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然为了他的名字,在拼命护着!

沈瑾轩一时间有些茫然。

这女人的心理,倒底在想什么!

“许安然,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可怜你么?”

他扬起手,那笔记本还是被扔在了离碎纸机不远的地方。

几乎是同时的,许安然半跪在地上,直起了身子。

她想用嘴去咬住日记本,将头向前迎过去的同时,那双眼重重的碰到了桌子的边角。

那一刻天翻地覆。

双眼的刺痛胜过了一切。

许安然睁不开眼,太痛了,动一动眼皮都做不到。

可她还是强忍着,将那本日记咬在了嘴里。

渐渐的,眼睛里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出来。

一开始,许安然以为是眼泪。

直到,那带着血腥味的液体流过鼻子,她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你的眼睛!”

沈瑾轩看到了地面上低落的血点,才发现,那血是许安然眼睛里流出来的。

他猛吸一口凉气,浑身不住的颤抖起来。

许安然意识到什么,便觉得男人将她的绳子解开了。

接下来,便是男人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沈瑾轩,你要对我做什么!我的眼睛,怎么了?”

男人没说话。

他的呼吸异常急促。

许安然又一次,听到了那熟悉的心跳声。

她能感觉到,沈瑾轩抱着她下楼梯了,紧接着,打开了门。

许安然不敢说话了,眼睛很痛,但她贪恋的靠在他胸膛静默听那久违的心跳声。

她好想抱抱他。

想靠那心跳声再近一点……

可是她不敢。

再靠近一点,沈瑾轩会生气的!

他会扔下她,会让她滚出他的怀抱。

那时候,他就听不到心跳声了。

医院。

“医生,她的眼睛怎么样?”

医生摇摇头,“眼睛受创严重,要恢复视力,需要手术。”

“不过…”

沈瑾轩眉头紧了紧。

“什么意思?”

医生长叹一口气。

“只是,就算手术,也不能保证痊愈。”

沈瑾轩向后向后退了一步。

“眼球上的伤,痛起来最是钻心,许小姐愣是一声不吭,真是看着心疼。”

一声不吭。

沈瑾轩想起了许安然这一路上的沉默。

心里某一处,竟如针钻。

“哪怕手术只有百分之一的成功率,我也要她恢复光明。给她安排最早的手术!”

安顿好许安然,沈瑾轩心理空落落的。

莫名的烦躁。

即使眼睛都要看不见了,那女人还是手里死死抱着那本写满他名字的日记本。

他的心,乱了。

走到纪纯儿的病房,里面的女人被纱布裹着胳膊,头上缠的像木乃伊。

“瑾轩,你终于来了。”

纪纯儿见到他,迫不及待地就要冲向他。

待男人坐在她的面前,立刻用那只完好的手,缠在了他的脖子。

“纯儿,你的伤有没有怎么样?”

纪纯儿将人抱得紧。

“瑾轩,我差点以为,我就要见不到你了。还好那天你及时出现,带我找了医生。”

沈瑾轩摸摸她的头。

“说什么傻话。”

纪纯儿接着一本正经的问道。

“安然姐呢?瑾轩,你不要难为安然姐,她不是故意的。只是…只是…”

沈瑾轩冷哼一声。

“错不在你。是她逼迫你为她做假证,我听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