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牛写的小说狂龙赘婿龙浩小说全文阅读

没有人知道赵晴这七年经历了多少苦难和委屈,她深爱着的男人,自从七年前被判“死刑”后,她的命运从此跌落深渊。

龙浩的话让她回想到了这七年间的种种事情。

“妈,妈你怎么样了?”赵安惊呼着跑到田玉琴身边,并将她扶起。

此时田玉琴已经口鼻淌血,精致的发型被打乱,面容红肿不堪。

她一边哭一边指着龙浩,又指向赵晴,带着无尽的愤怒颤抖说道:“你们敢打我,你们竟然敢打我,这事儿没完。”

龙浩抬头朝田玉琴看了过去,双目之中陡然泛起血红色,一股杀气直冲过去。

轰!

田玉琴瞬间心头狂跳,身体止不住颤抖的更厉害了,就像坠入冰窖一般,一股寒气从脚底蹿到了天灵盖上。

龙浩转身一个箭步,突然伸手掐住了田玉琴的脖子。

田玉琴呼吸被瞬间阻断,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脸色变得无比惊恐。

“我不但敢打你,我还敢杀你。”龙浩面无表情看着田玉琴。

这时赵源州面色惊慌走到龙浩身边,双腿一软,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抬头看着龙浩急声道:“阿浩,我知道是你回来了,她,她毕竟是你岳母啊,你快放手吧,求你了。”

赵晴看到父亲竟然跪在地上乞求这个男人,她愣住了,又看到母亲的身体开始抽搐,她快步跑到龙浩身侧。

伸手抓住龙浩的手臂,哭喊道:“求求你放手,会死人的,你才从监狱出来又要进去吗?”

龙浩闭眼长叹一声,右手一松,田玉琴噗通一下栽倒在地上。

“晴儿,你带着贝贝跟我走,我要把你脸上的疤痕治好。我要让你的容颜再现!”龙浩转身,双手扶住赵晴的双肩柔声道。

赵晴和龙浩的眼神对视,她愣住了,因为这个男人的眼神无比坚定。

“已,已经治不好了,不用。”她快速扭头,挣开了龙浩。

不远处的赵安捂着腹部跄踉走来,一脸狰狞说道:“永远别想治好这个丑八怪,赵晴你这个畜生,就算你有五百万,我也会要舅舅去找何老,绝不给你治脸。”

田广佲?何老?

龙浩皱起眉头,朝赵安问道:“何老是谁?他能治好晴儿的脸?”

赵安一怔,他本想怒斥,但看到龙浩的眼神后,话到嘴边又吞下去了。

“云城只有仁心堂何老能治她的脸,但是你们休想,就算有五百万也不可能。”赵安夹着怒气回答。

龙浩笑了,别说五百万,就是五千万,对龙浩来说,也就是卡里少点数字而已。

赵晴本不愿意跟着龙浩离开,毕竟母亲和弟弟都被打了,而且贝贝主动牵住了龙浩的手,她只好跟着离去了。

走到客厅门口,龙浩扭头朝赵安看了过去。

“看在你刚才回答我问题的份上,我给你三天时间从这里滚出去,三天后,我要来收回房子。”

赵安满脸狰狞吼道:“这房子现在是老子的名字,三天后老子大婚,你要是敢来闹事,我就叫人弄死她们母女,还有你!”

龙浩没料到三天后是赵安结婚的日子,他轻笑一声:“好啊,那我一定会来给你们道喜。”

看着龙浩和赵晴母女走出去,已经缓过来一些的田玉琴立即尖叫道:“小安,快,快给你舅舅打电话,要他马上过来。”

“玉琴,我看这人就是龙浩,这件事就别让广佲参合进来……”

“你特马给老娘闭嘴,姓龙的早就死了,一定是赵晴这个死丫头在外面勾搭上的男人。这个小畜生,竟然连她娘都不放过,她,她好狠毒啊!”田玉琴气的咬牙切齿。

赵源州皱眉不说话了,七年前龙浩顶替赵安被抓,然后被快速判刑,其中少不了舅子田广佲在其中运作。

赵安打完电话后,快速回到母亲身边,急促说道:“妈,舅舅说龙浩绝对被枪毙了,不可能还活着。”

