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有着魔鬼的身材,场中所有女人的身材都没有她好。

“蒋若涵?她怎么在这?”

林真喃喃自语起来,他手中的酒杯被他放在了面前的小桌上。

这还是平日里,那个高冷的女神吗?

女人的名字被念叨出来后,下一刻林真的眼睛就瞪大了,他突然发现了一个令他震惊无比的事实。

他竟然能隔着面具,清晰的看到每个人的面容。

尤其是,每个人的身体特征也一目了然

蒋若涵,女,二十七岁,长年锻炼瑜伽,身体素质较高。

“美女,别害羞,来!跟哥哥好好亲热下!”

正在林真震惊于自己能透视的时候,蒋若涵的身边出现了三个人,两男一女。

一个身材魁梧,头发染成了银色,光着上身,下身只穿着一个**,龇牙冲着蒋若涵伸出了大手。

另外一个却是手插在**里,淫邪的笑着:“好好伺候我们,让我们爽了,要什么都有。”

女人身上穿着白色的内衣,身材也很不错,但跟蒋若涵一比却少了一份绝佳的气质。

至于容貌,在林真的眼中更是逊色许多。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抓住蒋若涵的胳膊,就往旁边的一处台子拉扯过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蒋若涵今天喝了不少酒,身子摇晃不已。

但,她并没有想跟这两个男人做进一步的亲密接触,如果她知道这类舞会是这样,她绝对不会来。

她甩着双臂,长发被她的脑袋带得飘扬了起来,奋力的挣扎,双腿不断的踢起,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抗拒两个男人。

只可惜,她毕竟是女人,使出浑身解数也逃不开两个那人的魔掌。

“若涵,害什么羞?”另一个女人骚魅的笑了起来,她缓缓解开自己的内衣,“女人的资本就在身体上,逢迎好了他们,要什么还不是就有什么吗?”

“**,董玲,你**,我拿你当闺蜜,你却把我骗到这来算计我,放开,你们放开我……”

“嘿,若涵,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这是为你好呀!”

董玲笑的愈发**,她往前跨了一步,站在蒋若涵的身旁,用手抚摸她的身子,低声在她说道:“别怕,等下你会**的,今天过后你会感激我的,呵呵!”

眼见着,蒋若涵被拉扯到了那处台子旁边,被一个男人按在了台子上,双臂被掰得高高举起,控制在了她自己的头顶。

另外的一个男人,则是伸出双手,去拉扯蒋若涵的蕾丝内衣。

男人的手掌在蒋若涵的眼眸中扩大,她惊恐,愤怒,用尽全力的扭动身子,想要摆脱开男人的咸猪手。

只是,她失望了,因为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躲闪开去。

“啪!”

已经绝望,闭上眼睛,等待厄运降临的蒋若涵忽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声音。

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一个戴着小丑面具的男人站在台子旁边。

刚才伸手来抓他内衣的那个家伙,手掌被他一巴掌拍开。

被拍开的手,红肿一片。

“你,你特么谁?”

被拍开手的魁梧男人怒了,他一边甩着手,一边愤怒的咆哮起来。

那个控制住蒋若涵的男人,也是一脸的愤怒,只不过并没有松开蒋若涵双手。

“滚,再不滚打断你第三条腿。”

林真摸了一把自己的小丑面具,声音异常冰冷。

他恼怒蒋若涵的不分青红皂白。

如果刚才她顺从的跟两个男人乱来,林真不会出手,只会看一出好戏。

但,事实是蒋若涵在奋力挣扎。

而且,他们刚才的对话林真听的很清楚,蒋若涵之所以会来这里,完全是被她闺蜜忽悠来,送给眼前这两个男人玩弄的。

就算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林真也不会袖手旁观,更何况是这个看起来高冷,却很笨的女人。

“草泥马,女人来这里就是**的,用你特么的多管闲事。”

被拍开手掌的男人怒了,他见林真身材瘦弱,又是一个人,刚才拍开自己手掌也不过是巧合。

嘴里说着,他猛地一步上前,一拳打向林真的面门。

“草!”

林真冷笑,男人的拳头在林真瞳孔中慢慢变大,速度却慢的好像乌龟。

脑袋一偏,躲开这一拳后,欺身上步,左腿膝盖猛地抬起,一下子就顶在了男人的胯下。

“嗷……”

男人痛苦的嚎叫声响起,林真的这一下,正好顶在了他的命根子上。

他自己都能够听到,自己的那话儿被一下子顶断了。

对于男人来说,别的地方疼都还好说,可是那地方的疼痛是难以忍受的。

弯下腰去,双手捂住了裤裆,男人缓缓软倒在地上,然后开始翻滚。

“草泥马,你敢打我老大?”

控制着蒋若涵的男人急了,他松开蒋若涵,直扑林真。

只是下一刻,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他同样捂着裆部,同样摔倒在地,满地翻滚。

“你,你别过来。”

董玲怕了,她哆嗦的向后退去,白皙的皮肤上,此刻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林真的目光冰冷,看着这个赤果的女人。

他眼中没有情欲,更多的却是厌恶与嘲讽。

“打你脏了我的手,摘下面具,自己抽耳光。”

林真的声音好似三九天的寒冰,又冷又肃杀。

听到这话的董玲,浑身打起了摆子:“不,不能摘面具,摘了面具,我会被举办方打死的。”

“不摘,我现在就弄死你。”

林真往前迈了一步,气势陡然压迫过来,刹那间好似君临天下的帝王一般,令董玲惊叫了一声,下意识的就摘下了面具。

“跪下,打。”

林真命令的话语传来,吓的董玲身子再次颤抖,不管不顾的就开始抽自己的耳光。

“啪啪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周遭,一时间周围的人不由都看了过来。

林真看了董玲两眼,没去管她的自残,他蹲下去,拍了拍两个男人的脸颊:“哟,就这两下子?这么快就变成了捂裆派,了不起。”

这边闹的不可开交,旁边有不少人见到了,不过倒也见怪不怪。

因为争风吃醋打架的事情,这里很常见,因此看完了结果,该干什么就又都干什么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