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榭楼阁内。

气氛变得古怪起来。

澹台明月察觉到叶君的目光,香腮泛起一抹红晕,整个人尽显小女子状。

和先前飒爽冷艳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叶君心下惋惜,多好的女子,咋就喜欢女人了。

本想着澹台明月是久居深闺,空虚寂寞冷的女人,这样的女子,他最擅长调教了。

现在倒好,人家对男人不感兴趣。

叶君感觉自己的优势,瞬间没有了。

唉,我要着俊朗的样貌有何用?

这时。

澹台明月看着叶君,轻叹一声,“舍妹无礼,冲撞了王爷,还望海涵。”

叶君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后,轻声道:“她好像说的也挺有道理的!”

澹台明月听到叶君的声音,脸上红晕瞬间消失,突然变冷,“王爷,觉得很有意思?”

叶君道:“没有,只是有点惋惜,算了不说此事,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

澹台明月轻举茶杯,掩起衣袖轻抿一口,“王爷不打算谈谈理想,聊聊人生?”

叶君道:“先谈正事,其他的日后再说。”

澹台明月点头,“好,那我们就谈正事,王爷需要粮食,对吗?”

这一刻。

她整个人都变了,面色无波,目光犀利,完全一副谈生意的样子。

叶君气息内敛,“对,本王需要粮食,澹台姑娘已知本王来意,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开个价吧。”

澹台明月道:“醉仙,青门要醉仙的酿酒之法,不知王爷是否答应。”

够直接。

直接要他手中的摇钱树,胃口可是真不小。

能够看出,澹台明月对自己很了解。

应该说是金陵城内发生的一切,她都了如指掌。

谁说女子不如男,眼前这女子可是不简单。

即便是叶君,也看不透她。

澹台明月见叶君沉默不语,追问道:“看样子王爷很为难。”

叶君皮笑肉不笑,“的确有些为难,澹台姑娘是生意人,应该知道醉仙酿酒之法的价值,你们青门给多少粮食,才能换取此法?”

澹台明月眸色微凝,淡然道:“按照王爷的意思,那就是谈不拢了。”

叶君摇了摇头,笑道:“我们可以换个方式谈一谈。”

澹台明月眨了眨眼,“王爷且说来听听。”

“合作!”

“粮食,本王颗粒不取,醉仙的酿造之法双手奉上,但是醉仙的利润,本王占七成,青门占三成。”

叶君一脸正色,缓缓说道。

闻声。

澹台明月想了一会后,沉声道:“四六。”

叶君毫不犹豫,“二八。”

澹台明月:“............”

经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谈价的。

可这就是叶君的谈价方式,也不是他第一次用了。

澹台明月灵眸一凌,“三七,成交。”

叶君笑道:“好,合作愉快。”

澹台明月缓缓起身,“我这就给王爷立文书。”

叶君道:“不急,本王不可能将醉仙的酿造之法带在身上,澹台姑娘明日再立文书,到时派人送到王府就行了。”

“如此也好。”

“那本王先告辞了!”

说着,叶君转身就准备离去。

“等等!”澹台明月莲步轻启,来到叶君一侧,继续道:“传闻王爷醉仙阁一曲琴音,好似九曲天籁,长夜漫漫,王爷何不留下弹奏一曲。”

美人怀绕,香气四溢。

叶君心道:“哥真有这么大魅力,只是谈个生意而已,你不会就爱上我了吧。”

这一刻。

他有点怀疑澹台寒的话,澹台明月应该也喜欢男人。

好乱。

须臾。

澹台明月朱唇轻启,又道:“我们已是合作关系,王爷难道不能赏脸弹奏一曲。”

其实。

说起澹台明月也是可怜,女子之身,却要肩负起澹台家族的基业。

在风雨飘摇的夏国,他们虽是世家,可朝中并无根基,家业发展至今,全靠她一人打拼。

即便如此。

澹台明月依旧诗问歌赋样样精通,奈何知音难觅,只能自娱自乐。

久闻叶君盛名,今日一见,就想看看被誉为金陵第一奇才的逍遥王。

是否当真如传闻中一样,文贯古今,琴技无双。

当然。

这段时间金陵发生的一切,叶君是如何化解暗涛汹涌,风云诡诈的危局。

澹台明月皆有耳闻,所以对叶君愈发好奇。

闻声。

叶君沉声道:“澹台姑娘如此盛情,本王岂有拒绝之理,方才入府,闻姑娘吹箫技艺精湛,不如你给本王吹个箫,本王给你弹奏一曲,如何?”

澹台明月点点头,“来而不往非礼也。”

言讫。

澹台明月起身朝着窗口走去,轻轻推开窗户,倚在窗边,柔荑轻抬,长笛放于朱唇上。

寒风微徐,青丝飘起。

玉指轻点,唇若丹霞。

观之。

叶君的神情非常专注,并没有半分轻薄,邪恶的味道。

因为这一刻,澹台明月身上散发出一股落寞,孤独的气息,当真是我见犹怜。

一曲幽怨萧音从水榭楼阁里传出,凄凉的萧音声飘荡,蔓延飘荡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之上。

叶君聆听着幽怨的琴声,心中的起伏连绵,眼前澹台明月当真是为数不多的奇女子。

也许,叶君只有叶君能听出他箫中忧伤,和渴望自由。

这时。

叶君目光落在一旁木榻上,一架古琴坐落,依旧是明**人。

可以看出,澹台明月非常珍惜这架古琴,一直都有保养。

踏步上前,落座于古琴面前,抬手轻抚琴弦。

一时间。

叶君双眉凝聚,修长的手指开始拨弄琴弦。

琴音响起,悠扬婉转。

似高山流水,似夜风凄凄,似小溪涓涓,似风过丛林。

有奔放,有自由。

亦有束缚与牵绊。

意欲归隐山林,却终究逃不过江湖纷争。

欲笑傲江湖而不可得,不亦痛哉。

闻琴音。

澹台明月目光落在叶君身上,心道:“一代风流逍遥王,弹指之间定乾坤,好一个极品男人。”

接着。

箫声起。

一人抚琴,一人吹箫,似心意相通,配合得天衣无缝。

琴者高亢阳明、瑟者婉转阴柔。

琴箫合奏中更有千般柔情,万般婉转,比之古人所称道的琴瑟合鸣,另有一番深意。

一曲终了,万籁俱静。

倚在窗边的澹台明月,喜极而泣,泪水潸潸而下,没想到眼前只有一面之缘的叶君。

竟是这般的懂自己。

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

少顷。

叶君从琴音中退出,侧目朝着澹台明月看去,见其擦拭泪水。

不是吧。

感动成这样?

察觉到叶君的目光,澹台明月理了理衣裙,款款走了过来,“王爷琴音,胜于天籁,让人深入其境。”

说着,她顿了下,继续道:“不知方才王爷弹奏的是何曲子。”

“一曲广陵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