另一边,龙浩和赵晴母女已经走到了别墅区大门外。

拦下一辆的士,上车后,龙浩朝的哥问道:“师傅,去滨江洲际酒店。”

的哥一愣,扭头看了这一家三口一眼,那可是云城最奢华的酒店之一。

酒店豪华卧室内,吃完饭后已经快晚上十点了,赵晴带着贝贝进了次卧,龙浩坐在沙发上抽烟。

没多久,赵晴换上一身浅粉色睡袍走了出来。

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身后,雪白肌肤似乎泛着红晕,那修长的颈脖之下锁骨迷人。依旧近乎完美的身段,睡袍也遮掩不住。

宛如出水芙蓉,只有脸上的疤痕,让赵晴缺乏当年的自信,不敢与龙浩对视。

她走到沙发另一端坐下,坐的笔直,身体紧绷,看着前面的电视机冷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或者,你接触我和贝贝到底有什么目的?”

看到晴儿皱眉警惕的看了自己一眼,龙浩吐出一个烟圈,他有些头疼。

这时电视里播放出一条国外监狱暴动的新闻,他灵光一闪,朝赵晴笑着说道:“好吧,瞒不住你了,我是龙浩的狱友,无话不说的那种关系。”

赵晴抬眼看向龙浩,显然不相信。她抿嘴思考,咬牙询问:“那,那你怎么证明,你,你和阿浩的关系特别好。”

龙浩稍稍思索了一下,将烟头熄灭,看着赵晴低声说道:“他告诉我,你喜欢在上面……”

“嗯?什么上面?”

“就是晚上,你们两在房间里……”

反应过来后,赵晴唰的一下整张脸变得一片绯红,红到了耳朵根后面,啐骂一声逃走了。

次日早上,三人吃了丰富的早餐后就下楼了。

走出酒店大厅,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赞新的黑色迈巴赫,车门打开,嘴里咬着一根棒棒糖的魁梧胖子走下来。

“哥……”

他看到龙浩身边的赵晴和贝贝,愣了一下,脸上立即扬起笑容,躬身喊道:“嫂子好。”

“他,他是谁?”面对七胖的惊讶眼神,赵晴下意识的躲闪。

龙浩朝七胖瞪了一眼,扭头轻声道:“我一个狱友,先上车吧,贝贝快迟到了。”

价值超过五百万的迈巴赫,车牌还是南A66666,做进去的豪华舒适程度可想而知。

将贝贝送到学校后,龙浩才知道晴儿为什么过的如此艰难了,因为贝贝所读的小学看上去很不错。

这样的学校,往往收费昂贵。

“七胖,去仁心堂。”上车后,龙浩坐在了后排。

赵晴听了之后,连忙摇头:“不,胖哥,别去仁心堂。”

“龙浩,我的脸不用治,而且也很昂贵。”对于这个称呼,赵晴很不习惯,但她不愿去仁心堂,她知道会无功而返。

七胖一听乐了,扭头哈哈道:“贵?我家大哥最不缺的就是钱。”

仁心堂,是云城,乃至南省都赫赫有名的中医馆,因为创始人何齐曾是燕京“御医”退休回来。

不但有名,找何老看病的费用,也是相当昂贵。

赵晴“毁容”后蹭来找过何老,对方开口就是五百万,这让她从此打消了这个念头。

十层高的独立建筑,复古设计,琉璃瓦飞龙檐,红漆雕刷的大门,中间挂着一块红底金字的牌匾,门外站着两个威武的保安。

三人先后走进宽敞明亮的大堂,里面摆着一些昂贵的木椅沙发,旁边有收银台和药柜。

赵晴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紧张,这地方,她进来就开始手心冒汗。

龙浩点燃一支烟抽着,七胖就站在他身后。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女接待走了过来,朝龙浩瞥了一眼,见这三人穿着打扮很一般,便问道:“请问你们预约的哪位医师?”

“叫何齐下来见我。”龙浩吐出一个烟圈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