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之后,盛星开始有意无意的躲着江予迟,甚至跟疗养院联系,说想回那里去。

江予迟知道这件事后,又气又无奈,索性住在了公司,眼不见心不烦。

另一边,何婵看着手机,眼里闪烁着怒火。

这是江予迟不知道第几次挂断了自己的电话,自从那天离开,他便再也没有踏足过这里。

说好的代言,倒是真的,可何婵要的,是江太太的位置。

想到买通的江家下人说的话,何婵下定决心。

她开车来到江家,买通的下人为她开了大门。

她走进去主楼,一眼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盛星,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恶毒和嫉恨。

“盛星。”她盛气凌人的走上前。

盛星转头,看到一脸不善的何婵,有些惊讶:“这位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何婵没有漏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看到盛星对自己的困惑和陌生,她只觉得荒唐又好笑。

她难道真的忘了?

自己费尽心思才得到江予迟,只差一点,她就能成为下一个江太太!

可现在,盛星一个失忆的把戏,又一次占据了江予迟的心神,再次牢牢坐在了江太太的位置上!

何婵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她冲上前抓住盛星:“盛星,你还要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迟哥早就不爱你了,他现在爱的是我!”

盛星挣扎着想要摆脱她,心里却是全然不信的,她的阿迟,怎么可能喜欢上别人。

她脸上的表情,深深的刺痛了何婵的眼。

她滑出手机上和江予迟的照片,强逼着盛星去看:“盛星,你以为你忘了就能逃避现实吗?我告诉你,我已经怀了迟哥的孩子,你最好老实给我滚出江家!”

那一张张亲密的照片强硬的投入盛星的眼中,触动着她脑海中尘封的枷锁!

何婵的话在耳边回荡,猛然,她脑海中阿迟的脸变成一张长大后冷淡凉薄的脸——那是现在的江予迟!

盛星痛苦的捂住头,倒在了沙发上。

不,她的阿迟,怎会如此对她!

何婵见她这样,快意无比,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管家回来了。

他连忙扶起盛星,脸上怒气纵横,对保安喝道:“还不把何小姐请出去!”

盛星头疼欲裂,她猛然起身推开管家,跌跌撞撞的朝卧室走去。

她找出那早被埋藏的相册,颤抖着一张张的翻过。

相片上的他们栩栩如生,从小到大,从相恋到结婚……

而日期在2018年戛然而止,往后,是一片空白,再无他和她的合照!

一滴眼泪滴在两人最后那张合照上,盛星木着脸,眼泪没有自觉的从眼眶中汹涌而出。

她记起来了。

原来她的阿迟,真的背叛了她!

下一刻,她眼前一黑,狠狠的栽倒在那本相册上……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夜里了。

房里一片黑暗,只有窗外的星空带着光。

想到这些日子的种种经历,她唇角扯起一丝苦涩到极致的笑容。

她的阿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盛星坐在床上紧紧的抱住双膝,却无论如何也没法温暖自己。

良久,她找出手机,打开微博登录了自己的账号。

那些往日折磨着她的消息被她略过,她一字一字打下一句话,没有犹豫,点击了发布。

“阿迟,这一世,夫妻缘尽至此,相逢无悔,一别两宽。”

没有理会之后会是如何的轩然大波,盛星推开门,一步步走上塔楼。

另一边,江予迟还在开会,秘书却不顾会议径直推门,焦急道:“总裁,夫人发了条微博,公司楼下等了几十家媒体!”

江予迟打开手机,盛星发的那句话,就这么呈现在他眼里。