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在精神病院里,有各种可怕的人,他们会做出各种疯狂的行为。

也有可能晚上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你的窗前要掐死你。

虞鸿涛觉得这个女儿没用看着碍眼,在千依的撺掇下便想弄死她。

因此特意花了钱,让精神病院的院长与大夫护士好好‘关照关照’她。

她被扔进了精神病院里疯的最厉害的病人的那块区域里。

第一天她便被一个成年男人,抓着头疯狂的往墙上撞差点撞死。

第二天的时候,她又被一群人围着用绳子拴起来,把她当成猪要烤了。

那些护士为了虞鸿涛给的钱,便给那些病人开了后门,一起以折磨她为乐。

八岁大的小孩子,根本撑不过那样炼狱般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那区域里又被扔进来一个少年。

少年浑身是伤,脸臃肿的厉害,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

她与少年都是被特意‘关照’的人。

她抢了那些人给少年的药。

少年为她打倒了好几个要脱她衣服的男人。

自此他们相依为命,在那片疯人区里打出了一片小小的天地,只属于他们的地方。

虞染揉了揉眉心。

那时候的少年还是被注射了许多乱七八糟的药物,整个人胖的不像话,后来飙升到了二百五十斤,脸上的肉全部堆在一起。

少年嫌弃自己丑,不肯说出名字。

她便贴心的给他取了小胖两个字。

小胖哥成了他的代号。

虞染别过脸去没有吭声,双手插兜,依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穆问崖扬了扬眉,几乎能断定她认出了自己。

只是小姑娘似乎不太想提起以前的事。

难道是觉得那时候她太丑了?

的确有点丑,面黄肌瘦,身上一点肉都没有。

宽大的病号服穿在身上晃啊晃的。

那时候的虞染浑身是伤,精神紧绷,整个人濒临崩溃的边缘。

怎么可能有现在的明艳照人。

所以,穆问崖一直没能认出她。

而那时候的穆问崖也只是她口中的小胖哥,全身臃肿,五官几乎被挤变形了,活脱脱就一铁憨憨。

他又因为丑没好意思告诉小姑娘名字。

本想走的时候带小姑娘一起走,谁知道出了意外。

等他的身体情况好一些,让家里人去接人的时候却被告知小姑娘死了……

虞染选的是川菜。

穆少默默记下小姑娘的喜好。

经理亲自来迎接,“柏少,已经将最好的雅间收拾出来了。”

经理手里还拿了一大捧鲜花。

柏青接过来递给了虞染,笑道:“我名下店铺的传统,美丽的客人都能拿到一束玫瑰。”

穆问箫:“?”

卧槽,好特么狗。

贺修宸:“?”

这也行!

我举报他作弊。

虞染没再拒绝,伸手接过,点了点头,“谢谢柏少。”

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小事。

拒绝了一次两次,不好总打人家脸。

贺修杰转头看向穆问崖,冷笑一声。

意在嘲笑穆问崖没用。

他又不追小姑娘,送礼也是送别的,不会送玫瑰。

穆问崖到底是比不过柏青啊,太嫩了。

贺修杰稍稍落后了几步,吩咐秦淮道:“我说的事立刻去办,晚上把结果给我,虞染从小到大所有的事全部查一遍。”

秦淮点了点头。

见贺修杰凝重的神色,忙道:“您放心,我已经叫人去查了。”

“还有…”

“查一下虞染当年是在哪个医院出生的。”

秦淮怔了怔,“明白。”

为什么要查虞染出生的医院?

秦淮突然想起刚刚虞染与四少的对话。

四少与贺小姐是双生子,四少出生的早了一些,贺小姐晚了些。

可虞小姐与四少竟然也是前后差不多时间出生的。

秦淮猛地明白过来。

难道贺小姐身份有问题?

当年抱错了娃。

不是吧不是吧,贺小姐不是贺家出生的吗,那她会……

秦淮毕竟做了贺修杰多年的助理,对贺家人还是了解一些的。

贺悠竹表面上表现的乖巧,其实内心阴毒的很。

有一次他去贺家找贺修杰签字,偶然间看到贺悠竹虐待两只小狗,一只狗是被她用鞋子踩住脑袋活活踩死的。

还有一只是被她直接拎起来疯狂的往墙上扔砸死的。

那件事他没敢对贺修杰说。

再怎么着贺悠竹也是贺家的小公主,他不敢在老板面前搬弄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