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细雪如同柳絮般翩翩而落,宋秋绫呆坐在院内,望着宋府的方向出了神。

那是她的家,可如今她却无论如何都回不去了。

可她真的不明白:爹,为什么?为什么您不等等女儿?哪怕再多一日……

“王妃。”小梅将披风披在宋秋绫身上:“宋老爷今日,出殡。”

宋秋绫眼神这才有了些许波动,她站起身,不顾一切般地冲出王府,冒着小雪往城门跑去。

一列送殡的人沉默的抬着棺材从宋府的方向而来,没有丧乐,没有哭声。

宋云临抱着宋然的排位,搀扶着宋赵氏走在棺木前。

那棺木上盖了一层的白雪,荒凉而悲怆。

城楼上,宋秋绫望着那渐近的队伍,“咚”地一声跪了下来。

她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颤声道:“爹,女儿不孝……”

因为她是皇家的媳妇,因为她是慕云枫的王妃。

所以,到如今她连去送爹爹最后一程都不被允许!

“咳咳咳……”

宋秋绫再受不住这种打击,喉中甜腥袭来,一口鲜血溅在身旁皑皑白雪上。

小梅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宋秋绫身后,见到宋秋绫咳血,眼中闪过不忍:“太后传旨,让您入宫,王妃还是回去吧。”

送葬的队伍远去,宋秋绫最终还是收回了目光,伸手擦去嘴角的血:“知道了……”

皇宫内。

太后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宋秋绫了,见她来了,连忙将她拉过坐在自己身边。

宋秋绫通红的眼眶让太后心疼不已,她怎会不知宋家的事儿,奈何后宫之人不能插手朝廷之事。

太后怜惜地将宋秋绫揽在怀里:“乖乖,哭吧,哭完就好了。哀家知道你心里苦,这也是嫁入皇家之人的命啊……至于你爹,哀家会尽力的,至少不会让人坏宋家的名声。”

宋秋绫对着太后扯出一丝艰难地笑容:“多谢太后。”

嫁入皇家之人的命吗?

难道她至死都要被这身份困住吗?

离了太后宫中,一宫女引着宋秋绫往宫外走,不想在长廊中遇上了晋宁。

晋宁使了个眼色,那宫女便告退了。

她瞥了眼宋秋绫,一如既往的鄙夷:“王妃倒是手段高明,宋家倒了,居然还能继续蛊惑太后。”

宋秋绫没有回话。

“宋然死的倒巧,他这一死,你倒是逃过一劫。”

晋宁的话让宋秋绫脸上霎时血色全无。

晋宁又接着道:“既然慕云枫不愿碰你,那就去请太后为慕云枫择一侧妃,也算尽了你王妃的义务。”

宋秋绫没有回答,而是直直看着晋宁。

那眼里盛满了一片水光,有着晋宁无法理解的哀恸和悲凉。

晋宁被她这模样看得心烦意乱:“你若不死心,就跟本公主来。”

御花园中,宋秋绫站在晋宁身后,看着不远处正把臂同游的一对璧人,那男人的身影,她再熟悉不过……

他的脸上带着自己从未见过的温柔笑意,采下一枝梅花递给那个陌生的女子。

“看见了吗?连将军的女儿连韵,她才是慕云枫心上人。”晋宁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嘲讽。

“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你,从始至终都不过是一个错误罢了。”

慕云枫像是感受到什么,回眸一瞥,直直撞上了宋秋绫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