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星落楚珩渊女侯爷的下堂夫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明珠,你可以在任何人面前横着走,包括那些郡主小姐,唯独这个女人,你不能惹。

为什么?白明珠甩开了白夫人的手,退后一步盯着自己的娘,势必要有个答案。

白夫人只觉得胸口气血翻涌,按着胸口,语气如往常般柔声劝道:你先回去洗漱,这个样子若是被人传了出去,落进顾家耳可怎么好?至于你想知道的,等你爹回来我确认过再跟你讲。

顾家两个字犹如镇静剂,白明珠立刻做出一副小女儿家的神态,跺跺脚扭腰出去了。

白夫人望着头顶的横木,喃喃道:十五年了,当年你走的那么决绝,为什么还要让你的后人回来?为什么

白府作为上京排名前五的富庶,宅子也是九曲长廊,假山石桥,雕梁画栋,无不显示出其雄厚的财力。

白寅一直暗中观察,见花星落目不斜视,并未露出吃惊或者不满的神色,方松了口气。

白夫人更是热忱的迎出来,待白寅介绍说表姐的遗腹女后,立刻拉着花星落的手,先是赞叹了一番相貌出众,又安抚她只管当自己家住着,不用见外。

花星落感觉到她的指腹落在自己脉象上,也不挣脱,只客气了两句。

白明珠虽然收起了傲娇,却也不愿搭理,饭桌上四人各怀心思。

饭后白夫人亲自将花星落带去拢翠苑,屏退了左右,便对着花星落行跪礼。

属下雪薰拜见少主,替女儿明珠向少主请罪,还望念在明珠年幼不懂事,请少主大人不记小人过!

这又是请罪,又是替她恕罪了,她还能说什么。让白夫人起身时对这个相貌柔美颇有心机的女人多了一份审视。

白夫人,听师傅说,他早已放你离开天玑阁,以后,你不必以属下自称。

闻言,白夫人身形微微晃了晃,仿佛马上要晕倒了似的,委顿,自嘲道:是了,我还真忘了。

花星落越发觉得这白夫人不简单,她还以为对方会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是白寅的夫人,自然是少主的属下。之类的婉言。

呵呵呵,抱歉,我失态了。白夫人没了之前恭敬的样子,反而像个长辈似的,温和的笑着:

原来,少主是阁主的师傅,雪薰还以为是阁主寻到了自己的真爱,生了个女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