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时笙看到许西做的那一篇冠冕堂皇的道歉帖子后,黝黑深沉的眸子变得毫无情绪,气场变压抑阴郁。

是许西导致冉冉拒绝他的吗?是谁给她的胆子,让她这样诋毁她的!既然如此,那他会让她尝尝惹怒他的代价。

许氏本就已经濒临破产局面,如果他现在给他们添把火的话,很快他们就会四分五裂。

后天就是星期五了,不管冉冉现在是怎么想的,他都会赶回去看她的节目。

是她主动来招惹他的,他没说停止就不能停止,凭什么现在他动心了,她却戛然而止了。

冉冉,等我回来再谈。

他不想让他们的关系只止于朋友,他想每天都见到她,想要更加接触她,更想要占有她的全部。

季时笙眼里布满了痛苦,双手抱紧头,背影透露着绝望肃冷的气息。她曾对他的一心一意,最后离开的时候,不可弥补的落差成为一把利刃直直插进他的心中。

他不怪冉冉,冉冉这么好怎么会错,错的都是他。不该让冉冉一直主动追着他,他会把一切阻碍给清除出去,她只要迈出那一步就好,剩下的他会替她完成。

冉冉,别丢下我,好不好……

曾经有多高傲,现在就有多卑微,只要能让冉冉回头,季时笙想无论让他做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很想要拨打她的电话,想听她的声音,想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

可是又怕她拒绝,怕她更加躲避他,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季时笙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发了疯似的定了票回去。收不到冉冉的消息,他感觉心都被刀一次一次割去,他已经不能忍受了!

在回去的车程上,季时笙一次次翻阅曾经和慕冉的聊天记录,他怎么这么蠢,如果早点明白的话,就不会让冉冉等那么久。

季时笙在心里一遍遍唾弃自己,路上的景色烟雨迷蒙,毛毛细雨,菱落无声地飘落着,像是银丝一般。

慕冉此时正被这突如其来的绵绵细雨堵在图书馆中,她看见了季时笙发来的微信,但是选择不回。

既然已经觉得跟他做朋友,那还是少纠缠不清,现在趁着他对她的感情还不深,可以当断则断断。

“慕冉,我送你回去吧!”听到有人在叫她,慕冉回头一看,又是何彦佑。

因为上次已经很明确拒绝过他,所以此时慕冉感到有一点小尴尬。

沉默了一会儿,慕冉才缓缓开口,“不用了,我等雨停再走吧!谢谢你。”

礼貌又生疏的话语让何彦佑眸子很快沉下来,这是第几次她拒绝他了,他已经数不清了,可他就是犯贱似的想要凑上去。

跟个傻子一样到处收集她的消息,知道她喜欢吃草莓千层,知道她喜欢一切甜甜的东西。

他打听到今天慕冉可能回来图书馆的消息,早早就在这里守着,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出来。

看,老天爷都在帮他,倏然下起了小雨。他偷偷高价买了其他同学的雨伞,就是为了能跟慕冉搭上话,送她回去。

“你看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你那天的话我也懂了,你放心我不会对些你做什么的。”

何彦佑信誓旦旦地保证,他知道慕冉不喜欢因为喜欢她的名义对她好,所以他只能这么说。

“真的不用了,我在看会书吧!”

依旧是冷淡至极的拒绝,从她的表情中看不出一点波澜,甚至一个抬眸都没给他。

何彦佑低声道:“就最后一次好吗?让我送你回去,我以后不会来打扰你了。”

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让他能够靠近她一点,就一次而已。

他落寞地垂下眼眸,静静等着她的宣判。

慕冉贝齿咬着红唇,眉头微皱,长睫轻颤。她轻声问道:“真的是最后一次?”

听到慕冉回答,何彦佑一股脑地只知道点头,每次他的智商在慕冉这里就会丢失,总会干一些丢人的事。

“我保证是最后一次。”以后他就远远地看着她,只有她一回头,就能发现他一直站在她身后。何彦佑情深至此,却终究错付他人。

“好。”

看他这样也不像是骗人的样子,慕冉点点头答应了他。

“我们走吧!”何彦佑引着慕冉走到图书馆外面,撑开伞示意她过来。

既然答应了,慕冉也不会再去拒绝什么,她走到伞下再次说了声谢谢。

雨渐渐下得很大,就算何彦佑把伞的大部分都让给了慕冉,慕冉的衣袖还是被小部分打湿了。

“你过来一点,等下衣服湿透会感冒的,你明天不是还要表演吗?”

这话说得的确没错,但是太过近距离接触有点让她感到尴尬,雨把她的衣服已经打湿,现在紧紧贴紧她的肌肤。

“恩。”虽然慕冉嘴上应了,但是身体依旧没动。反正马上就快到宿舍了,淋这么一点雨应该不会怎么样。

见慕冉每天任何想要靠近的意识,何彦佑也不强求,之前默默把伞又往她那边靠。为了不让慕冉淋到雨,何彦佑的半个身子几乎在伞外,整个肩膀都被雨水打湿。

注意到何彦佑的情况,慕冉觉得有些不自在,往他那边走了两小步。从别人看来,他们靠的极近,就跟平常情侣一样。

慕冉终于看到了宿舍大门出现在以前,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简直是太尴尬了,她就不该答应。

“谢谢,我先走了。”慕冉笑笑,朝何彦佑挥手转身离开。

直到看见慕冉进了宿舍楼里面,身影渐渐消失,何彦佑才离去。

月色下,不远处站立着一抹颀长的身影,双手死死地抓着心脏处的衣襟,漆黑的眼眸,直直地窥看眼前的一幕。

苍白无血的脸上,布满了绝望与寂寥。

她真的不要他了吗?她不是说拒绝了那个人,所以她现在真的不再喜欢他了?

他宁愿他自己没有这么匆忙地赶回来,不然也不会亲眼看到这一幕。他刚差一点就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想要冲上去把她们分开。

她明明离他那么近,却感觉咫尺天涯,怎么抓也抓不住。

冉冉,不要放弃我好不好。

宿舍楼下只剩季时笙一个人独自伫立在那里,眼神空洞无物,仿佛失去了所有的七情六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