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夕君已陌路章节谢行朝阮笙免费阅读

阮笙呢?给我滚出来。谢行朝跨坐于马上,玄色披风随风扬起,阮笙随着烈阳迈出王府门槛时,身上还穿着正午时最单薄的衣衫。

可谢行朝并未怜惜她的衣衫单薄。

蛮横地将人拉上马,谢行朝扬鞭掉转了方向,深夜的风直灌入衣衫中,阮笙捂着复又开始作痛的小腹,眼尾扫到男子紧绷的眼角,心上一阵无力。

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谢行朝的亲随也没有一个愿意将其中缘由告知。

好在她忍了片刻不适,身下的高大白马,便停下了马蹄。

楚府?

阮笙被男子拽入门内时,扫见了牌匾上的字迹,心头一紧。

楚府不知为何,彻夜通明。

她一路被谢行朝拉到了本该只有女眷能够进入的后院,硬生生被拉扯到一扇敞开的门外。

本王从未想过,阮家能教养出你这般毒妇!

认出门内榻上躺着的人影是楚嫣儿,阮笙嗓间更哑:谢行朝,我当真不知发生了什么

事到如今,你还想隐瞒!

谢行朝的神智被愤怒占满,他伸手拽住了女子梳理得体的发髻:嫣儿若是出了事,阮笙,我要你生不如死。

刺痛让阮笙几近昏厥,随后谢行朝又随意把她丢在了一侧,身体撞上门槛,全身上下,尤其是小腹,疼得阮笙撕心裂肺。

王爷。烈阳看着眼前的一幕,叹了口气:王妃到底是王妃

他的话拦住了谢行朝的愤怒,却没能拦住另一个突然出现的身影。

你把嫣儿还我!楚夫人抬掌便扇了阮笙一巴掌,一支发簪从发髻上掉落,叮当落地:嫣儿不过于王爷有意,你便如此待她!你凭何坐上王妃之位!

捂着侧脸,阮笙未曾想到,迎头又是楚夫人的一巴掌。

够了。妇人蛮横的手掌被男子在半空中拦住,谢行朝的目光没有落在她身上,他满心满眼似乎都只有门内那个生死不知的女子:一切等嫣儿醒来再谈。

饶是如此,方才的动作带给阮笙的伤害,已然让她痛得将要失声。

直至如今,闹腾了这么一番,她都仍然不知,她到底是犯了什么罪孽,才被如此对待!

不是我做的。

她声音沙哑,已然没了先前的清丽温和:谢行朝,不管你信不信,我什么都没做。

是么?

他终于肯施舍一个目光与她,内里沾染的凉薄,却让阮笙彻骨冰冷。

嫣儿最后见到的人,是你,如今她危在旦夕,此事不是你做的,又是何人?

眼角落下一滴绝望的泪,阮笙捂着小腹,嘴角带出一抹苦涩:你就这么不愿信我?

男子没有回答。

又挨了半晌,进出门扉的太医朝着谢行朝摇了摇头,谢行朝脸色阴沉,拉起疼得动弹不得的阮笙,复又离开了楚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