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你现在既然遇到了我,也都把我带回家里了,是不是也该忘记那个属于过去的女人了?”

闻声,喻沉舟抬眸盯着女人,目光复杂,无数情愫翻涌着。

傅吟歌微微眯起眸子,一咬牙,便半弯着身体凑了过去,红唇轻柔的贴到了男人唇上。

感受到她清凉的柔软,喻沉舟呼吸一紧,立刻变被动为主动,拥着她抱到了沙发上。

傅吟歌的衣服是什么时候被他脱掉的,早已经记不清了。两人似乎都忘了不久前才经过一番云雨,此刻激情再次被点燃!

喻沉舟的手霸道的往下探,正要突破女人的最后一道防线,别墅的房门忽然被人打开。

白允的钥匙是特地找伯母拿的,喻沉舟不在公司,手机不接,她只好到家里来找。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一进屋,撞入眼底的竟会是这么香艳刺激的画面!

“啊——!”

女人捂住头大声尖叫,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

喻沉舟皱着眉从傅吟歌身上爬起来,扭头看着身后错愕惊讶的女人,脸上却没有过多意外。;

“沉舟,你在干什么?!”

像很多傻女人一样,白允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明明已经捉奸在床了,她却仍旧抱着一丝侥幸的期待。

喻沉舟薄凉的眼神睐过她,分明是不打算回来。

傅吟歌弯了弯唇角,才慢吞吞的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整理着衣服。

“你又是谁?!”

白允指着她,活像一个因爱生妒的泼妇。

傅吟歌温凉的眼神随意扫她一眼,而后看向男人,好奇的问:“喻总,这就是你家的女主人?”

喻沉舟想也没想便直接摇头,“不是。”

他的反应,几乎是让白允的神经彻底断裂!

“喻沉舟!”

女人蛮不讲理撒泼的样子落入他眼底,喻沉舟只觉十分碍眼。烦躁的捏着眉心,冷声道:“你能不能安静点?”

傅吟歌勾起唇角,弯出一道报复的快感。

白允,原来你也会有今天。

“你疯了!”

傅吟歌的目的达到,便不再停留,冷着一张脸,直接摔门离开了别墅。

他盯着面前的女人,为什么两个人的眼神都可以这么像?!

“我们就两清了。”

喻沉舟的脸色猛地凉了,抬手扣住女人的手腕,便将她甩到了一边。

她故意咬重了字。

“,怎么样?有没有事?”

傅吟歌伸出手指指着摔在地上的女人,眯了眯眼睛:“你要是选了她,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了。”

白允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随手拿起桌上的被子,直接朝傅吟歌泼了过去!

听见男人嗓音里的担忧,傅吟歌眼神微微一敛。那杯水其实已经不烫了,但她还是捂着脸颊,佯装生气的任性道:“看来家里的这位脾气不太好。我的性格喻总是知道的,既然如此,我们之间,喻总二选一吧。”

一句话,让男人全身一震,脸上立刻浮出慌张!

曾几何时,那个女人也是用着这般决绝的口吻一字一句告诉他——我们两清了。

白允吃痛着从地上跄踉而起,望着女人离开的背影,错愕的怔在原地!

“你这个女人不要脸的野鸡女人,竟然敢嘲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