落,已然没有了身影,完全不等叶梓晴开口。

见状,叶梓晴只好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四周。

房间很大很豪华,颜色非常的单一,只有黑和白两种色调,她也是此时才发现,坐在这里竟然能看到大海!

还在吃惊间,沈少廷低沉的声音传进她耳中:“叶老师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沈连爵在家庭住址那一栏里写的是这个地址。”叶梓晴如实回答道。

闻言,沈少廷眼眸眯起,直接射向了端着咖啡走过来的沈连爵。

在那泛着寒意的目光下,沈连爵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大哥肯定是知道他写的是这里的地址,而不是家里的。

没有喝咖啡,叶梓晴只是径直看着沈连爵,道:“再过两天就是期末考试,你打算怎么办?”

沈连爵回答的异常顺口和自然,用她之前的话去堵她:“我还有些事要忙,没时间去学校。”

“沈连爵!”叶梓晴恼怒,连名带姓的吼道。

“反正老师不答应做家教,我是绝对不会回学校参加期末考试的,老师知道,我一向说到做到!”

叶梓晴已经教了他一年,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子,其实今天来到这里,代表她已经妥协。

“那好,我们现在在来说说刚才的那件事。”她改变了话题:“你已经是二十岁的成年人,对于那种事感觉到好奇和冲动是很正常的事,那些片子也并不是不让你看,而是在看时要有正确的观念……”

从未和男生谈论过这样的话题,叶梓晴虽佯装镇定,但脸颊还是红了很多。

沈连爵的窘迫在此时却消失,一边微笑,一边点头。

一旁正在安静批阅着文件的沈少廷听到那样的谈论,眼眸略有略无扫过那张因为害羞绯红而又一本正经的脸,薄唇玩味的勾起。

她真以为那小子是不谙世事的小毛头?这样的片子他只怕已经看得不下几十部,更甚至都已经有了实战经验……

“还有沈先生……”叶梓晴的目光一转,看着他:“作为家长,你难道就是这样纵容他的?”

这批评教育似乎还沦落到了他身上……

沈少廷抬头,眼眸微微眯起,身子随意的靠在沙发上,倍感慵懒:“叶老师刚才不是说他对于某些事感觉到好奇和冲动是很正常的事,我并没有理由阻止他看片子,不是吗?”

一时之间被堵的语塞,她深呼吸,压住心中的怒火:“那也应该给他提供正确的观念不是吗?”

她自问不是容易生气的人,可他三两句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将怒火激发出来。

修长的手指落在额际,沈少廷轻轻的揉捏着,同时眸光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皱眉,一本正经的开口:“什么是正确的观念?用什么体位最好?“

闻言,叶梓晴双目瞪圆,心中怒火上扬,气的胸口不断上下起伏,甚至连细茸茸的血管都能看到,咬牙切齿:“沈先生!”

他简直……简直……强词夺理……不可理喻……

沈少廷眉又向上挑起了一些,房间内的温度不低,她的脸颊微红,嫩黄色的羽绒服衬托着,更显得肤如凝脂,白希莹润。

那晚的荒唐,忽然浮现在脑海中。

眼眸瞬间暗沉了许多,他薄唇掀动,低沉的话语再次流溢而出。

“男人应该怎么样让女人快乐?或者用什么样的方式?”

令人发指!简直太令人发指!当着沈连爵的面,他这是作为大哥应该说的话吗?

他就不怕会带坏沈连爵吗?

叶梓晴再次狠狠地咬牙:“沈先生,你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的吗?”

完全不理解别人的话语,更甚至还扭曲其中的意思,她只气的差点没有蹦起来!

闻言,沈少廷淡漠的笑着:“叶老师受到的教育似乎也不过如此,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叶老师,进别人家之前应该先按门铃吗?”“你——”叶梓晴气的哑口无言,垂落在身侧的两手缓缓收紧,狠狠地瞪着他。

依然是那般优雅,他眸光抬起,淡淡的睨着她,笔下更甚至还在龙飞凤舞的签着字。

房间中流动的空气顿时变的紧绷起来,还站在一旁的沈连爵似乎已被两人遗忘,成了透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