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一吻第5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深藏一吻

《深藏一吻》是作者marous 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陆时淮乔林 ,小说讲述了赵晓棠自然不知道自己在陆时淮心中的印象仅仅只是两个字——矮子,否则指不定会和乔林一起把他揍得满地找牙。

 夕阳把天边染成了赤红色,连道路都浸透着红艳艳的光。不算宽敞的街道上飘着各色的香味,乔林站在一辆餐车面前,美滋滋地买了一个蛋饼,加了许多内陷,一口咬下去,热腾腾的,各位滋味在舌尖上跳舞,直觉幸福得要***。

  

  想起方才的经历,乔林忍不住为自己机智的反应***。要说正面硬杠,乔林是绝对是杠不过陆时淮这个大佬的,目前阶段也只有逃了。她***咬了一口蛋饼。

  不过,一直逃也不是个办法,她得想想办法……

  乔林陷入沉思。连嘴巴蠕动的速度都慢了许多。

  

  “吃完了吗?”

  阴恻恻的声音在这条热闹的街道中像是恶魔的呼唤。

  乔林浑身一颤,慢动作转过身,她腮帮子瞬间憋了,嘴里的食物一下子全吞了下去,堵在喉咙里,涨着疼。

  她目光呆滞,心中循环播放着一首《凉凉》。

  

  “咳咳咳。”她被蛋饼***呛了一口。

  乔林***拍着自己的胸膛,活像得了哮喘。

  陆时淮往后退了一步,眼里的嫌弃更甚。

  

  乔林调整心态,咽了口口水,干笑了几声,“你跟踪我?”

  陆时淮笑。

  人潮如流,乔林从他的笑中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乔林欲哭无泪,心里计算着逃跑的路线。陆时淮却没给她太多考虑的时间。

  陆时淮拉着她的后领,像拖着尸.体一样把她拖到右侧的河岸边。

  

  这是镇上唯一的一条河,河岸上是集市,岸边三三两两的人,陆时淮拖着她来到了一处人稍少的地方,而那边,停着他的小电驴。

  乔林觉得脑阔疼。

  

  晚风很温和,带来了青草味的水汽。灯火阑珊,明明岸上就是集市,这里却仿佛离人烟很远。

  

  陆时淮站在背光的地方,看着乔林的眼神似乎能把她割成一片片薄片扔进河里。

  

  乔林面不改色地在他面前吃完剩下的蛋饼,擦擦嘴。她告诉自己要稳住,然后腆着脸寒暄道:“你吃晚饭了?”语气很热络,就像一个关系挺好的朋友的问候。

  

  陆时淮双手插口袋,舌头舔了舔牙齿,声音低沉:“乔林,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对着河大喊一声乔林是蠢货。第二,现在就给我的车道歉,我就不跟你计较。”

  乔林憋住笑。

  陆时淮:“嗯?”眼神一扫。

  

  乔林捂着嘴摇摇头。

  陆时淮:“选吧。”

  

  乔林很犹豫,在陆时淮面前踱了两圈步,对于这两个幼稚的选项完全不感冒,直到看到陆时淮很不耐烦了,她才正色道:“第一条,如果我真的对着河那么喊的话,只会暴露我们俩。”

  

  “那又怎样?”陆时淮冷笑。

  乔林跟他解释:“你确实不在乎,可是刚刚好多人都看到你把我拽走了,待会我要是嗷那么一嗓子,我觉得明天学校贴吧就会出现我们俩的合影,毕竟你那么那么有名,”她朝他使了个甜美的wink,“对吧?”

  陆时淮:“……”

  

  乔林接着道:“第二条,要我给小白道歉……可以是可以啦,但如果非要追究是非对错的话,也是你的小白先撞了我。我道歉可以,但它也得先跟我说。”

  “……”

  

  乔林笑眯眯地说,“所以我选第三条。”

  

  陆时淮知道乔林又在耍诈,耐心完全耗尽。他冷了神色,右手从裤兜里伸出来,朝她纤细修长的脖子抓过去。

  乔林瞪大眼睛,躲闪不及,脖子遭了殃,可陆时淮也没得好处,嘴里满满当当被她塞了一嘴。

  哗啦哗啦好几颗草莓糖。

  

