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的***沙雕苟活第5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穿成反派的***沙雕苟活

《穿成反派的***沙雕苟活》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穿成反派的***沙雕苟活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马户子君 所编写的,讲述了苏徊意苏持的精彩故事。

 两人回到家还不到八点,于歆妍在客厅听见开门的动响,走到玄关就看见苏持正一手撑着墙换鞋,苏徊意在旁边特别乖地抱着两人的外套。

  

  “怎么这么早回来?”

  

  聚会至少都是两个小时,除开路上的时间,两人应该只待了一个小时左右。

  

  她惊恐,“你们被扫地出门了吗?”

  

  苏徊意佩服她丰富的想象力,“是我喝了酒头晕,大哥就把我带回来了。”

  

  于歆妍刚松口气,转念又想到他头上还有个包,“没喝多少吧,伤还没好呢。我让厨房给你们都煲点汤,喝了再休息。”

  

  苏持换了鞋从苏徊意胳膊上拿回自己的外套,“我就不用了。”他说完径自上了楼,背脊笔挺,脚步沉稳,用实力诠释他有多“不用”。

  

  苏徊意晚上没吃多少东西,这会儿饿了,“我还想吃煲仔饭。”

  

  于歆妍不赞同,“煲仔饭不行,里面有酱油,头上留疤就不好看了。”

  

  “有头发挡着,应该是看不到的。”

  

  于歆妍很谨慎,“万一以后秃了呢?”

  

  “……那留不留疤应该都不怎么好看。”

  

  “……”

  

  苏徊意最后得到了一碗汤,一份炖鸡面,寡淡得像在吃斋饭。他吃到一半苏纪佟来了,抽了板凳坐下发出灵魂三连,“聚会怎么样啊?玩得开心吗?有交到朋友吗?”

  

  苏徊意挨个给出反向回答,“挺好的,很开心,交了朋友。”

  

  苏纪佟还是不放心,“交了朋友记得下来常联系,感情都是聊出来的。”

  

  苏徊意想起自己单方面联系的微信,默默喝汤。

  

  吃饱喝足,他上楼洗过澡又擦了一次药。这次他没有找苏持帮忙,苏持应该也累了,他不想去惹人烦。

  

  艰难地摩挲着包块儿随便擦了点药,苏徊意趴回床上打开手机。

  

  开屏他就被铺天盖地的微信提示糊了一脸!

  

  ***,什么情况?

  

  苏徊意一条一条地翻,发现有列表好友发来的,还有五六条待验证的申请,对他的态度比之前友善多了。

  

  【许怔】:[视频]这是后续。

  

  【周青成】:草啊,******!太好玩儿了吧你,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好玩儿?下次出来一起玩儿呗!

  

  【孙河禹】:[图片][图片]郑芹给了白***一巴掌!啊不对,她不姓白。

  

  ……

  

  ******,他不孤寡了!他也是有朋友的人了!苏徊意热泪盈眶,甚至想截图发给苏纪佟看,又生生忍住了。

  

  最后他只给苏持发了一条消息分享喜悦。

  

  【苏徊意】:我有朋友了![布谷布谷.jpg]

  

  苏持没回,他转而继续跟新建立的好友聊天。

  

  主动来找他聊天的***多数是怀了猎奇、八卦的心态,但朋友嘛,不管最开始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处到后面能真心实意就好了。

  

  就像周青成,开头是来找茬的,到后面就变成了友军。他的喜怒都很鲜明,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同这种人相处起来反而轻松很多。

  

  【苏徊意】:今天还要谢谢你,我肯定得罪白女士了吧。

  

  【周青成】:没事,你得罪的人还少吗?

  

  苏徊意,“……”

  

  【苏徊意】:你知道白女士到底是哪家的吗,看着也不像是名媛闺秀。

  

  【周青成】:嗤,本少爷又不是谁都认识。

  

  语气轻蔑,听上去更像“又不是谁都配让本少爷认识”。

  

  苏徊意叹服,原来这才是装逼的最高境界。

  

  临睡前,周青成约了他过几天去射击馆玩,一起的还有孙河禹跟他妹妹。

  

  【周青成】:孙河禹他妹妹很漂亮的,一起认识一下,晚安晚安!

