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珍妮本来是不想承认的,但想到陆老爷子的话便道:“当然了!不过陆夏小时候身体不好被养在乡下,这几天才回来。”

“她从小没人管教,性格孤僻散漫了点,也没接受过什么好的教育,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多多包涵啊!我们家茶茶可和她不一样!”

陆薇茶的心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

邱珍妮竟然当着陆夏的话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怕被原地打脸吗?

果然陆夏听到这话,眼神冷冷的落在了邱珍妮的脸上。

车里气氛瞬间凝固,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邱珍妮这捧一个踩一个,就连陆薇茶的狗腿子一号沈月月都觉得有些不妥了。

难怪茶茶不让她在邱珍妮面前提陆夏的事情,原来陆夏在陆家这么苦,明明是亲生的女儿,却被亲妈当面挤兑。

她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呵呵……其实陆夏挺好的!同学们都很喜欢她!”

陆薇茶和陆夏闻言双双转头,惊讶的看着沈月月。

陆薇茶:“!!!”

陆夏:“???”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沈月月朝着陆薇茶嘿嘿一笑,没有再搭邱珍妮的话茬了。

赶紧扯开话题道:“快到了没有啊?我喝了奶茶,有点想上厕所了。”

陆薇茶往前面看了一眼:“快了,你别说话了,安心憋着吧。”

感受到陆薇茶眼底嗖嗖嗖的冷箭,沈月月识相的闭上了嘴。

邱珍妮原以为像陆夏这样的刺头,在家都敢直接顶撞她,在学校肯定不敬师长,惹同学讨厌。

但听到沈月月的话,不由有些悻悻,故意没话找话的道:“茶茶,你们那位班长同学喜欢吃什么啊?要不我让王妈去买啊?”

陆薇茶皱眉道:“不用吧?我们也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随意一点就行了。”

其实陆薇茶对于黎野的了解并不多。

在原剧情里,他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富家少爷,性格孤僻,对人比较冷淡,但却无脑舔陆薇茶。

因为陆薇茶脖子上有一个挂坠,他小时候曾经被带着这个挂坠的小女孩救过,他认定陆薇茶是他的救命恩人,所以要用尽一切方法报恩。

当然,这个挂坠的主人自然不是陆薇茶,而是陆夏。

小时候帮助过黎野的人也是陆夏,只不过后来陆夏失踪了,这个挂坠才落到陆薇茶这个养女的脖子上。

后来黎野得知真相,发现自己报错了恩,认错了人,想到自己曾经为了陆薇茶对陆夏做过很多过分的事情,瞬间变脸,对陆薇茶落井下石……

一想到这些,陆薇茶就瑟瑟发抖。

不行,得找机会把挂坠还给陆夏才行!

舔狗她不需要,小命才更重要!

不过在此之前,她要堵住黎野的嘴,不能让他把她转去14班陪陆夏的事情告诉邱珍妮,否则一定会家无宁日。

两辆车一前一后进了陆家院子,司机去车库停车,陆薇茶一马当先的从车上跳下来,跑到了黎野身边。

“黎野!我有话跟你说!”

黎野看了陆薇茶一眼:“好啊。”

陆薇茶拉着他走到一边,低声的道:“你能不能别告诉我妈,我为了陪我姐姐转到14班去的事情?我姐姐的情况有点复杂,要是被我妈知道了,一定不会同意的。”

黎野今天来,就是来告状的。

陆薇茶那么努力,成绩那么优秀,陆夏何德何能让她自降身份?

但看到陆薇茶哀求的表情,又不免有些动摇。

他困惑地看着陆薇茶:“你为什么对你姐姐这么好?据我所知,她是最近才回到陆家的吧?”

陆薇茶咬了咬牙,决定来一招釜底抽薪。

她红着眼眶,抹着眼泪道:“其实……其实我不是我爸妈亲生的孩子,我是在姐姐失踪之后被领养的。”

“这十几年来,我爸妈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而他们的亲生女儿,却在外面受苦。”

“我姐姐失踪之后,被拐卖到一个乡下的小县城,被一对夫妇收养。”

“她的养父是一个烂赌鬼,她的养母是一个聋哑人,还有一个哑巴妹妹,她小时候,一家四口人全靠她养母的残疾人补助金生活。”

“因为这样,我姐姐初中没毕业就被迫出去打工。”

“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要是爸妈没有领养我,没有把所有的爱都给我,他们就不会忘记姐姐,就不会忘了找她,她也不用受这么多的苦……”

“这一切都是我欠她的!”

黎野身为一个富家少爷,养尊处优,哪里听过这种人间疾苦?

瞬间被惊呆了,望向陆夏的眼神充满了羞愧。

没想到陆夏的人生经历这么惨!他却还想踩她一脚,他实在太卑鄙了!

可他很想陆薇茶能够回到实验1班,她那么努力,那么上进,要是为了陆夏而成绩下降实在太可惜了。

思及此,黎野深吸了口气:“对不起!之前我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

“这样吧,我和你一起辅导你姐姐,我们一起帮她补课,争取在三个月之内,让她和你一起考到实验班!”

卧槽?

陆薇茶没想到黎野态度转变这么快,她有些诧异的看着黎野:“我有这么多事情瞒着你,你还愿意帮我?”

“我千金大小姐的人设是假的,我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而已!我还为了考第1名,故意在你面前装可怜,让你让着我!我还利用你,骗你……这些你都不介意吗?”

黎野立刻道:“你越是这样说,越证明你是一个好女孩!”

“要不然,你为什么主动告诉我这些?为什么不继续骗我呢?”

陆薇茶心说,小伙子,你是不是对好女孩三个字有什么误解?

但她知道,现在和他说这些是没用的,因为在黎野的眼里对她有救命恩人滤镜,所以她做什么,他都觉得好。

不过,当他知道真相的时候,就不会这样想了。

正想着如何才能在不让黎野记恨自己的情况下,把挂坠还给陆夏,让黎野知道真相。

沈月月就从背后扑了过来:“茶茶!和班长大人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