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晚只觉眼前光线一暗,一个身影挡在了身前。

“嘭”的一声响,顾景琛低低地闷哼一声,紧接着就是玻璃落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景琛!”

秦晚抓住他的手臂,满眼焦急。

顾景琛抿抿唇,忍着头部的钝痛低声i道:“没事。”

他直起身,却将秦晚半个身子都挡在身后,生怕顾母又扔出什么东西砸过来。

秦晚被他握着的手不断颤抖着,不知是因为顾景琛替她挡住了危险,还因为顾母的冷血。

她真的一点亲情都不念。

顾母突然疯疯癫癫地模样让所有人都手足无措。

可前一秒还狞着脸的顾母突然安静下来,眼泪从她红而有些浑浊的眼中留了出;来。

她双手交叠放在胸口,声音刺耳:“我的孩啊……她才十八啊,才十八啊!”

顾母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秦晚心底的颤动犹如天崩地裂,她呆滞地看着顾母,有种身陷迷雾的感觉。

若不是顾景琛握着她的手,她真觉没有什么可以支撑的了。

“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她……”

顾母一边哭一边呢喃了几句,身子猛地往后一倾。

“妈一!,”

千钧一发之际,顾景琛猛地抓住顾母的左手,可他半个身子都横在了窗外。

顾景琛咬着牙忍着痛。

右肩隐隐有脱臼的感觉,但他还是死死抓着顾母。

“景琛!”秦晚心骤然一紧。

好在陈医生反应快,急忙叫人拉住顾景琛,将他的身子往回拖。

秦晚心急如焚地看着被人几人挡住的顾景琛。

差一点,差一点他们就掉下去了。

秦晚脸色发白,那一瞬间心脏都好像停止了跳动,脑子有一瞬间闪过顾景琛满身血的模样,刺的她悬着的心一阵慌乱。

顾母却用另一只手疯狂地抓挠顾景琛:“放手!放开!”

挤在窗户旁的人互相配合着,抓住顾母的手臂将她往回拉着。

终于,在三个人的合力下,将还在挣扎的顾母拉了,上来,一旁的护士赶忙给顾母注射了镇定剂,病房里才消停了下来。

秦晚看着睡过去的顾母被推走,立刻扭过头查看顾景琛的状况。

“景琛!”她将轮椅推到靠在墙边的顾景琛面前,声音哽咽:“你没事吧?”

顾景琛微微喘息着,抬眼看着顾小

艾。

见她满眼泪水,脸上湿润一片,心疼不已。

他想抬起右手替她把眼泪擦掉,却只觉一阵疼痛,动弹不了。

而眼前秦晚的脸也渐渐模糊起来。

他竭力控制呼吸:“没事,只是最近,可能抱不了你了。”

秦晚一怔:“你说什么?”

顾景琛有些苍白的嘴唇弯了弯,正准备起身,却觉天旋地转,身子猛地向前倒去,靠在了秦晚的膝盖上。

秦晚瞳眸骤缩:“景琛?景琛!”

覆在他头上的手有些湿粘,秦晚惨白着脸,木然地将微颤的手翻过来,手心一片殷红。

“景琛,爵……来人啊!救人啊!”

秦晚撕声喊着,眼见顾景琛的血从发间流到下颚,她喉咙一紧,竟再难以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