  

  苏徊意说可以,向他道过晚安也关了手机睡觉。

  

  .

  

  第二天餐桌上,苏徊意假装不经意地分享了周青成约他出去玩的事,二度证明自己布谷布谷!

  

  苏纪佟喜上眉梢,顺手又捋了一把他头上的呆毛,“不错不错,多和朋友出去玩——你这头发怎么总是翘?”

  

  苏徊意没注意过自己的头顶,“总是翘吗?可能睡相不好。”

  

  苏纪佟嘀咕,“是啊,我都给你捋了好几次了。”跟天线宝宝似的。

  

  对面的苏持抬眼看到没说什么,继续垂头吃饭。

  

  吃过早饭,苏徊意抱着手机在客厅里和周青成他们聊天,四个人拉了个群聊组,叫【射击小分队】。

  

  正聊着,苏持拿着红花油走过来,“昨天晚上没擦药?”

  

  苏徊意头也不抬,“嗯……我自己擦了。”

  

  苏持瞥了眼他手机上快速***的消息,“一会儿再聊,我给你上药。”

  

  手机“噗通”一声掉在苏徊意大腿上,他惊讶,“你要主动给我上药?”

  

  莫非是淬了毒。

  

  苏持冷笑,转身就走。

  

  苏徊意赶紧伸手拽住他衣角,“我太高兴了,喜悦冲昏了我的头脑!”

  

  苏持又转回来,掰着他被冲昏的脑袋毫不温柔地摩擦他的小包块。

  

  苏徊意打不了字,只能嘶嘶地抽着气在群聊里发表情包,对面看出他的敷衍,顿时发出谴责。

  

  【周青成】:我怎么觉得你回应这么冷淡?你在干嘛呢?

  

  苏徊意发了条语音过去:「我头撞了,嘶……我哥在给我擦药。」

  

  【周青成】:!!!

  

  苏徊意欣慰,新交的朋友还是关心他的。

  

  【周青成】:你哪个哥,苏持??苏持会给你擦药!?

  

  苏徊意,“………”

  

  苏持听到他发的语音,手上没停,“怎么,想跟新朋友彰显我们的兄弟情深?”

  

  苏徊意觉得他又在嘲讽了,“那要我说’我哥在很不情愿地给我擦药’吗?”

  

  苏持揪了一下他的呆毛,“碍事,再抱怨就给你拔了。”

  

  苏徊意想起于歆妍的秃头预言,顿时噤声。

  

  头上的动作就放缓了些,算不上温柔,但至少没再像钻井。

  

  .

  

  苏徊意和周青成几人约的是周末。

  

  周青成说的射击馆在市中心,是他家表亲开的,他要去玩刷个脸就行了。

  

  周青成跟孙河禹去过好几次,这会儿他们已经到了大厅里。孙河禹身边还站了一名少女,二十岁出头,长相甜美,一双杏眼灵动活泼。

  

  孙月朝着入口处踮着脚望眼欲穿,“那个苏家收养的少爷呢,不是说他跟传闻中不一样吗?”

  

  孙河禹说,“待会儿见到他你可别提收养。”

  

  孙月噘噘嘴不以为意。她从上小学起就开始接触上流***的圈子了,从来就没见过苏家收养的这个小少爷,听说他到目前为止只参加过三次聚会,看来苏家也不怎么重视他嘛。

  

  少女的心思都摆在脸上,周青成看出来了也没打算提醒她。眼见为实,苏徊意到底怎么样,还得孙月自己感受。

  

  没等几分钟,门口就出现一道人影。外界光照正强,那人迈进来时颀长的身形笼着光晕,好看得像是***里的特效。

  

  孙月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这是谁,接着就听周青成招手喊了一句,“苏徊意!”

  

  ***,苏家收养的那个?孙月惊了,她又认真把人看了几眼。

  

  几步之间,苏徊意已经走近了。他今天穿了件略修身的深色T恤,领口有些大,露出修长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颈侧缀了一颗红痣,衬着冷白色的皮肤活色生香。

  

  靠靠靠……收养的?在哪儿收养的,她也想去捡一个。

  

  “周少,孙少,孙***。”苏徊意挨个打过招呼,便看见孙月捂着心口一脸激动。

  

  苏徊意:……?

