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凌寒看着被程子募护在身后的凤倾歌,心里闪过一丝不悦。

他声音冰冷:“她是不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想你应该很清楚。”

程子募轻笑一声:“我清不清楚又如何,重要的是世人相不相信。”

听到这话,程子募身后的凤倾歌逐渐回过神来,看着云凌寒的目光隐隐带着一丝恨意。

云凌寒眼神从刚才就一直落在凤倾歌身上,此刻她眼底的恨意让他心惊,身体不由得一颤。

又见凤倾歌如此相信程子募,心里渐渐生出一股怒意。

如刀的眼神扫向程子募:“看在你救了王妃一命的份上,速速离去,本王可以不伤你,倘若还要执迷不悟与我作对,就不要怪本王了。”

他知道,只有让程子募主动离开,凤倾歌才有可能会主动跟他回去。

话音刚落,云凌寒便听到程子募不屑的冷哼一声:“多谢王爷好意,不过在下并不需要,我要走,自然也会带着倾歌一起。”

程子募的态度和凤倾歌自始至终对他的不理睬彻底惹怒了云凌寒。

他骑着马后退一步,吩咐身边的侍卫:“把程子募抓起来,生死不论,但不可伤王妃分毫。”

话毕,身边早已等候多时的侍卫立马上前,直接抽出长剑朝着程子募而来。

程子募见状立马将凤倾歌推离此地,挥动手中的长剑,与侍卫缠斗起来。

凤倾歌站在远处,神色焦急。

时时看着被侍卫包围在中心的程子募。

然而下一秒,凤倾歌直接惊呼出声:“师父,小心!”

原来是程子募右后方的一柄剑以偏僻诡异的角度直接就要刺入他的胸口。

凤倾歌的提醒让程子募偏身一躲,然而长剑还是划过他的手臂,顿时鲜血直流。

与此同时,下一招同时而来,程子募眼前一缩,偏头躲过眼前的剑影。

这些侍卫都是云凌寒暗中培养的暗卫,个个身手矫捷凌厉,而程子募旧疾刚愈,时间长了自然不是对手。

双拳难敌四手,程子募身上的伤越来越多,然而他却依旧一声不吭。

但凤倾歌还是从他逐渐迟钝的身影中知道他现在只是在艰难抵抗。

“住手,云凌寒你快让他们住手!”凤倾歌对着云凌寒大喊。

然云凌寒只是神色冷淡的看着,并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说话间,程子募被踢倒在地,一柄长剑直直的朝着他的心脏而去。

下一刻,侍卫的长剑停在半空。

电光火石之间,凤倾歌直接挡在了程子募面前,最近的一柄剑离她的脸颊只有一公分。

坐在马背上的云凌寒看到这一幕心狠狠一颤,连忙上前一把将剑挑开。

对着凤倾歌大声呵斥:“你不要命了?!”

云凌寒心里一阵后怕。

凤倾歌仰起头看他,语气是云凌寒从未体会过的冰冷:“如果你要杀我师父,就把我们两个人一起杀了吧。”

“你……”云凌寒气急,勒紧缰绳。

看到凤倾歌浑身散发出对他的抗拒,云凌寒脸上也逐渐冷下来:“你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威胁我?”

剑指她身后的程子募,眼神中充满杀气。

凤倾歌被他快要化成实质的杀气怔住,但身体却把程子募挡的更加严实,俨然一副要伤他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的模样。

这个举动让云凌寒脸上的冷意更甚:“让开!”

凤倾歌一动不动,只是固执的看着他。

周围的气氛瞬间僵硬了下来。

良久,云凌寒看着凤倾歌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想要做什么?”

凤倾歌想也不想的说:“放我们离开。”

“不可能!”云凌寒直接拒绝。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凤倾歌,怎么可能会让她离开,除非他死。

 YH “只要你愿意跟我回府,本王看在他救了你的份上,可以饶他一命。”语气中有着一丝妥协,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