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陆言医术的出名,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了。

最开始只是隔壁几个村,现在镇上很多人也来陆言这边看病了。

一连几天,忙的陆言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了,有时候晚上还要忙到七八点。

不过也奇怪,越忙,陆言就发现自己精神越好,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而且最近几天《虎啸拳》似乎进步了,陆言全力一拳打出,仿佛有阵阵破空之声一样,真如虎啸龙吟一般。

陆言感觉一拳能打碎一堵墙了,当然,也仅仅是感觉而已!

陆言怀疑,自己精神越来越好,可能是练了《虎啸拳》原因。

中午,病人都走了,陈岚也带着饭菜来了。

忙了一上午,陆言早就饥肠辘辘了,这几天饭量也增加了两倍那么多,陈岚现在都用大海碗给陆言装饭了,慢慢一大碗冒尖。

搞的陆言很不好意思,自己像个饭桶一样1

“好香啊,岚姐,今天炖的什么汤啊?”

陆言看着炖盅里面的汤,馋的直咽口水。

“嘿嘿,什么汤,你喝了就知道了!”

说着陈岚打开炖盅,盛了一碗汤给陆言,“尝尝看,好不好吃!”

陆言拿起勺子,尝了一口,非常鲜美,还带着淡淡的牛肉香味,“嗯,好吃,是牛肉炖汤吧,我喜欢吃牛肉!”

说完陆言勺了一大块肉,放在嘴里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道,“这肉好吃,软烂中带着一丝Q弹,这是牛什么什么部位啊,我以前没吃过!”

陈岚看着,坏笑道,“你猜猜!”

“牛腩?牛蹄筋?”

“都不是!”

陈岚笑道,“这是牛鞭汤,专门给你补身体的!”

“噗……”

陆言听着,直接吐了出来,看着碗里的汤和肉,整个人都懵逼了,自己居然吃了牛的鸡鸡!

陈岚看着陆言那模样,一阵坏笑,“瞧你吓得,有那么可怕么!”

“能不吃么?”

陆言为难的看着陈岚。

“为啥不吃,你刚才不是说挺好吃的么?”

“是挺好吃的,可是,这是牛的鸡鸡啊,有点难下口!”

“你当做没听到好了,这玩意大补的,多吃点,我可是炖了一上午的,都要吃掉,别浪费了!”

陈岚看着道,说完自己盛了一碗,大口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道,“真香!”

陆言看着陈岚那模样,感觉有些邪恶。

随即陆言压着内心的厌恶感,吃完了自己这份,赶紧端起米饭,大口吃了起来。

“嗯,这个荷兰豆炒牛肉好吃,这牛肉做的挺嫩的!”

陆言夸奖道,大口的往嘴里塞。

“嘿嘿,你知道这是牛的哪个部位么?”

陈岚忽然一脸不怀好意的笑道。

陆言听着顿时大惊,立刻停了下来,“这……不会又是牛鞭吧?”

“肯定不是,这口感都不一样!”

“那就好!”

陆言放心的吃了起来。

“哪来那么多牛鞭啊,这是牛批,荷兰豆炒牛批,大补的名菜!”

陈岚缓缓的道。

“噗……”

陆言直接把碗扔下来,一脸郁闷的看着陈岚,“岚姐,你怎么想到这种菜的啊!”

“我看你最近辛苦,所以特意给你准备的,补补身体,别垮了!”

“不是有牛鞭汤了么,你还弄这个干啥!”

“我看网上说的,要阴阳调和,单单一样会补过头,所以公的母的都来一份!”

陈岚解释道,有理有据的样子。

陆言听着一阵无奈,看着桌上的菜,有些下不去嘴了。

陈岚看着陆言那模样,媚笑道,“快吃吧,把身体吃的强壮一些,姐姐我喜欢强壮的男人,你要是不吃,可没机会哦。”

陆言一听,二话不说,端起碗了,大口就吃。

“小色狼!”

陈岚娇媚的白了陆言一眼,“吃多点,明天我继续给你做,哪天你补好了,晚上到姐姐家来聊天!”

“好,我要连续吃一个月!”

“呸!你想弄死我啊,色狼!”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

一顿饭,很快吃饭了,陈岚收拾掉碗筷,泡了壶茶,两人坐着休息喝茶,聊闲天。

陆言发现,陈岚这个女人还真够媚的,仿佛时时刻刻都在勾引自己的一样。

而且身材又好,气质成熟迷人,每次看到陈岚,陆言就心痒痒的。

可惜每次陈岚撩拨两句就跑了,让陆言很难受。

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把陈岚给吃了!

正聊着,这时候,一辆熟悉的奔驰迈巴赫停在了卫生站门口!

车门打开,几个人走了下来,领头的人陆言很熟悉,唐伯!

唐伯后面跟着三个人,其中两个是身材健壮的保镖模样的人,一左右,站在一个中年男子面前。

这个中年男子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穿着黑色的休闲西裤配着白色的运动鞋,上半身是一件白色的Polo衫,手上戴着江诗丹顿的表。

看起来简洁干练,略显儒雅气质!

但是整个人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无形的气势,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看一眼,就让人倍感压力。

“唐伯,你怎么来了!”

陆言看着唐伯,很意外,赶紧迎了上去。

“嘿嘿,陆医生,我还先生想见你,所以我带他过来了!”

唐伯指了指身后那个中年男子,“这是我家先生,也就是大小姐的爸爸,云镇天!”

云镇天!

好霸气的名字,陆言听着心里暗道,怪不得气势那么惊人!

“陆医生你好,听说你治好了我家芊芊的脸,真是太感谢你了!”

云镇天走到陆言面前,微微一笑,伸出了手。

“你好,云先生,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用客气!”

陆言礼貌的伸手握了一下,发现云镇天手上都是老茧!

果真不是一般人啊!

“来,请里面坐!”

陆言招呼道。

“不了,陆医生,我这次过来,除了专程感谢你之外,还有别的事要请你帮忙!”

说着云镇天伸手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陆言,“这里面是一百万,请陆医生务必收下,感谢你治好了我的女儿!”

后面的陈岚听着大惊,陆言这什么运气啊,前几天刚收了王若兮一百万,今天又有人来送,又是一百万!

现在钱这么不值钱了么?

陆言看着没接,“云先生,不必了,之前我已经收了唐伯二十万了!”

“陆医生,上次是大小姐的诊金,这一百万是我家先生给你,想请你去治疗另外一个病人!”

说着唐伯接过卡,塞到陆言手里,“你收着吧,这点钱,对我家先生来说,就是一块钱不到!”

“不行,我不能收,而且你们请我去给另外一个病人治疗,我都还没治呢,也不一定治得好,怎么能收钱!”

陆言拒绝道。

“陆医生,你放心,无论你治不治的好,这一百万都是你的!”

云镇天看着陆言淡淡笑道,“况且,唐伯说你医术了的,我相信你应该没问题的!”

“没错,陆医生,我们相信你,你现在有空的话,就跟我们过去看看病人吧!”

唐伯跟着道。

陆言听着,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这卡你们先收回去,否则我不会跟你们去!”

云镇天和唐伯看到陆言这么坚决,只好暂时先收了回去。

随即陆言收拾一番,便跟着两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