  

  “来了啊,走走,我们进去!”周青成勾了苏徊意的肩就自来熟地往后面带,“你之前打过枪没?”

  

  苏徊意总觉得这句话听着很有歧义,碍于还有女生在场,他压下心头微妙的既视感,“没打过。”

  

  周青成眼神立马内涵,笑容荡漾,“喔~”

  

  苏徊意,“……”草,原来不是他想多了!

  

  周青成造作过后领几人进了一个单独的房间,然后开始指导没打过枪的苏徊意。

  

  他说,“你没打过枪,我教你一下***,***要放松,重心放在***之间,挺直手腕,肌肉得适当发力……”

  

  苏徊意听着总觉得不对味儿,“等等。”

  

  周青成,“喔?干什么?”

  

  苏徊意提出申请,“让工作人员来指导我就好了。”

  

  …

  

  在热心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终于走上了正轨。

  

  砰、砰、砰……几发过后,旁边的孙月侧头看向旁边的人。

  

  青年两肩平直,背部蝴蝶骨随着他托枪的动作小幅度耸动着,腰线劲瘦漂亮。

  

  砰!又是一发,苏徊意放下枪,线条分明的下颚由紧绷变为放松,喉头微动,唇角带了点清润的笑意,很是招人。

  

  孙月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前方枪靶——共六发,五发脱靶。

  

  还有一发在隔壁周青成的靶子上。

  

  “……”旁观的周青成跟孙河禹直接无语。

  

  “服了,你脱个靶,姿态还跟中了十环一样清冷孤高!”

  

  苏徊意依旧是那副绝世高手的姿态,老神在在地收回手,“射击讲究的是技巧和心性,前者我没有,就在后者上面弥补回来。”

  

  孙河禹嘴角一抽,“补得有些过剩了。”

  

  苏徊意,“两头总得占一头。”

  

  其余人,“………”

  

  .

  

  从射击馆出来,已经是接近晚饭时间,几人就在旁边的粤菜馆订了个包间。

  

  苏徊意跟周青成并排坐着,对面是孙家两兄妹,正聊着天,孙河禹忽然“诶”了一声,指着苏徊意肩膀,“你这片怎么全擦红了?”

  

  周青成闻言勾着个脑袋去看,顿时也“***”了一声,“真的,深深浅浅的红印子。后坐力的原因吗,不至于吧,我怎么没有?”

  

  苏徊意看不到自己的肩膀,凭感觉搓了搓,“没事,我是易留痕体质。”他说着撩起袖子露出胳膊肘,“看,前几天随便磕的。”

  

  在场的人都惊了,这得多随便才能磕成这样!

  

  孙月还是个小姑娘,见不得这么骇人的淤青,“怎么磕的啊,你别是被***了吧?”

  

  “捡东西磕的。”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苏家正名,“家里人都很疼我,从来没***过我。”

  

  孙月感觉苏徊意性格还不错,又大了胆子问,“那你之前怎么几乎不参加我们的聚会?”

  

  苏徊意腼腆地抿了口茶,“我自卑。”

  

  三人,“………”

  

  一顿饭快要吃完时,苏纪佟打了个电话过来,问了他吃饭的时间地点,就说苏持顺路,让他跟着苏持的车回来。

  

  苏徊意挂了电话,又给苏持发了地址,坐了不到十分钟苏持就到了。

  

  “我先走了。”

  

  周青成问,“怎么了,你一会儿有事?”

  

  “我大哥来接我了。”

  

  剩下三人惊了,“苏持亲自开车接你!”

  

  他们这个圈子里的等级观念比普通阶层要牢固,谁敬酒、谁开车、谁买单,都是位置高低的体现,更别说苏持,那可是如雪山劲松,受人仰视的!

  

  苏徊意也反应过来了,之前去参加聚会是家里的司机接送,苏持今天出门办事,那应该是他自己开车。

  

  ***,让苏持给他开车。

  

  苏徊意一边踩着红绒地毯下楼一边想,有时候事态的发展总是出乎意料,他明明是想在他大哥手下苟命的,结果现在又是让人擦药、又是让人开车。

  

  真是越来越放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