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将米洗好下了锅,谢玉萝从钩子上取下昨天萧子轩挖来的野菜,蹲在地上清理野菜上头的黄叶子和杂草。

萧子梦从灶膛偏头看过去,就见谢玉萝蹲在地上,她塞了一些柴火到灶膛里头,就搬着小凳子来到谢玉萝身边,将小凳子塞到谢玉萝**底下,细声细气地说道:“大嫂,你坐!”

谢玉萝回头看到萧子梦给自己搬凳子,欢喜地不行,“谢谢子梦!”

萧子梦被大嫂夸,腼腆地笑了笑,一张原本满是菜色的脸,许是因为这几日吃的有营养,笑起来时,增添了点红晕。

成果倒是很明显,这才几天呢。

萧子梦既想又怕地望望谢玉萝,咬咬上唇,咬咬下唇,最后,终于鼓起勇气跟谢玉萝说话了。

“大嫂,你为什么要叫这个叫荠菜啊?它也叫荠菜吗?”萧子梦的声音奶声奶气地,听起来很软萌。

谢玉萝咦了声:“怎麽?你们管这个不叫荠菜吗?”

萧子梦摇头:“我们叫它鸡脚菜。”

鸡脚菜?

谢玉萝生怕萧子梦看出什么,便道:“各地人叫法不一样。”

她是其他村子的,兴许叫的就不一样呢!

萧子梦年纪小,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哦,怪不得呢,不过,荠菜比鸡脚菜好听多了。”

“那以后你也可以叫它荠菜啊。反正名字都是我们取的,想叫什么都行。”谢玉萝笑道。

萧子梦乖巧地点头,忙忙手里头的活,又抬头看看谢玉萝,又想跟谢玉萝亲近,又有些害怕。

说完了荠菜的事情,还能跟大嫂说设么话呢?

萧子梦在肚子里头搜肠刮肚找话题。

谢玉萝看到这孩子对自己小心翼翼地模样,心里头就有些酸涩。

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就要看自己的脸色行事,这谢玉萝平时究竟是怎么虐待这孩子的。

萧子梦不知道说什么,那就谢玉萝来开口。

谢玉萝讲了些小笑话,看到这孩子笑的前仰后合,暂时忘记了对她的惧怕,谢玉萝的心才好受些。

让这孩子慢慢来吧,只有等她完全消除了对自己的误会,她就会完全地不怕自己了。

两个人边做事边聊天,荠菜很快就收拾出了大半篮子。

“萧子轩萧子轩,你个王八羔子,你给老娘滚出来......”

外头突然传来了咒骂声,声音丝毫不客气,就在自己家大门口。

谢玉萝偏头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萧子梦几乎是跳了起来,小脸吓的煞白:“大嫂,不好了,是田娥婶子来了。”

“天鹅?”谢玉萝笑,谁会取这样的名字。

萧子梦没听出谢玉萝的话有什么不对劲,她紧张地说道:“对,田娥婶子,她是萧大民的娘,也就是昨天咱们在田里头吓的那个......”

哦,就是那个个头长得高,却被自己一句话吓的屁滚尿流的男孩子啊!

谢玉萝思忖:感情是自己干不过,去搬救兵来了。

萧子梦一脸的担忧:“嗯,肯定是萧大民回去说了什么,田娥婶子来找咱们算账了。”

萧大民就是田娥婶子的命根子,萧大民都快十岁了,还被田娥婶子捧在手心里头,生怕风吹了雨淋了,养的跟个宝贝疙瘩一样,受不得一点委屈。

谢玉萝冷笑:“来找咱们算账?我没去找她算账就不错了,她还敢来找我们!”

一个大男孩受了点惊吓就回去告状,真是让谢玉萝开眼了。

他吓子梦,她还没去找他家找他大人算账呢!

萧子梦怕田娥婶子,这田娥婶子不仅会骂人,还会打人啊,她还记得以前有个跟大民一起玩的,不小心推了下大民,把大民推水沟里头去了,田娥婶子直接一巴掌摔的那人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等起来的时候,半边脸都肿了。为了这事情,两家差点没抄家伙打起来。

“大嫂......”萧子梦害怕。

谢玉萝看看萧子梦,呵呵笑了:“子梦,我们来演场戏吧!”

田娥在外头嚷的大声,周围的邻居都听到了,见她是来找萧子轩麻烦的,有些人走了出来。

有些好事地还在猜,萧子轩这回会被谢玉萝打成什么样,要知道,萧钰不在家,没人护着那两个孩子了,怕是被打死了都没人管。

“田大嫂,你这是做什么?子轩那孩子怎么得罪你了?”有人替萧子轩说情道。

村子里头绝大部分的村民都还是心地善良的,只有极少数是个斤斤计较的。

田娥双手叉腰,指着萧子轩家的大门破口大骂:“那小兔崽子把我家大民给害苦了。我家大民昨儿个回去就说冷,睡了一晚上还不行,今儿个又烧一天了,我说这孩子莫不是在外头疯玩凉到了,问了人,才知道昨儿个我家大民被萧子轩那兔崽子给吓着了。天杀的,我家大民最怕蛇了,这不是要我儿的命嘛!”

有个跟萧子轩玩的好的同龄的孩子,见田娥婶子来找萧子轩麻烦,忙偷偷地去找萧子轩去了。

田娥抡起胳膊拍的门“砰砰”响,“萧子轩,你个兔崽子你给我出来,出来!”

她拍的用劲,又心急,没防备里头的谢玉萝突然一下将大门给全部都拉开,大闷敞开,田娥半边身子都靠在大门上,一下没了支撑,没稳住,直接滚进了院子里,“扑通”一声就栽到了谢玉萝的脚边。

谢玉萝往旁边一躲,呀呀呀地喊道:“哎呀呀,天鹅婶子,这又不过年,又不过节的,您说您一个长辈,怎么给我这个小辈行这么大的礼啊!”

可不是行了个大礼嘛?

田娥正倒在了谢玉萝的脚边上,匍匐在地,那五体投地的模样可不就跟拜年一样嘛!

有人掩嘴笑。

谢玉萝玩笑过后,忙上前伸出手就去拉田娥,声音清脆又响,周围的人都能听的到。

“天鹅婶子,你这是来......负荆请罪的?”谢玉萝率先开口问道。

周围的人一下子就笑开了。

“人家田大嫂是来找萧子轩问罪的!”

谢玉萝的脸顿时就变了个颜色:“萧子轩做啥事了?”

似乎下一秒,她就能抓着萧子轩给暴揍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