  乔林梗着脖子,笑歪了嘴。

  这招是她跟许嘉学的,果然效果不错。

  “陆时淮同学,我愿意用这些草莓糖和你冰释前嫌。”她踮着脚,下巴微微抬起,因为脖子被抓,声音显得有些哑。

  

  甜腻的滋味在舌苔上蔓延,浑身的血液似乎都沾染上了草莓的香味。

  陆时淮***咬碎了糖果,回:“不可能。”

  

  乔林眨眨眼睛,心里叹了一口气,为陆时淮的倔脾气。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一样,然后在半秒钟后,乔林双手抓住陆时淮的手腕,开始声嘶力竭用尽全身力气,嚎了起来:“呜呜呜,我都这么低声下气求你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陆时淮,你不要脸!我再也不会爱了……”

  

  陆时淮动作顿时僵住,冷色眸中瞳孔骤缩:“你嚎什么?”

  乔林趁他不备,赶紧脱离掌控。动作灵活,仿若游鱼。

  

  堤岸上不时路过一些人,都伸着脖子往这里看。

  乔林的哀嚎声传得很远很远:“嗷,你到底还要我怎么做?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愿意和我冰释前嫌?我难道做的还不够吗?我都把我最爱的草莓糖给了你吃!你为什么要瞧不起草莓糖,它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不要脸~”

  

  懒得管她到底说了几句他不要脸的话占他便宜,陆时淮当下脑子就要炸了,他立马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背后扣住乔林,捂住她的嘴巴,面目狰狞地说道:“你给我闭嘴。”

  乔林双手猛掰,没掰动,在窒息之前疯狂点头。这人每次动手都没轻没重。

  

  她重重地喘了几口气,提醒道:“陆同学,男女授受不亲。”

  她的背部和他的胸前紧紧贴在一起,他的身上传来了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像冬日的树林。

  

  陆时淮哪会放了她:“管你授受不亲,你还嚎不嚎了?”

  乔林乖巧道:“保证不嚎,你先放开我。”

  

  陆时淮将信将疑,手上力道松了很多。

  乔林趁机开口,得寸进尺:“怎么样,冰释前嫌吗?”

  陆时淮沉默良久。

  

  乔林也不催他,循循善诱:“好汉不跟女斗,我保证日后跟你井水不犯河水。”她顿了顿,“而且你也看到了,跟我计较,不合算。”

  她拍了拍他的手臂:“你说对吧?”

  

  陆时淮跟被刺猬扎了一样,松开手。风一吹,身上多了一层鸡皮疙瘩。

  乔林揉揉发痒的眼睛:“而且草莓糖很好吃吧,我买了最贵的那一款,就为了给你赔罪。”她把话说得可好听了。

  

  陆时淮看着眼前的少女,嫌弃地磨了磨牙。这女的不按常理出牌,说她柔弱,却能一脸***地把他的车***踢爆了,但说她有多厉害吧,威胁她几句,她就能惨兮兮地嚎起来,简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他想起放学时许嘉跟他说的话:“陆时淮,你要是去找乔林,我劝你及时收手。她好歹是个女生。”

  陆时淮盯着乔林,看了看她后面的辫子,第一百次告诉自己,她是个母的,虽然有点无理取闹,但他不能真的揍她。

  

  陆时淮侧过脸:“以后别再惹我。”

  乔林点点头:“不惹不惹。”她在心里补充道:明明这次是你先惹我的,呵呵。

  

  “嘁。”陆时淮面色不善地越过她,打算骑驴走人。

  

  乔林“哎”的一声叫住了他。

  陆时淮看着她不置一词,眸子黑沉沉的,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乔林狗腿道:“哈哈哈,陆大哥,您大人有大量能带我回到刚刚的主路上吗?”他们所处的方位较偏,河岸边人员杂乱,刚刚走过来的时候还看到许多面目凶狠的纹身小哥,如今天色又暗了……

  陆时淮直接没理她,发动电车。

  乔林赶紧跑上去,拽着他后座:“现在太黑了,真的真的拜托你了!”

  

  “放手!”

  “我不放!”

  

  陆时淮忍了忍,咬牙切齿:“赶紧给我放了!”

  “我不!”

  “……”

  陆时淮怒了:“你特么不放手我怎么带你回去!”

  

  乔林讪讪地送了手,干笑两声:“哈哈,您先走,哈哈哈,我在后面跟着,您老人家开慢点昂~”

  陆时淮:“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