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废后重生-废后重生苏宁徵赵仲扬在线阅读

长巷深处,一股寒风钻进一处破败宫门,无情的扫过井边的老树,老树打了个寒颤,几片枯叶便随着寒风不由自主的飘零在空中,随后又被寒风推攘着,磕磕绊绊的跌进了残破的窗户里,最终落在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头上。

女人单薄的白衣血迹斑斑,头发油腻的打着结,凌乱的虚盖着满脸可怖的伤痕,双手带着沉重的枷锁,双腿不自然的扭曲着,明显被人为打断了。

女人目光呆滞的傻笑,嘴里却哼着温柔的小调,手中紧紧的抱着一个布娃娃轻微晃动,仿佛在哄着布娃娃睡觉一般。

宫门外,一个穿着瑰丽凤袍,满头珠翠的女人迤逦而来。

“给皇后娘娘请安。”

门外的两个宫女女慌乱恭敬的声音传来。

女人皱着秀眉轻轻往屋内的女人瞥了一眼才端庄的抬了抬手示意道:“本宫来找姐姐说会话,你们不必守着了。”

两婢女相互对视了一眼,识相的行礼告退。

女人温婉的轻提裙摆,优雅的迈出脚步进了屋内,随后看着屋内女人凄凉的模样,满意的扬起嘲讽的笑容道:“哟,我的苏宁徵姐姐,你还真把着破布娃娃当成自己死去的儿子了吗?”

苏宁徵的动作微微一顿,抬起狰狞的脸死死的看着她,愤怒的大吼着:“这是我的儿子,我儿子没死!”

女人被苏宁徵的眼神骇住了,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半步,等她稳住心神后,顿时恼羞成怒,一个箭步冲上来就要抢夺苏宁徵怀中的布娃娃。

苏宁徵紧紧的把娃娃抱住,弯腰护着。

女人一时间竟奈何不了苏宁徵,气极反笑道:“你的宝贝儿子早就死了,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自己小产大出血痛了三天三夜了吗?”

苏宁徵眼眶发红,蓦地醒过神一般,冰冷的眼神盯着面前的女人全是恨意,一字一顿的质问:“苏宁柔,你为什么害我?!”

“我为什么害你?”苏宁柔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阴险的笑道:“当然是为了我的儿子,为了他日后能成为太子!”

“你这个狠毒的毒妇!”苏宁徵挣扎着要去撕打苏宁柔,引发了断腿的伤口,顿时涌出。撕心裂肺的剧痛,她只能喘着粗气跌坐在地上。

“本宫可是按照皇上的意思办的,那包让你滑胎的藏红花也是皇上亲自给本宫的。”

“虎毒尚不食子,赵仲扬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他即能如此待我,待我孩儿,你以为你处心积虑的害了我,就能高枕无忧的做你的皇后梦吗?不过是步我的后尘罢了!”苏宁徵满眼讽刺,双手用力到发白的抓着布娃娃,忍着痛楚。

“本宫和你可不一样,你不过是皇上登上皇位的棋子罢了,皇上从始至终爱的都是本宫,本宫会和皇上好好坐拥这天下的!”

苏宁徵冷笑涟涟:“坐拥天下?狗男女!痴人说梦!”

苏宁柔只当苏宁徵是嫉妒,不屑的讥讽笑道:“看在你以时日不多的份上,妹妹也发一回善心,告知于你一个好消息。”

“苏宁柔,你个贱妇能有什么好消息?”苏宁徵心底一颤,抱着娃娃的手咻的收紧,有很不好的预感。

“好消息就是咱们外祖父一家通敌卖国,今日午时整个将军府都被处死了!”苏宁柔得意的笑道:“姐姐觉得这个好消息如何?”

“不可能!你骗我!”苏宁徵完全不信,外祖父满门忠烈,不可能做这种事,这分明是污蔑!

“真该让你看看将军府满门头颅落地的场面,看看是不是骗你的。”苏宁柔眸底全是阴毒的笑容。

“不会的,不会的!”苏宁徵捂住耳朵,痛苦的道:“你个毒妇,你骗我的!”

“忘了告诉姐姐,外祖父一家的罪证是皇上让父亲去亲自捏造的,你已经是弃子了,父亲很愿意舍弃你扶持我做做皇后呢。

你扶持皇上登基,可是皇上却厌倦了你那张丑陋的脸,也忌惮外祖父的兵权,你们当然都得死啊!这一切可都是姐姐你亲手造成的!”

“苏宁柔他们也是你的外祖啊!你为什么这么狠心!”苏宁徵崩溃的大吼。

“呵,可是他们眼里从来只有你和你娘,就因为你娘是嫡女,何曾关心过我娘这个庶女,更别说我这个庶女的女儿了!他们既然如此偏心,就该死!”

苏宁徵双目通红,疯了一般往前挣扎着想要扑过去:“苏宁柔你这个毒妇!!你不得好死!”

苏宁柔嫌弃的后退几步,又继续阴毒的说到道:“你娘和你一样蠢,我娘不过是借着照顾你娘生病的借口,便成功做了爹爹的宠妾,但是这侯府夫人只有一个,你娘当然得死了!”

“你更蠢,你以为我娘真的疼你吗?殊不知你这张脸就是我娘毁的,苏宁徵你有今天,全都是因为你太蠢了!哈哈哈!”

苏宁徵未见天日的孩子死了,她的母亲死了,连外祖父一家都死了。

她眸底全是绝望和灰败,瞬间喉咙腥甜,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苏宁柔和赵仲扬狼狈为奸,你害死我母亲,害死我的孩子,害死外祖父一家!天上地下,神鬼皆知,定会让你们不得好死,万劫不复!”苏宁徵怒不可遏,不顾断腿和重伽,疯魔般朝苏宁柔爬去。

苏宁柔看着苏宁徵脸色灰败,油尽灯枯的模样,轻蔑的抬起头道:“不得好死?万劫不复?简直是笑话!

这以后的荣华富贵都是我的,姐姐就在这好好待着等死吧,妹妹就不奉陪了。”

苏宁徵死死的盯着苏宁柔扬言而去,不甘心的拖着残破是身体往前爬,身后拖行出刺目的血迹。

苏宁柔,赵仲扬,今生杀母杀子杀亲人之仇我苏宁徵永世不忘!若有来生,一定会把你们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苏宁徵含着满腔恨意,香消玉殒在皇宫的冷宫之中。

只是那双目死死的瞪着,眼角全是鲜血,直到死也不能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