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样冷厉的语气,医生背脊都忍不住凉了几分。

陆铭煜的眼神像是带着刀,开始剖析医生口中“后遗症”三个字。

他知道苏晴可能会变得跟孩子一样,但是医生刚才的话显然更加严重。

吴慧不敢说话,也就装作不知情的模样。

医生扶了扶眼镜,耐心解释道:“按照她的情况,就算把后遗症降到最低水平也是智力回到幼儿的结果。”

他停顿了几秒,像是在给陆铭煜消化的时间。

“而在那之前,她的意识是不受控的,所以需要的不只是医院的治疗,最重要的是家属的照顾和陪伴。”

医生的话并不长,而陆铭煜却觉呼吸都被这短短几句话给遏制了。

他看向病床上眼神空洞的苏晴,心就像无数蚂蚁在啃噬一样。

苏晴这一生的命运都被定下来了。

她永远不用再和正常人那样生活。

甚至,再也不会想起他和过去的一切。

陆铭煜眼眶酸涩的让他难以忍受,他不忍再看苏晴,却又不舍挪开视线。

医生离开,吴慧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陆铭煜伏在窗前,沉重的呼吸和微不可闻的呜咽让她眼底掠过一丝诧异。

她是没见过陆铭煜哭的,除非是拍戏的时候。

吴慧暗自叹了口气,靠着墙继续玩手机。

作为外人,她同情的是苏晴。

对于陆铭煜,她反倒像微博上一些人一样,觉得他太过分了。

明明已经结婚了,还当着妻子的面回答那些感情问题……

天色阴沉,苏母却一脸喜滋滋地从银行里出来。

她宝贝似地摸了摸存折,好半天才适应里头有几万块钱的变化。

忽然,一辆黑色奔驰忽然停在了她面前,车窗下降,沈翎川扬着礼貌的笑:“苏阿姨。”

苏母眼底立刻多了警惕,将存折忙收进口袋里:“你谁啊?”

沈翎川见她视钱如命的小动作,一丝鄙夷划过眼底。

“我叫沈翎川,文浩的朋友。”

听到沈翎川自报完姓名,苏母愣了愣,防贼似是的表情立马跟见到财神爷一样乐开了花:“你就是沈翎川啊!文浩跟我经常提起你!”

何止是提起,她知道这些钱还都是他给的。

沈翎川下了车,打开后车门:“阿姨,我送您回去吧。”

见他这么大方,苏母也没有不好意思,反倒巴不得再和他攀上点关系。

沈翎川一边开车一边道:“阿姨,其实我和小晴更加熟。”

听到“小晴”二字,苏母嘴角一僵:“是,是吗?”

“而且我很喜欢她。”

“啊?”

苏母显然没想到沈翎川会说这句话。

红绿灯处,车停了下来,沈翎川看向后视镜中目瞪口呆的苏母,上挑的眼尾带着几分深沉:“小晴出了事,我一直很自责,如果我在她身边,一定不会让她出事……”

他没明说,苏母却也听出了几分他想当她“女婿”的意思。

她心立刻跟又得了几万块钱一样,想不到苏晴命还真好,一个个的有钱人都喜欢她。

只是想到陆铭煜,苏母表情多了丝嫌恶。

苏晴嫁给陆铭煜,她不仅没得陆家什么好,还受了陆母不少白眼。

但这沈翎川就不一样,还没做一家人,出手也大方。

苏母叹了口气:“那也没法,小晴还没离呢……”

绿灯亮,沈翎川启动车子,收回目光:“阿姨,你可以帮他们离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